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皓文專訪】新戲《翠絲》出盡力演變性人:實有一半人唔鍾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從影30年的演員,榮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之時,大家都說他實至名歸,不過應屆得獎者「黑仔」姜皓文,卻不是這麼認為,更指自己獲獎純屬僥倖。「你看看倉田保昭,我點同佢鬥?」就是如此謙虛的心態,黑仔沒有自滿接下來還要挑戰更高難度,拍新戲《翠絲》演跨性別人士,邁向演藝生涯的新階段。

攝影:黃國立

姜皓文於「2018年香港金像獎」同古天樂齊齊得獎,開心到不得了。(陳順禎攝)

黑仔話得獎唔係為自己,最重要係對支持者有交代。

「黑仔」姜皓文對於「2018年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得主」這個稱號,他的第一個反應是:「真是僥倖,近年自己好好運,好運到我真的怕運氣用完了會死。」作為年過50的資深演員,演技沒有人會懷疑,但黑仔偏偏覺得自己未夠好。「老實說內心是真的好恨這個獎,原本舊年失落了,今年覺得有入圍都當嬴,但之後好多身邊朋友都不停鼓勵我,同我講『你得嘅』,令我覺得不獲奬便對不起他們,也不禁反問自己是否值得大家如此去支持?所以最怕是讓大家失望,不想『丟架』,能順利得獎,總算有個交代。」

去年他說過不覺得50歲才有金像提名是遲來的春天,而今年當然不認為是遲來的獎項。「拍了這麼多年電影,沒有最滿意只有更滿意,今次《拆彈專家》能拍住天王劉德華去演一個正直警察,絕對是夢寐以求,而《大樂師》那個神神化化的形象同樣有挑戰性,兩個角色非常不同,我本人也是十分喜歡,做演員有什麼開心得過遇到好劇本?」黑仔笑言現在不是人生高峰,回頭望只是一個記錄,舊時生活艱苦,不重要,笑笑就過了,所以他只會向前望。「人生不同階段有不同的東西生產出來,年輕時自己很幼嫩,做不到好Deep的角色,現在可以做更多不一樣的。」好多人問黑仔,最佳配角後下次會否想衝擊影帝?「我沒有設下一個目標,做人不是這麼簡單,未到就是未到,未夠好自己感覺得到的,我只能說現在有運行,一定要盡力把握機會去演,沒想太多。」

《翠絲》對黑仔來說的確是一大挑戰。

扮女人唔容易

得獎後工作沒停下,新作《翠絲》剛拍完,大家都知黑仔戲中要演變性人,到底一個大男人如何拿捏角色?「最初都覺得自己做不來,想推掉,後尾做了好多功課,同一些性別認知障礙和跨性別人士交談,發現他們的故事很有需要給大家知道,這不是單純的同性戀者,我們想帶出一些訊息,例如向大家介紹跨性別、易服癖、同性戀的分別,跨性別人士所面對的社會壓力等等。」他表示花了好長時間去代入,好辛苦、好沉重。「最慘的是好難控制身體語言,角色本身不是一開始就變性,而是一個有老婆仔女的中年男人,要演出他由男到女的心境變化,不是著件女裝扮女人聲就行,正如編劇李敏說,你不是扮一個女人,而是本來就是女人,要將個女人心做出來。」他排戲時甚至會試著透視衫行出街,親身去感受那種旁人的眼光。

《翠絲》對他來說的確是一大挑戰,「電影目前正在製作後期,還未能完全放心,始終香港很少人拍這種題材,而且這個題材肯定不大眾化,總有一半人鍾意一半人唔鍾意,但我好想告訴大家這不是好簡單地男人扮女人的電影,香港實在是有一群這樣的人在生活,需要去了解他們。」

+5
+4
+3

接拍TVB新劇?

《翠絲》以外另一新工作就是拍電視劇《鐵探》,同樣是和惠英紅合作,演一名亦正亦邪的探員。「這是一部合拍劇,剛開工,預計2019年初在TVB播放。接這個工作原因是我經常遇到一些街坊,他們說只有星期日電視播舊戲才見到我,原來好多人沒入戲院看電影,所以想拍電視劇和觀眾見見面。」又電影又拍劇,下半年黑仔真是好忙。「近年我演好多不同的角色,我本人是全部都想做,所以只能盡力接得幾多得幾多,我們做演員除非真的沒有期,不到最不適合的地步,也不應推劇本。好多人問我還有什麼角色想做,其實沒有這麼多新角色選擇,只能把舊有的再鑽研,加深地去演、去進化。」黑仔綜合一句自己之後的演藝人生:「總之,2018年打後一定更精彩!」

服裝:速寫@JNBY
髮型:Jove Shek@La Môd Salon
化妝:Herrylaiming Make-Up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