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凌文龍校園演出認定要做演員 「想跟媽媽說我冇後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一次看畢《黃金花》,有過一刻懷疑,到底演員表中的凌文龍是真正的自閉加智障,還是單憑演技演出來。結果證明,這叫演技。

一套《黃金花》,成就出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凌文龍和最佳女主角毛舜筠。說凌文龍是新人,是不盡不失,因為他早在10年前已經是香港話劇團的演員,而他對演戲的愛也是沿於中四那年的校園演出。

凌文龍笑言得獎心情終於平伏下來,並回到話劇的崗位。(黃國立 攝)

中四前還是漫無目標

「你大個想做甚麼?」如果這條問題在凌文龍中四那年問,他的答案會是氣死人的唔知道!「其實我一直沒有想過做演員,甚至中四之前的我,都未知想要做甚麼?只希望將來的工作是自己的興趣。」那麼你當時的興趣是甚麼?「不知道!」

面對十萬個不知道,有似前路茫茫,卻因為中四第一次踏上舞台,所有問題都突然得明確的答案。「過程好夢幻的,我本來是想跟同學學跳舞,但他說跳舞學會很快會跟話劇團合作個歌舞表演,問我有沒有興趣去試鏡,結果試完老師便揀選了我做男主角。」時代未有選中他,但演戲便決定跟隨他,令他找到目標。「我好享受一班人去做好一件事的過程,參與綵排時,突然有種存在感,滿足感,是有種觸電的感覺。」

小學時的凌文龍,讀書優異,升中後貪玩沒有好好讀書,就連人生目標都未有定案,直至遇上演戲。(黃國立 攝)

相關文章

被誤會是真患者

凌文龍的經理人是余安安小姐,一次,安安姐跟毛舜筠推薦看一部舞台劇,正是由自己跟凌文龍主演的作品《最後作孽》,這一趟就令毛姐好好記住了凌文龍。然後《黃金花》選角開拍,想找一個新面孔飾演一個自閉角色。「他們不想找熟悉的演員去演,因為會令觀眾有抽離感,大家只留意演員的演繹多於去相信這個角色的存在。」

劇組這個想法很精準,至少筆者看畢電影,第一個疑問都是︰「他到底是演出來還是真的患有自閉症?」凌文龍︰「好有趣,有好幾次完場後我跟導演和毛姐去做分享,入到戲院,主持介紹我是男主角凌文龍時,大家見到我可以好正常地行出來後,都發出嘩一聲,哈哈……」這個是美麗的誤會,亦是演技的認同。「是開心的,至少我的確演出這份感覺令大家信服。」

有看過凌文龍在《黃金花》的演出,便會認同他的獎項實至名歸。

凌媽媽︰「揀好便不要後悔」

做歌手做演員都是一種追夢,追夢的代價往往就是一個字︰捱;或者兩個字︰捱窮,窮得只有夢似乎是個永恆的關係。所以當凌文龍中四時被演戲感召,想投身演員行列,身邊的學長老師甚至父母都加以勸阻。「中五放榜前,已經收到演藝學院的確認信,只要及格便可以入讀。」

放榜當日,考得好自然開心,但凌文龍卻因為考得好而憂心,因為他墮入選擇困難症。「我呆了,我竟然考到足夠分數原校升中六,我一心諗住及格就入演藝學院,但現在多了一個選擇,不知怎算好……」身邊的學長和老師都鼓勵他完成預科再入讀都未遲,但對凌文龍來說,心已在演戲那裡,要再等兩年太殘忍了。

獲獎那刻,凌文龍已經雙眼通紅,激動非常。(陳順禎 攝)

久久都想不通,最後他決定致電媽媽。作為家長,總會從穩陣處想,好大機會都會勸囝囝讀埋預科再決定。但凌媽媽沒有這麼傳統思維,反之跟他說一句︰「你自己選擇吧!總之你揀好便不要後悔,媽媽永遠支持你。」當聽到這句話,凌文龍哭了出來……不止當日哭了出來,訪問那刻都依舊哭出來,甚至得獎一刻,都仍然想起媽媽這句話,因為這個金像獎,就是回應媽媽的一句話。「我想同媽媽講,我仍然記得你當日這句話,我今天真的沒有後悔!」

接觸過自閉症的真實個案後,凌文龍對該病症的了解加深了。「以前以為他們的世界是灰色,其實是彩色的,而且可以好開心快樂。」(黃國立 攝)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