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女孩.專訪】小田切讓香港拍戲玩即興 唔背對白好刺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有留意剛過去的香港亞洲電影節,相信很難不被閉幕電影《白色女孩》吸引,貴為今屆港產片代表之一,加上由6度奪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的杜可風夥拍新導演白海,還有文青女神袁澧林和小田切讓,保證賞心悅目。當中小田切讓早前來港宣傳,分享跟香港電影人合作的體驗,又提醒觀眾導演正透過畫面說故事。

《白色女孩》的映像令人驚豔。 (電影劇照)

小田切讓在戲中飾演因為某些原因去到珠明村的藝術家。(電影劇照)

《白色女孩》戲如其名,比起用對白雕琢故事,兩位導演選擇留下一片白,給予觀眾更多思考空間。小田切讓飾演漁村的外來者坂元,他的出現令活在封閉世界的白色女孩踏出接觸外界的一步,他在戲中時而說日文,時而說英文,更多時間不發一言,但在思考其用意何在之前,腦中已被兩位導演杜可風和白海細心打造的畫面佔據。

眼前滿滿都是「珠明村」和「白色女孩」的碎片,白浪拍岸,日蝕出現,97分鐘的電影轉瞬即逝,小田切讓謂電影展示了畫面的力量,「對白有幾個用途,解釋狀況或表現感情,以語言去表達當然最直接,但我認為Chris和Jenny想做的電影,反而不需要特意用對白著眼去說明。因為他們曾說過戲中角色跟白色女孩的關係正是兩位導演的投射,坂元的角色即是杜可風,我知道他由澳洲來香港經歷了很多,正如杜可風首次執導作品《三條人》對白亦不多,而是用映像去表達心中所想,畫面已超越對白。」

提到香港電影,小田切讓透露讀書時代王家衛導演的電影在日本很受歡迎,所以印象非常深刻。(江智騫攝)

小田切讓透露在演繹方面,杜可風和白海給演員的自由度相當大,戲中坂元把大外套披在白色女孩身上的情節,就是他即興發想。(電影劇照)

香港拍攝感覺新鮮

如果說背對白是演員的功課,那麼映像主導、對白有限的電影,演員又可以做什麼準備?這個問題交諸小田切讓,他大方分享拍攝過程,秘訣竟是什麼也不要做。「兩位導演會期待現場拍攝時突然有什麼事情發生,若然我想太多,在當下或許不能作出反應,所以什麼也不想,當是去玩,即興發揮。」他補充跟以往不同,日本人怕出錯,所以事事也要準備好,但拍《白色女孩》時每天都在想會有什麼突發事件,反倒刺激。

不止拍攝手法新鮮,電影在長洲和大澳取景,小田切讓坦言過去對香港的印象都是現代化城市,第一次看到島嶼和漁村的一面,感受香港以前的歷史和文化,看過這些風景令他對香港有另一番感受。

+7
+7
+7

至於對香港的新電影人有何評價,小田切讓不諱言雖然對其他演員不是太熟悉,但認為他們都是很優秀的新演員,希望他們繼續為香港電影努力,期待他們未來有新的作品。(江智騫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