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城影展直擊.來稿】血腥虐女即藝術?拉斯馮提爾再次震撼康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1年,馮提爾在康城的《世紀末婚禮》(Melancholia)記者會上,語無論次地說理解希特拉的所作所為,更有少許體諒他,引起軒然大波,被禁踏足康城七年。所以2014年的《性上癮》(Nymphomaniac)第一和第二集只能分別於柏林和威尼斯影展放映。
事隔七年,馮提爾帶着新片《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回歸康城。由最初不入競賽名單,到現在放在非競賽單元的觀摩部分,導演和電影本身已經衝着輿論而來。昨晚(14日)終於正式在康城首映,據報起初導演進場時還有熱烈掌聲,但放映途中,就有百多位觀眾陸續離場抗議。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電影海報
我有看今早的媒體場。和報導一樣,也有為數不少觀眾離場,不過完場時,噓聲中亦有不少掌聲。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劇照
假如抽離個人情緒,客觀冷靜地分析這部電影,《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的拍攝技巧的確屬頂級。導演透過聲畫調度,配上不同藝術、哲學理論,構成不少強而有力的場口和影像。觀眾若曾看過馮提爾其他作品的話,理應也不會覺得今次的場面過分血腥或露骨。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劇照
【以下內容含劇透。】
可惜,馮拉爾羞辱女性的因子,路人皆見。
在馮提爾鏡頭下的連環殺手,雖然殺人不眨眼,卻又幽默有喜感(如殺人犯有強逼症,會因為潔淨問題而重返案發現場)。主角似是疑非的個人論述,說教堂建築風格與街燈和殺人動機的關係,說納粹黨的集中營,說人死後的葡萄酒處理方法等等,統統都不過在努力營造一種「藝術電影」的外殼,去包裝導演賣弄血腥或凌辱女性的念頭。
不少影評觀看《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後都撰文狠批。(網頁截圖)
最致命、最過火的,是主角虐殺妻兒的一場戲(不好意思,劇透在這裏已經不是重點)。導演安排一場打獵戲,狂徒視兩個兒子為獵物連環擊斃,屍骨未寒還再加殘害,擺弄屍體拍照。全程觀眾被迫成為幫兇,將一切看在眼裏。
不少影評觀看《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後都撰文狠批。(網頁截圖)
還有另一場,主角將女受害人的乳房活生生切掉,然後做成錢包,真是令人無語。導演可能以為自己風趣幽默,但如此凌辱女性的念頭,只令人覺得低劣無恥。其他導演自high的瘋狂殺人方法,與馮拉爾相比,根本不入流。
導演在最後一章自我解畫,說在過往作品的奇情故事,並非因為現實中苦無發洩渠道,唯有通過電影來疏導自己壓抑的情緒,況且,殺人犯最終也下了地獄了吧?再多自圓其說,都不可為導演開脫,更是此地無銀。
《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劇照
或會有人為馮拉爾說項,正如一般cult片、B片等低俗電影,只為博君一笑,不必認真,但《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中的那些想法也實在令人嘔心。究竟拍戲、睇戲需要道德衡量嗎?以藝術之名,就可以超越道德底線嗎?再惡劣的心地,包裝過後即成藝術?拍這部電影的動機是什麼?藝術是什麼?電影又是什麼?這星期在康城狂灌電影的過程中,正好想想這些問題。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