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侍2影評.劇透】比上集更癲更喪更好笑 撞橋劇本弱美中不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睇完大堆頭的《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都未回氣,又有另一套超級英雄電影上畫,正是份屬Marvel同門的《死侍2》(Deadpool)。
兩年前以色情、血腥與爛Gag掛帥的《死侍》,為超級英雄電影殺出一條三級血路,今集就將以上元素再昇華,玩得更癲、更喪、更重口味,但劇本上的硬傷卻無可避免,而且主線劇情仲似足6年前另一套荷里活片。
***以下內容含劇透,請斟酌欣賞***
《死侍2》彩蛋極多,衍生的笑位大家睇得明幾多?
只從第一集《死侍》面世後,觀眾都對這位口賤又咸濕的非一般超級英雄留下深刻印象,對比在迪士尼控制下政治十分正確的Marvel電影,打正旗號玩三級的《死侍》就如一匹脫韁野馬,血肉橫飛的暴力場面、寸盡其他超級英雄、大量流行文化元素,將在原著漫畫以「打破第四牆」掛帥的「死侍」發揮得淋漓盡致,換來口碑票房雙收。
雖然《死侍2》比上集玩得更盡更好笑,但劇情亦比前作稍遜。
如此一來,《死侍2》就將以上元素玩得更盡,若說事前無睇十套八套Marvel片打底,入場睇《復仇者聯盟3》會出現一頭「黑人問號」,而《死侍2》是一套有否睇前作都會令觀眾出現「黑人問號」的作品,疑惑的不是劇情,而是密密麻麻的彩蛋,「點解有人會笑?」,相信是很多人在觀影期間的感覺。
列為三級的好處就是可以名正言順踩界。
要認識《死侍》,首先要認識男主角賴恩雷諾士(Ryan Reynolds),知道他在9年前第一次扮演「死侍」時的慘痛經歷、永遠自嘲不完的《綠燈俠》(Green Lantern)等等。之後就要了解「死侍」與其他「變種特攻」(X-Men)的關係,點解一提「狼人」(Wolverine)要笑?點解光頭「死侍」坐住輪椅出現在變種人學院又要笑?然後然後是大量美國流行文化,電影中出現的歌曲、「死侍」交叉腳走光、甚至乎一個人名、一套戲,都是大家未必理解但劇本精心安排的笑位。
藉著「死侍」女友之死去引伸出這位不良英雄的陰暗面,但鋪排上有點兩頭唔到岸,不時錯Focus。
假若觀眾是一張什麼都不知道的白紙,還會懂得欣賞色彩繽紛的《死侍2》嗎?是會的,因為片長兩小時幾本無悶場,由一開始就要刺激觀眾的感官,新舊人物大堆頭打餐死,說話夠絕核,幾乎一字一句都在計算準確,就算不能100%完全接收,明個大概都可以,反正同一時間都消化不了那麼多材料,分神思考彩蛋,就顧不了畫面與劇情。
在《死侍2》,賴恩雷諾士不單身兼主演及監製,連編劇都要插一腳,但以劇本而言,似乎比上一集稍薄弱,而且佐斯布連(Josh Brolin)飾演的奸角「機堡」(Cable),回到過去手刃殺妻女仇人的情節,與2012年上映的《時凶獵殺》(Looper)劇情幾乎同出一轍。
《時凶獵殺》被喻為遭忽略的神作,將穿越時空橋段提昇至另一層次。
《時凶獵殺》講述布斯韋利士(Bruce Willis)飾演經歷喪妻之痛的黑幫成員,靠時光機回到過去,欲先下手為強殺死只有幾歲大的未來殺妻仇人,以免愛妻一死。在《時凶獵殺》的世界觀,同一個人但在不同年紀下的狀態是可以並全的,約瑟哥頓利維(Joseph Gordon-Levitt)正是年輕版布斯韋利士,他得知來龍去脈後,決定犧牲自己去換取悲劇發生,與《死侍2》的劇情幾乎完全吻合。
「魁隆」同「機堡」搵埋同一個演員,預咗會玩呢條橋。
先不談劇情是否涉及抄襲,但撇除所有寸嘴、鹽花及血腥暴力,不得不承認主線劇情較薄弱,但想到「死侍」身負與《變種特攻》系列、甚至乎《復仇者聯盟》系列連結的重任,加上未來已確定開拍的「X-Force」外傳電影,《死侍2》劇情設定背後的考量是難以估計的。在這倒是提提大家,飾演「機堡」的佐斯布連,正是《復仇者3》大奸角「魁隆」(Thanos)的演員,大家記得要識笑呀。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