【建軍大業】拍攝期間連夜失眠一夜白髮 劉偉強︰我性格係唔衰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局不同,社會氣氛不同。8月3日上映的《建軍大業》,比之前的兩部曲《建國大業》和《建黨偉業》,引起不少聲音。尤其當知道今次執導的,為港人愛戴的導演劉偉強,網民不單未睇先踩,甚至係未拍先彈。

身為當事人的怎會不知道,「大陸導演話做咩搵個香港導演拍?香港人話你去媚共呀?」更難聽的都有聽過,但向來火爆的劉偉強選擇沉默回應,更選擇盡力拍好它,期望贏取一個心服口服。

攝影︰黃國立

拍過《古惑仔》與《無間道》這商業大收作,這一點正是電影公司找他拍第三部曲的原因。

訪問時已感受到劉偉強心中的壓力,接了這部電影,香港觀眾會怪他親中,投向主旋律懷抱,內地觀眾又會投訴為何找個香港導演拍這種歷史題材,質疑借歷史事件發娛樂財。

結果電影上畫後,就立即惹來八一南昌起義的烈士後人批評,力指以小鮮肉來演烈士是種侮辱,更發公開信向廣電總局投訴。指控有點無聊,但也正正應驗劉偉強訪問中最擔心的一環︰「拍不好,我兩邊不是人。」

最近被葉挺後人批評的,有指找來歌手歐豪飾演其祖先,嫌沒有男子氣慨。(《建軍大業》劇照)

「找我就是想商業化」

旁人覺得,有機會拍這種主旋律電影,屬「國家任務」之一,定必欣然接受,但正如成龍所講︰「最初我是拒絕的!」劉偉強最初都是拒絕的。
「《建軍大業》?《建軍大業》?我拍!我的確問了兩次,我真係啱拍?」
可能是受寵若驚,但更大可能是未拍先感到有股無形壓力。
「內地人問點解要搵香港導演拍?香港人話你去媚共呀?去大陸搵食呀?我心諗我早在90年代已開始返大陸合拍啦!所以接拍後有好多人嘩然,好多聲音。」
覺得自己不適合,因為兩部前作就像重演一場歷史科,規規矩矩小心翼翼,但今次明顯想轉個模式,要拍得商業些,希望既有教化功能又賺到錢。
「他們好清晰,想市場化,盡量多些人入場看,然後想起香港導演會較商業,能令整件事有點不同。」
再者劉偉強另一強項,是能將系列電影拍到部部有特色,你看《古惑仔》系列、《無間道》系列,無論要123,定456,都總有新鮮感給你。
「我一定要拍到跟上兩集不同,唯一要求是不能篡改歷史,但總可以加點味道入去吧。交得俾我就由我去決定怎樣拍,當時周恩來只有29歲,其餘角色都是這種年紀,於是我立即想到要拍一班好有力量的人,於是起用大量新人,要拍出Friendship的感覺。」
一個合情合理的設定,卻依然被人找到不穩的立腳點,實在兩邊不是人。

訪問時,電影已完成後期,劉偉強總算鬆一口氣,但票房又是另一種擔心。

戲中主要的戰爭場面有三河壩戰役,除了展現戰場上的殘酷,見呈現一批烈士的熱血。(《建軍大業》劇照)

三倍洪荒之力

另一指控是找一個不熟悉那時期歷史的導演執導,是將事件太娛樂化。事實上劉偉強就住這段歷史,又的確沒有多看幾多本書!「因為我喜歡睇相,我愛從影像入手,然後找不同專家口述所有角色的故事,朱德是甚麼人,周恩來去外國讀書時的事情,所有歷史人物都有了深刻印象,然後我見到班演員時,便懂得怎去善用。」

歷史這回事,不一定要靠眼看才算研究,用耳聽也可成專家,甚至專家到對選角上都相當執著,忍痛不用香港演員。「剛開始時都想找多些香港演員參與,但當我在內地casting,你發覺內地演員真的很合適,而且他們又熟知故事中的人物,這是香港演員補幾多課都未必演出那種味道。」

劉偉強自言自接拍以來,壓力大到接近爆煲,無論跟內地或是本地劇組人員開會,都拍過無數次檯,情緒更直接影響睡眠,每晚往往12點鐘左右便紮醒,急於去想想每一場戲應該怎樣拍。

「我可說用了三倍洪荒之力,大壓力因為我知道其實好多人想睇你點死,尤其是香港現在這個環境,很多人都會槓住話點解我要來睇你部戲?但我性格就是唔衰得!」

劉偉強當然希望香港觀眾會放下成見,入場看看。「我希望俾到些訊息,一個國家發展到今時今日,是要歷經很多人的努力。」這是他拍竣後最大感受。當然你有你的感受,我有我的感受,最終都可以打動不到大家,賠上票房。「都有經驗的,其他導演的《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動》,大陸好收但香港唔好,這些我反而處理到。」至於結果如何,今個星期四便有分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