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導演陳大利做過劇本醫生 全程負責執漏︰做編劇好卑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黃金花》,分別為女主角毛舜筠及男主角凌文龍,贏得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及新演員獎。至於導演陳大利也有入圍新晉導演,只是飲恨輸給大熱《29+1》的彭秀慧。

雖然《黃金花》是陳大利首部執導作,但實情他入行多年,由編劇做起,寫過《葉問》系列、《狂舞派》及《西遊記之大鬧天宮》,而他更加做過一個工種叫「劇本醫生」,專門為有問題,但又拍攝中的劇本執漏。

陳大利在執導《黃金花》前,負責編劇,所以《黃》都是出自他手筆。(梁碧玲 攝)

因為《大鬧天宮》,造就了陳大利跟司徒錦源的師徒關係。

多謝師父司徒錦源

以電影行計,陳大利算是幸運的人,畢業一年便開始寫劇本,其中首個被拍成電影的就是《墨斗先生》。「跟同期畢業的同學比,算好快好開心,殊不知拍完這部之後,我都同樣變成墨斗先生,一直在等機會。」

為生活,唯有做兼職撐住,拍過很多畢業禮短片,或是商場活動,直至寫到《葉問》系列,行內人開始認識他,找他開工。又去到《西遊記之大鬧天宮》,更認識了已故的司徒錦源,成為自己的師父。「他令我得到啟蒙,知道甚麼才算劇本。」

跟司徒錦源工作時,開始時並非一齊度劇本,而是做一個「劇本醫生」的角色。這是行內經常發生的,導演在接到劇本後,有很多地方想修改,但主編劇未必能全程跟足,所以就要有這個「劇本醫生」出現,接手去解決問題。

《黃金花》是陳的首部執導作品,也入圍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新晉導演。

相關文章

經這情節一整,先知原來梁詠琪除了似陳曉東,仲似何潤東。(影片截圖)

解釋唔到點解二郎神會變嫦娥

「劇本醫生」這個稱呼聽落好似擁有特權,可以好話得事,實情是受靶位。說到《大鬧天宮》的問題,最大問題就是原先劇本在未成熟下就開機拍攝。陳大利︰「劇本未成熟,開機後問題自然會出現,到演員拍攝時自會挑戰個劇本,有時被演員問到口啞啞。」

最難忘的一次改動是來自《大鬧天宮》,其中一幕講到何潤東飾演的二郎神,為要慫恿孫悟空偷入天宮,不惜變成嫦娥,而該角色就改由梁詠琪飾演。「這個情節,我講完之後大家藐了一下,得唔得呀?扮女人喎!要二郎神扮嫦娥喎,大佬!」當時騎虎難下,唯有費盡三寸不爛之舌,試圖去改變大家想法,可惜最後都是徒勞,結果就要師父司徒錦源親自飛來片場解說一次。

陳大利︰「其實他來到所說的跟我講的內容都是一樣,但一來他行內地位較高,二來他講故事能力比我好,而且他可以就由頭講起,將孫悟空跟二郎神如何敵對,到後來為何要逼他出此一著都解釋得清清楚楚,好佩服。」雖然當刻眾演員都欣然接受,但電影出街後,這一幕都一直為人詬病,醫得未算徹底。

劇本創作跟去到片場拍攝,中間會有很多不似預期的情況出現。(梁碧玲 攝)

劇本問題不一定來自文字

除了做過《大鬧天宮》的劇本醫生,也做過《車手》和《特殊身份》。「影圈沒有正式這個職位,但經常要有這樣工作,因為香港電影經常改劇本,在很多不同處境下都要稍作改動。」又說其實劇本問題有時不一定出自文字,更多問題是來自製作上、演員檔期上、甚至政治上。「做編劇其實好卑微,好後才到你個位置去出聲。就如《大鬧天宮》,我是半死侍般上去頂住先,始終導演度完講完都要有人去打字,我就是負責打字的那個。」

雖則如此,但這工作令陳大利加速學習,成長得更快。「當你由頭到尾睇住件事怎樣挽救過來,你會覺我好厲害,真係覺得學到嘢。」他更比喻做一次劇本醫生,所學到的東西好比你寫下三、四個劇本,是一個很實戰的學習機會。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