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電影節】林青霞拍王家衛《東邪西毒》:我真不知道在演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七十年代出道的台灣女演員林青霞,早於1994年已宣布息影。由1973年的成名作《窗外》及至1994年最後一部演出作品《六指琴魔》,在她的21年演戲生涯當中,林青霞可謂身經百戰,演出文藝片成名的她,除了走過文藝片沒落時期之外,更由台灣轉移至香港發展,由一名青春玉女轉型為可男可女的性格美人。

攝影:江志騫

日前林青霞出席由香港國際電影節主辦的名家講座系列活動,她在一個多小時內與現場觀眾分享入行四十多年經歷的苦與樂,由台灣來到香港,再經香港涉足內地市場,她以一句話總結這段跨越三地的銀色旅途:「我永遠不會忘記,是台灣孕育了我,我是台灣的女兒……然後我到了香港(它)令我成長茁壯,我很感謝香港給我很多機會,然後把我變成東方不敗的代言人,香港也從來沒有把我當成外人,所以我成了香港的妻子,到了晚期,我也到了大陸出外景,大陸是我父母成長的地方,這裡有我的親人,所以我是大陸的親戚。」

林青霞在《新蜀山劍俠》中飾演堡主一角。

在短短幾句話裡,林青霞多次感謝香港,全因為80年代由台灣文藝片沒落開始,她轉戰香港電影,與本地電影從業員多番合作。她在香港發展的十數年裡,相比起她早期在台灣的產量其實並不算多,不過令她在香港打出名堂的作品卻不少,例如徐克執導1983年的《新蜀山劍俠》、程小東執導的《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及《東方不敗之風雲再起》,她坦言在香港拍戲跟在台灣拍戲,感覺相當不同,「自從我在美國留學回來後,80年代初我就開始涉足香港電影,我想,我最相信的香港電影人是徐克莫屬,是他告訴我,我是能夠勝任男生的角色…我猜整部《蜀山》裡我好像只走過3步,因為我的演出全部都要吊威也,每天都被吊起來飛來飛去。」

《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中的東方不敗一角令林青霞再登事業高峰。

林青霞笑言,拍攝《蜀山》時弄得自己滿身瘀傷,全都因為吊威也所致,「我記得有天拍完回家,我發現自己還沒脫吊威也要穿的安全衣,因為我滿身都瘀青,好似一個個烙印在我腰間。」她坦言拍攝時的確非常辛苦,甚至熱切期待煞科一天,「我還記得還完了,我跟導演和工作人員到福臨門吃飯慶祝,我就大喊『好了!終於拍完了!』然後徐克問我甚麼時候回台灣,我就說明天啊,結果他跟我說『那你明天早上來補拍一場戲』,我當下人到呆住了,他是說真的,結果真的拍了。他是沒錯的,因為他要補的那個鏡頭,就是我在片中第一次出現的畫面,就是在樹木間飛出來那一幕。」

點擊放大圖片:

+26
+26
+26

《東邪西毒終極版》中的林青霞。

在《新蜀山劍俠》上映後,戲中堡主一角的確令林青霞開始在香港走紅,隨後她的片約不斷,包括與成龍合演的《警察故事》等,令其最初的玉女形象開始逐漸褪色,取而代之的是「女生男相」的性格美人。1992年,由程小東執導的《笑傲江湖II東方不敗》為林青霞的演戲生涯再創高峰,「《東方不敗》是我最喜歡的角色,也是拍得算是最辛苦的角色。在拍那部戲的時候,其實我一個人在香港拍了十幾年的戲,所有親人朋友都在台灣,一個人真的很孤獨。」就是這份孤獨感令林青霞作了一生人最重要的決定──與香港思捷環球前任主席兼行政總裁邢李㷧結婚並息影。「在我拍《東方不敗》時,拍一個被飾演令狐沖的李連杰的箭射中的鏡頭,弄得全身都是血,然後我很累很累,回到Apartment就躺在床上睡著了,到我睡醒之後,我發現整張白色床單都是血,我從那刻開始就很想要一個家,很想有一個港口安定下來,我自己也有在想,40歲的時候一定要給人生一個大轉變,一定不要再拍電影了,就在那時候,我真的遇到了。」

林青霞94年時與香港思捷環球前任主席兼行政總裁邢李㷧在美國結婚。

東方不敗這個角色奠定了林青霞在香港電影圈的地位,而徐克、程小東亦是她的恩師,但除此以外,她的港產電影路上其實還遇到一位傳奇導演,就是她在94年時遇到的王家衛。「演了這麼多年的戲,就只有劉家昌跟王家衛沒有劇本……我這個人喜歡做功課,喜歡我了解我演的角色是個怎樣的人,拍王家衛的《東邪西毒終極版》的時候,我拼命的要劇本,最後我要到一個了,結果王家衛跟我說『但是我不會照上面拍』。」

青霞姐笑言拍《重慶森林》時「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演甚麼」。

林青霞說罷,座談會上的觀眾全都拍爛手掌,但原來好戲還在後頭,「其實《東邪西毒終極版》已經還好,拍《重慶森林》的時候,我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演甚麼,剛到片場的時候,我知道我演的是過氣的女明星,有天我要演一場戴著金色假髮的戲,要演那個過氣女星在《慾望街車》中的角色,結果拍完那場戲,我的金頭髮就沒脫過下來,後來又加一個風衣給我,結果半部戲裡,風衣加金頭髮就一路跟著我,後來又加一個太陽眼睛,又加一雙品牌高跟鞋,最後這一整套衣服就貫穿整部戲。」相信大家都還記得,戲中的林青霞要在街上穿著高跟鞋、戴著太陽眼鏡跑,「我一開始是化全妝,到後來我是在太陽眼鏡裡化全妝,每天貼假睫毛,不敢不化,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導演哪一天突然要我脫太陽眼鏡,結果整部戲拍完都沒脫過。」聽後又覺得真的好有王導演作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