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6E班.專訪】陳嘉桓夥師弟妹 拍出關注社會的校園電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提起校園電影,十居其九大家即時想起的都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這些台灣校園青春戲,香港可能要想一輪才想起《那一天我們會飛》,長久以來青春校園戲好像都不是港產強項,雖然近年有《那一天我們會飛》,不過也像是曇花一現,港產校園戲始終沒有興起。

大師姐帶著兩位師弟妹,3人予人很熟稔的感覺。(龔嘉盛攝)

 

不過校園戲套路都是賣青春回憶,企圖以回憶共鳴感攻陷你的心。而新戲《我們的6E班》則在校園戲中另闢蹊徑,不止單單賣青春,而是把重心放在一些社會議題上,邊緣青年、少數族裔歧視、新移民、青年被誘加入三合會等等在社會中經常出現的問題,電影都一一涉獵。而戲中的幾位主角,包括飾演班主任Miss Law的葉芷如Lemon、飾演問題學生之一的阮頌揚Brian,以及客串做司儀的陳嘉桓Rose,又怎樣看這些問題呢?

大家對於與自己不同的人,普遍容易有戒心。

本身在元朗區生長與讀書的Rose,對電影主題熟悉不過。(龔嘉盛攝)

如果要大家選一個香港地區,是比較多上述的校園問題,天水圍、元朗區應該「走唔甩」,而在元朗讀書的嘉桓,應該有點資格評論這些議題。「元朗、天水圍、屯門常被稱為悲情城市,但我在成長過程中又覺得。的確,以前求學時期的同學中,有一半同學都是來自單親家庭,但其實大部分都可以活得很開心。」雖然Rose如此說,不過她也同意歧視的情況絕對是有的。「其實可能是很無聊的事,譬如因為我們比較多新移民同學,因文化差異他們的名字可能只有兩個字,與大多數的香港人不同,同學就可能改他們花名。」小時候同學們少不更事,很小的事情就會放大或拿來取笑別人,看似沒甚麼的事很可能就在弱小的心靈上留下傷痕。

在港島名校讀書的Lemon告訴我們,即使是讀書叻的學生,也未必完全懂得接納、包容少數族裔人士。(龔嘉盛攝)

這些取笑、歧視別人的行為,並非新界西的專利,在其他地方甚至名校,歧視問題可以更甚。出身於港島名校嘉密主恩中學的Lemon就甚有感受。「新移民或少數族裔的同數不多,可能一年只有一、兩個南亞裔的學生,而同學們對他們的『特別』都會有好奇心,但可能這些好奇心在初中時會變成排斥。純粹因為膚色不同,我們會覺得對方是異族,而沒有想過其實大家都是香港人。一級二、三百人,但他們可能只有一、兩個伙伴,其實很無助。一直到中四、五大家才開始懂事,會慢慢與他們做朋友。我有時會想他們可能在一些多元的學校會更開心,起碼會有多些同伴。」歧視、排斥每一個地方都有,教育大眾要共融大家都知。但近年社會撕裂日益嚴重,這套《我們的6E班》也許就可以再度提提大家不要「盲反」。

Brian的角色自少失去雙親,與婆婆相依為命,是個典型的「悲情男孩」。

南亞裔人士近年不時涉及一些傷人案件,似乎令大眾都對這班人多了疑慮,網上甚至出現聲音去辱罵南亞裔人士,而並非針對涉事者,而是一整個族群。戲中飾演問題學生的阮頌揚Brian,本身在香港中文大學修讀心理系,這些專業知識大大幫助了他在電影中的演出之餘,他對這個社會情況亦有些話想說。「歧視、接納、包容這些課題我在讀書時都有涉獵。其實每一個族群都有好有壞,搶劫、打架這些事情南亞裔人士、內地人、香港人、外國人都會做,不要以偏概全。」相信讀心理系的Brian在掌握、理解角色方面在新人來說會更得心應手。

三位同屬練武之人,今次拍的是校園戲,下一套可能就是動作片!(龔嘉盛攝)

3師姐弟均習武 Lemon最敬佩小紅姐

不說不知,三位原來都是導演冼國林的徒弟(應該只知道Rose吧!),三師姐弟都是練武之人,相信未來都有機會拍動作戲。不過最近上映的《Mrs K》就因小紅姐長年拍動作戲養成的傷患問題,而成為她的告別動作戲之作。問到三位有沒有擔心受傷的問題,三位都異口同聲答「沒有」。「其實拍動作戲都預料到會受傷,避不了那麼多。作為一個演員,如果可以拍得好看,無論那個動作有多難、多危險都會盡力完成。」Rose如此說。三人均稱很喜歡小紅姐,作為練武之人會以她為榜樣。Lemon說:「她真的很敬業樂業,經常奮不顧身地拍攝武打戲之餘,更會拍很多有意義的電影去感動大家同時帶出社會問題,譬如《幸運是我》,我會以她為榜樣!」希望《我們的6E班》讓大家認識到兩位有心的新晉演員之外,未來可以更快看到幾位的動作戲!畢竟香港新一代的動作演員真的是買少見少,動作片從過去到今時,在港產片中都佔很重要的位置,未來動作戲就靠這班年青力壯的新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