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比石內卜更悲劇的人物雷木思路平 生平全剖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所有哈利波特迷對於鹿角、獸足、月影、蟲尾4個稱謂都不會感到陌生。但很多時我們都會把注意力放在「鹿角」詹姆波特,或是「獸足」天狼星布萊克身上,因為他們總是那樣的耀眼。對於「蟲尾」彼得佩迪魯,他的背叛行為還我們憤慨不已。但我們往往可能忽略了「月影」雷木思路平,他總是那麼溫柔那麼和藹,但他卻可能是全《哈利波特》中最悲劇的人物。

路平第一次出場就在《阿茲卡班的逃犯》中的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上,協助驅趕在車上巡邏的催狂魔。

在小說中我們約略知道路平小時候因父親得罪了狼人焚銳灰背,為教訓他而偷偷咬了還是4歲的路平,使他一生都陷入痛苦中。但書中並沒有詳細交代事件經過,原作者J.K.羅琳在1至7集正傳完結後,陸續推出一些補充文章豐富書中的內容,其中就有一篇名為《Remus Lupin》講述路平的故事。原來當年路平的爸爸萊歐路平是位「非人類靈異現象」的世界權威,所謂「非人類靈異現象」包括吵鬧鬼、幻影怪,以及一些有著幽靈的型與行為的非幽靈個體。萊歐當年受到魔法部奇獸管控部徵召,去到魔法部當顧問,踫巧遇上當時狼人管制處正審問有關兩名麻瓜兒童死亡的案件,而涉案的狼人正正是焚銳灰背。

灰背後來亦加入佛地魔的陣形,可惜沒機會看到路平手刃仇人。

當時灰背仍是一名未被登記的狼人,他宣稱自己只是個麻瓜流浪漢,而他對於自己身處一個滿是巫師的房間表示驚訝,聽到自己與兩名可憐死掉的男孩有關更是感到惶恐。他的說辭加上當時灰背骯髒的衣服與沒有魔杖,讓無知的審訊委員會成員相信他說的是真話。但萊歐卻憑灰背的外觀和行為舉止懷疑灰背的真實身份,並告訴委員會他們應拘留灰背到下一次滿月。唯委員會的人卻不信任他,更對他說:「萊歐,你還是好好管理好你的幻形怪就好,那才是你的專長。」而萊歐為此感到憤怒,更說:「狼人既沒有靈魂,亦是邪惡的生物,除了該死以外什麼都不會」。把一切聽進耳中的灰背在釋放後(過程中制伏了本來想對他施記憶咒的魔法部職員),便在雷木思路平生日前幾天,趁他睡覺時攻擊他。不幸中的大幸是萊歐趕到房間,施展了強大的咒語把灰背趕出房間,使雷木斯不至喪命,但自此後,雷木思路平每逢月圓之夜,就會變成一隻攻擊性極強的狼人。

在霍格華茲中,路平遇到一生最重要的三名好友。

封鎖的童年 幸得鄧不利多而入讀霍格華茲

雖然雷木思路平的父母與以往一樣同樣地疼愛自己的孩子,但你可以想像每個月要制止一隻狼人攻擊別人是何等累的事,加上隨著雷木思的成長,他變型後的力量也愈來愈強,父母面對的困難亦愈來愈多。他們必須在鄰居察現有異樣前搬離居住的地方,同時嚴格控制雷木思不能與其他孩子一起玩,因為怕他說漏嘴,你可以想像雷木思路平的童年時期是多麼的孤單,因為他日常的交流對像只有自己父母。因此當他11歲的時候,收到來自霍格華茲校長阿不思鄧不利多親自到來,邀請雷木思入學的時候,他的心情是激動到不得了。

鄧不利多因為一直在狼人中安插了間諜,知道灰背曾向路平家孩子下毒手而了解事情的始沒,他告訴路平夫婦已安排好一個地方,可以讓雷木思每個月都秘密前往活米村的屋子變型,而那間房子已經加了很多咒語防護,並且只能從霍格華茲的秘道前往。在面對周存的防護措施下,雷木思路平終於可以到霍格華茲求學,並認識一生最重要的三位朋友。

對於天狼星的離世,路平的哀傷絕對比哈利有多無少。

天狼星、鄧不利多過世 路平比哈利更哀傷

鹿角、獸足、月影與蟲尾的校園生活與故事在正傳已有記載,就不再贅述了。不過對於這3位摯友雷木思的心情應該是很複雜的,要知道雷木思這生這先擁有和最珍貴的朋友就是這3位,畢竟狼人的身份讓他很難交到朋友,所以他們3個對月影是別具意義。但3人先後都死於非命,特別是與天狼星布萊克重遇不久便再遇害,小說中集中描寫哈利的心情,但其實對於雷木思而言可能更為悲痛,因為他一生人除了父母外,唯一接近親人的人可能就是這3位朋友了,哈利與天狼星的相處才不過兩年,但雷木思與天狼星的兄弟情卻是大半生,而且不計上已叛變的蟲尾,他大概是路平人生最後一名摯友。另外類似的還有鄧不利多,他不辭勞苦地為路平準備「尖叫屋」讓他變型,在他最潦倒的時候為他安排教籍,在充滿對狼人有偏見的巫師社會中,鄧不利多讓他感受到愛。因此,我們想想便可以知天狼星與鄧不利多過世時,路平心中是何等的哀傷。

路平的愛情路也比普通人難上千倍萬倍。

最曲折的愛情路 與東施的愛情悲劇

雖然雷木思路平不是故事的主角,但在第6、第7集還是用了不少篇幅去講述他與小仙女東施的感情。路平與東施的相遇起源於第5集《鳳凰會的密令》中,因為佛地魔王東山再起,小仙女東施作為「瘋眼」穆敵的得意門生而加入鳳凰會,搞笑而粗魯的東施令路平對她的第一印象為「相當逗趣」,其後更一步一步地喜歡上她。然而,天下太平之時的路平也因為自己的狼人血統而不會考慮戀愛,更何況在亂世中,因此一直把自己的心意埋藏。可是東施原來也喜歡上溫婉成熟的路平。更曾不諱言地跟路平說:「如果你不是一天到晚都為自己感到難過而察覺不到的話,你早就可以明白我是愛上了誰。」面對這樣直白的「表白」,雷木思路平一開始感到幸福,但下一刻便想起了自己的身世、狼人的血,他不能要東施跟這樣不為世人所接納的人走在一起,更不能冒險延禍下代,因此對於自己的感情,對於東施的感情,路平都採取逃避的態度,更主動去執行最危險的任務。這件事令東施傷心欲絕,認為路平寧願戰死也不欲承認他的感情。

有些人能獲得戀愛機會比一般人難得多。

一直到鄧不利多死去的那個晚上,比爾衛斯理受到灰背的攻擊而身受重傷,更有可能變成狼人,當時與比爾相愛的花兒戴樂古表示自己不會因為比爾毀容而改變對他的感情,面對衛斯理太太懷疑他們的婚禮不會繼續,花兒更說:「你認為我會不想和他結婚?或者你希望我不想和他結婚?我只在乎他的長相嗎?我認為我一個人的美貌對我倆來說已經足夠了!所有這些疤痕說明我丈夫是勇敢的!」這番說話不僅令衛斯理太太明白到二人的真心相愛,更令一旁的路平與東施起了一些變化。東施當時跟路平說:「她仍然想要嫁給他,即使他被咬到了!她不在乎!」可以說因為這次天文塔的悲劇,路平才有勇氣終於迎娶東施。

霍格華茲大戰最令人心碎的一幕。

然而,往後的日子路平深深恐懼自己的狼人污名會影響到東施,加上後來東施懷孕更是令他感到恐懼自己的症狀會遺傳給孩子,所以覺得自己殘酷而自私。因此路平與東施的戀愛可謂《哈利波特》中最悲劇的戀愛,他們因戰亂、血統、病症而使愛情搖擺不定,真正開心相愛的時間很短暫,最歡樂的時光可能是誕下兒子泰迪後的數個月。但不久後便在霍格華茲大戰中雙雙戰死了。這個愛情故事充滿遺憾,石內卜對莉莉的愛始終是本來無一物,但路平與東施卻是千難萬難下才能走在一起,加上兒子剛出生卻無緣見證他的成長,當中的遺憾感絕對比石內卜有過之而無不及。

巫師世界的禁忌與歧視,現實世界又何嘗沒有?

狼人症喻愛滋病

J.K.羅琳曾表示狼人症其實暗喻很多現今污名昭著的病症,如愛滋病。因此我們可以將雷木思路平的經歷想像為上一代愛滋病患者的經歷,當然現今對他們已經友善得多,但在某些國家,愛滋病患仍是禁忌的存在,產生很多偏見與歧視。類似的例子還有家庭小精靈受到的逼害,以榮恩為主的傳統巫師家族對於剝削他們感到自然而然,就像以前的奴隸制度一樣。所以,羅琳是希望通過故事讓人反思現實的歧祝。

+3
+2

雷木思路平的人生絕對是《哈利波特》系列中數一數二的悲劇,一生幾乎都是不可選擇地活在黑暗中。同樣悲劇的賽佛勒斯石內卜起碼可以活在光明中教書,但路平卻幾乎大半生都要遮遮掩掩地生活著,老友盡喪,少有的知己鄧不利多過世,面對愛情的猶豫與哀傷,都使他的經歷讓人傷感不已。羅琳曾指路平的護法是一頭狼,雷木思很不喜歡牠,因為牠會令他想起自己的痛苦經歷,所以他常常故意創造無形的護法。然而,路平沒注意到的是,狼是群居性動物,有著家庭導向,某程度上暗示了路平心中渴望的事物。但遺憾的是,他與妻子東施及兒子泰迪相處的時間,只有寥寥數月。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