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發外父】金像攝影潘恆生 佩服周星馳對《功夫》鏡頭的堅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一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即將舉行,今年率先頒發的專業精神獎由茶水阿姐蓮姐奪得。其實電影行有很多臥虎藏龍的幕後英雄值得大家致敬。

今次我們便找來於1986年及1993年,分別憑電影《生死線》及《阮玲玉》奪得最佳攝影的潘恆生先生同大家分享點滴。

或許你未必記得潘恆生這個名,但當你見到他的樣子,百分百肯定你會立即嗌得出︰「阿發外父!」無錯,就是在《大內密探零零發》中,一手奪去周星馳最佳男主角獎的阿發外父。

攝影︰梁碧玲

潘生認為時下科技的確方便了後生仔學習,只是欠更多的實習機會。(梁碧玲 攝)

收入大減都要入行
現於浸會大學教書的潘恆生,早在8、90年代已經是著名的攝影師,更分別奪得兩屆最佳攝影。當年一畢業,他便入到港台拍電視劇,最初由收音師做起,後來有機會學攝影,一做便7、8年。

當年拍的港台劇為《香江歲月》,份量媲美《獅子山下》,所以對鏡頭及燈光的運用都非常細膩,現在回想起來,潘恆生也覺得這是磨練基本功的最佳時候。「現在教書,發覺點解班小朋友啲基本技巧唔得呢,令我回想起呢7、8年,日日係咁拍,唔經唔覺都建立出一份基本功。」

潘恆生現在浸會大學教書,將經驗傳到下一代。(梁碧玲 攝)

因為根基穩,所以隨後步入電影行,已很快獲得讚賞。一部《似水流年》,未上畫已獲行內人激讚,由用色到擺位,都拍出個人風格。然後人生要他作一個抉擇。「當時30歲出頭,在港台已經月入$15,000,而當時市場平均薪金係$2,000,拍一部戲通常都係$30,000包你3個月,薪金是不吸引的,但不去嘗試,唔通30歲就等退休咩?」於是好快就作出決定,自己闖出一片天,並成為行內著名的攝影師之一。

雖然已為人師表,但潘生偶然也請假去開工,相中是跟湯唯合作的新戲。

將時代注入《西遊記》

《似水流年》、《阮玲玉》、《刀馬旦》,部部都是潘恆生得意之作,不過對觀眾而言,他最得意之作還是在《大內密探零零發》中飾演阿發外父。其實這不是他首次跟周星馳合作,早在《濟公》及《西遊記》系列已有交手。其中《西遊記》的合作,是二人創意上一個相交點。

潘恆生︰「《西遊記》是中國四大名著,但由周星馳去拍,我應該要點處理呢?仲用舊式拍法會失去周星馳嘅時代氣息。」然後,一次在上海街頭遊走,看見一度樸素見稱的中國風情,改革開放令街上滿有不同顏彩的燈光,紅紅綠綠橙橙,這是90年代初中國的光景。「於是我靈機一觸,用這種燈光放入去,將這部名著的畫面現代化。」現在聽起來,不算甚麼驚人舉動,但至今不少從北京前來的學者或學生,知他就是《西遊記》的攝影師時,都大讚他有膽識,夠膽將這種色調用在四大名著上。

這張跟哥哥的合照已成絕響,而當時正在拍攝《新上海灘》。(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除咗「我見到佢入咗雞竇呀」,阿發外父奪去星爺個男主角獎都係最爆笑。(影片截圖)

+6
+5
+4

除了對鏡頭的堅持,周星馳在《功夫》內都刻意放進不少經典電影場面,例如《亂世佳人》及《閃靈》。

周星馳說不出的電影理論

或許就是這次愉快的合作,隨後周星馳都不時有找他合作。對於這位一代笑匠,大家都集中回味他的笑點,不過潘恆生從合作中,就看到周星馳的另一面,一位最佳導演的一面。「我做《功夫》攝影時,周星馳成日同我講,個鏡頭要對正個十字,有時歪咗少少,都會嗌︰『潘生,係咪歪咗呀?』當時我仲同副導演講笑咁講︰『乜我哋拍緊一個狙擊手嘅暗殺故事咩?」

後來,潘恆生在課堂內教學生如何欣賞電影《布達佩斯大酒店》,導演韋斯安德遜(Wes Anderson)向來追求畫面正中和對稱,然後這一課的講解,便令他明白到當日周星馳的想法。「其實佢一直在接觸緊個時代,只係一下子講唔到俾你聽點解想要呢種感覺。我哋讀電影出身,會用好多詞彙去形容,但周星馳就純粹從自己出發,同你話想咁樣拍咁樣取景,但其實佢係捉緊時代。」

潘恆生笑言這張奧斯卡終身會員卡,最適合用來招搖撞騙。「如果有人話我咩,我就拎出嚟嚇人,同符咒一樣,鬼怕有用,鬼唔怕就冇用。」(梁碧玲 攝)。

潘恆生︰「《美人魚》就係東方版的《忘形水》」

除了著名攝影師,潘恆生其實仲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身份︰奧斯卡評審。「16年尾,收到個電郵,問我有冇興趣參與一個甚麼評審,我未有細睇,以為係學術機構之類的邀請,隨便填了些資料過去。然後第二日,就有傳媒恭喜我,話我成為奧斯卡評審。」事後潘恆生回想,相信是因為15年奧斯卡被指「All White」大多白人,於是翌年便廣邀不同人士加入、而他就是其中一位。

作為奧斯卡評審,不能向外界透露投了甚麼電影,但當問到今年的最佳電影《忘形水》是否他喜好,他便讚不絕口,更有趣是將周星馳的《美人魚》相提並論。「近年周星馳的作品,不時被指不及當年精彩,甚至話翻炒自己,但其實你睇下《美人魚》,族群內那位老婆婆首領,她愛上明代的太監鄭和,這份愛是沒有性別和物種之分,然後為愛情一直守候,甚至愛屋及烏到愛上同是姓鄭的鄭少秋,最後更用生命去保護族人。這個不正正就是《忘形水》的故事形態嗎?」最後,潘恆生更以一句總結︰「冇人比周星馳講愛情,會講得更透徹。」

雖然是用笑片包裝,但潘恆生認為這是切切實實的一部愛情片。(劇照)

今屆奧斯卡最佳電影《忘形水》,在潘恆生眼中是《美人魚》的變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