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文龍.專訪】由舞台劇走到電影 「唔想做明星,只想演好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香港電影不復當年勇,但每年都有很多有潛力的新人加入這個辛苦的名利圈,為香港電影又好,為夢想又好,成為一名新的電影演員。而在今年芸芸新星中,其中一顆特別耀眼的璞玉,定然是在《黃金花》飾演一名自閉症與輕度弱智的凌文龍小龍了!小龍榮獲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及「最佳男主角」雙提名,雖然電影仍未正式上映,卻已令不少人暗自留意這位破格提名男主角的新演員。

小龍在戲中沒有甚麼對白,單能通過表情與肢體語言表達微妙的情緒,演繹令人印象深刻。

由舞台到電影,小龍總是如魚得水地表演自己的演戲能力與天份。(陳順禎攝)

小龍外表清秀年輕,但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騙,在看似20歲的皮囊下,小龍其實已是一名31歲的成熟男人。而在與他的交談中,會發現文質彬彬的他的確成熟有禮。小龍雖然是新人,但也不完全是新人,皆因凌文龍自少醉心舞台劇,演藝學院畢業後便加入香港話劇團,所以在演技方面絕不是一個新人。舞台劇的經驗是否可以令小龍在電影演出上更如魚得水呢?「舞台劇同電影係兩個好唔同嘅媒介,電影對我而言好新鮮,亦係一個挑戰。舞台劇會成班演員一齊排練個幾兩個月再一齊演出,但電影拍攝冇咁多時間預備,導演話action就要投入。」雖然電影相對少練習時間,但可以NG。而舞台劇就錯就無可抱回,所以是各有各難吧!無論如何,小龍在《黃金花》中展現了不可多得的天份,起碼每個看過的人都表示他是實至名歸地獲得提名!

做舞台劇演員,搵唔到錢又難以大紅大紫,難怪圈外人會不解,但小龍一直堅持。(陳順禎攝)

【黃金花】首預告曝光 毛舜筠淚演苦媽︰我個仔係自閉加中度智障【黃金花】關注自閉症兒童家庭 導演︰感激毛舜筠親自去做家訪

舞台劇難搵食 面對親友質疑堅守信念

相信大家對舞台劇演員都有個印象,就是不太能賺錢,總覺得除非本身是富家子弟,否則很難養活自己。做了10多年舞台劇演員,小龍又覺得這是否誤解呢?「絕對唔係誤解,但舞台劇界大部分人都係單純熱愛舞台,因為入舞台劇界嗰一刻已經知道,我唔係為咗做明星。所以雖然辛苦又難搵食,但都會堅持自己嘅初衷。」

生活逼人,特別有時賺錢是為了向屋企負責,小龍又如何面對家人呢?「有時親戚都會質疑我,特別好多長輩未必可以理解我嘅想法,佢哋好多時覺得搵食係最重要。雖然聽到類似嘅說話會唔開心,但都只可以吞下。」在香港這個現實的城市,夢想不能當飯食,但仍有很多像小龍般的「傻瓜」,為夢想義無反顧地付出。也許這兩個金像提名,就是他多年默默付出的一點回報。

社會對自閉症有太多唔了解,希望《黃金花》可以令大家重新認識呢個病。

小龍希望《黃金花》能令大家重新認識自閉症,多一點體諒與關懷。(陳順禎攝)

社會不了解自閉 凌文龍家訪感受良多

雖然如此,但小龍表示獲提名雖然榮幸,但自己最希望是可以保持初心:「好多親友會同我講你終於捱出頭,終於出名。但開心之餘,我其實仍然唔係想變成明星,而係想演好戲,戲劇可以好有意義,我希望可以通過演戲可以為社會更多人服務。」《黃金花》作為一套可以喚起大眾更了解自閉症病患的電影,定當可完成小龍在演戲上的「使命感」:「香港好少呢種題材嘅電影,而當我去演呢個角色時,我發現佢哋生活真係唔容易,政府好少支援,市民又唔理解。之前有同家俊、靜海(其中兩個讓小龍觀察的自閉症患者)一齊出街,會發現大家嘅目光真係令人好難受,甚至講出好難聽嘅說話,譬如同家長講:『你唔好帶啲咁嘅仔女出街啦!』但個社會佢哋有份,佢哋有權利認識呢個社會,而家長要照顧佢哋已經好辛苦好無助,仲要面對社會人士嘅冷漠同無情。我好希望呢套戲可以改變社會嘅睇法。」一部電影未必可以立即帶來轉變,但總可帶出點點關注,燃起第一步。

希望《黃金花》能有如《一念無明》般的影響力!

【金像獎2018】最佳新演員難分難解 凌文龍、梁雍婷獲獎呼聲高【黃金花】趙學而唱主題曲 金像獎最佳歌曲戴偉陳心遙暖心新作

上年一套《一念無明》勾起大家對「躁鬱症」的關注,今年《黃金花》可以再次引起這種社會影響力嗎?筆者看《黃金花》之前,一直以為所有自閉症病患都是不出聲、很靜,但看過電影後發現原來現實與自己以為的現實相差可以很遠,所以相信《黃金花》的確有這種力量令更多人改變看法!雖然結果尚未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製作團隊的誠意是大家都感受到,但願《黃金花》可以再發揮電影的影響力與魔力,在冷漠的社會中帶來一點溫暖的關心,香港需要這種電影。亦祝小龍在金像獎及日後的電影發展中有好成績吧!

更多專訪照片:

+6
+5
+4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