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山電影節】《十年》日台版近完成 是枝裕和︰若年輕也想參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前年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勇奪最佳電影的《十年》,當年引起極大爭議與影響。其實早幾個月前,十年工作室已公佈過《十年》將即「片地開花」,未來會拍成《十年日本》、《十年台灣》、《十年泰國》。而在今天的釜山國際電影節,則舉行了發佈會,進一步釋出更多的資訊。

「十年工作室」人不多,資金也不多,卻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羅偉強攝)

能請到是枝裕和作監製,的確非常難得。(羅偉強 攝)

是枝裕和:「如果我還年輕,也想參與。」​

今次釜山的十年發佈會進一步公佈了其他國家的主要參與者名單,譬如新加入的監製有日本電影大師是枝裕和、水野詠子,並挑選了5位日本的新晉導演策劃《十年日本》。希望通過新導演的視覺,把「十年」對社會未來的想像傳揚開去。日本雖是一個繁榮的國家,卻有著環境污染、人口老化問題,加上日本自衛隊面臨改憲問題,有不少日本人亦擔心日本可能會重蹈覆轍。在種種情況下促成了《十年日本》的拍攝。

而曾拍過《海街女孩日記》、《比海還深》、《誰調換了我的父親》的日本大師是枝裕和則表示:「在日本很少有像《十年》這樣的電影,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日本的年輕電影製作者可以嘗試。」所以他找來石川慶、木下雄介、津野愛、早川千絵和滕村明世幾位後起之秀,去進行《十年日本》的拍攝。而他自己更說:「如果我還年輕,我會想直接參與製作。但現在也會和這班年輕的導演一起研究如何處理十年計劃。」能得是枝老師監製,相信《十年日本》的成果必然會很飽滿甜美。

伍嘉良導演分享了十年國際這個計劃的由來。(羅偉強攝)

國際版由一位日本伯伯的提問開始

《十年》的香港監製蔡廉明及導演伍嘉良均有出席是次活動。其中伍嘉良分享了他在《十年》的第一次海外放映遇到的經歷。「當時是在大阪電影節放映後的問答環節,一位80歲的伯伯向他們分享自己雖然不是很明白香港的問題,但看完《十年》後多了點認識。而他向我們分享看後令他想起日本的「十年」,當時日本自衛隊正面臨修憲,由防守轉為可以主動攻擊,伯伯擔心若順利通過,日本會再度引起戰爭。也許就是由那個伯伯開始,把十年國際的計劃埋藏於心中。」

才不過兩年光境,十年工作不單令這顆心中的種子萌芽,更茁壯成長,把十年帶到三個國家發揚光大。一部50萬製作的電影可以走到這一步真的很神奇,這種影響力相信已遠超於幾位原導演的想像。伍嘉良導演就表示:「其實所有事情都是見步行步,兩年前沒有想像過亦沒可能會有如此長遠的計劃。而最難得及最讓我們感動的是有一班願意付出,有無限熱情的合作伙伴。」《十年》當時在香港能引起哄動,不是因為它拍得有多好看,而是它有多有意義及價值,相信當初大力批評過《十年》的人士,現時都大跌眼鏡。

+8
+7
+6

蔡廉明監製一直為《十年》盡心盡力,結果成績斐然。(羅偉強 攝)

《十年台灣》:人民要了解自己在面對甚麼

除了《十年日本》外,據知《十年台灣》與《十年泰國》都在如火如荼籌備中。據蔡監製及伍導演透露,《十年台灣》已完成拍攝,而《十年泰國》亦將近完成拍攝,進入後期製作部份。《十年》能傳播於亞洲區,全因其意義跨越地域限制,在很多國家都能感受到。特別是台灣這個經歷與香港相類近的地方。《十年台灣》的導演鄒隆娜就指出:「台灣正面對一個很嚴峻的時刻,但台灣人選擇隱藏面對種種的問題,人民要了解自己正在面對甚麼。」相信在各個地區中,台灣人是最多理解《十年》香港版中,港人面對的各式問題。期望看到《十年台灣》的成品,會否帶出與香港《十年》相類近的訊息及內容。

《十年泰國》:面對更沉重的政局

而泰國過去十多年所面對的問題,就更大更嚴重,軍政府統治下的泰國面臨多次政變,社會相當動蕩不安。《十年泰國》的發言人指出:「泰國過去十年一直在進步與退步中不斷循環,我希望《十年泰國》可以記錄下泰國人的聲音 ,讓軍政府了解人民的訴求。」相對之下,泰國版似乎背負了更多更沉重的使命,希望《十年泰國》可以順利完成及上映。

十年計劃最初的目標地區除了日本、台灣及泰國外,還有韓國。然而今次發佈會雖然在韓國舉行,卻仍未有《十年韓國》的蹤影,到底為甚麼呢?蔡廉明監製就說:「其實還未失敗,只不過仍在洽談中,還未有很具體的方案,但我們仍在努力中。」而一旁的伍嘉良導演也說:「我們希望參與計劃的人是真的明白及投入這個方案。一開始就打退堂鼓,總比合作一半才發現理念不合好。」希望《十年》在韓國能獲得知音,可以達成當初的預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