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戰士】黃秋生監督舞台劇回憶少年時:我後生嗰陣好痴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對於一向新聞多多的黃秋生(Anthony)是特別的一年,尋父新聞鬧得熱烘烘、金像獎言論被無限放大……或者以上種種對於香港社會是大事件,但對他本人而言,今年的另一大事,就是由他創辦的劇團「神戲劇場」首次推出原創劇目《夕陽戰士》,而且由秋生首次擔任監督,並與《樹大招風》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得主龍文康一同編寫劇本。
攝影:鄭子峰
《夕陽戰士》宣傳海報。
《夕陽戰士》故事以4個中年男性帶著老師的骨灰出海保衛國土,作為編劇及導演,秋生坦言對這次故事劇本沒有太大把握,「我自己都係第一次咁樣寫個劇本,自己梗係覺得唔係好得,總係覺得唔係好對路。」秋生笑言,這個故事啟發自他10年前的一個夢境,編劇龍文康說:「其實佢(秋生)第一次同我講已經係好耐之前,係突然同我講話有個老柴劇本,講4個老人家,成世人冇做過咩大事,又冇咩成就,想話臨老做一件事。」據兩人所講,他們最初的想法是由4位60歲以上的演員去擔演,奈何最終因為找不到演員而將4位主角年齡層降至「中年」,「當時我哋出咗第一稿劇本,但一路搵唔到合適嘅六十幾歲演員,咁就決定將4個角色改做四十幾歲囉。」秋生接著說:「喺香港搞藝術,成人就係要就啲咁嘅嘢……對於我嚟講,藝術就係一個dream,係無限制㗎嘛,但佢夾埋現實生活一齊就有限制啦。我唔係嬲,只係現實同夢想衝撞之下就有呢種事發生。」
《夕陽戰士》編劇龍文康。
雖然秋生和龍文康都坦言,《夕陽戰士》的劇本因為種種原因而有所改動,跟最初的想法──人到中年有些不同。所謂人到中年,大概就是四十至五十歲這個年紀,「我梗係中年啦!」秋生說。人到中年,很多時會回想很多過去的事,友情、親情甚至愛情……相信大家對秋生最深印象的就是年初他的尋父奇跡。重提父親,秋生說:「我對爸爸印象,一直都係一個幻影。」龍文康笑說:「佢想搵人去形容下就真。」秋生早前在英國重遇哥哥,他笑言雖然父親的個性,基本上他一無所知,但一直都有幻想,「我聽返哥哥形容嘅爸爸,同我幻想嘅係好接近(例如?)我唔知喺邊度睇到一個故事,就係話有兩個女仔喺孤兒院,有個就話:『唔知我媽媽係點嘅呢?』咁另一個就話:『你照下塊鏡就知你媽媽係點啦。』你睇我自己就知我老竇係點啦!佢同我一樣都係百厭、戇居,同我一樣,即係做埋啲好無賴嘅嘢,校快人個鐘啊,隻蛋唔熟叫個侍應行過嚟兜頭蓋落人個頭度,有單車叮我我搵把遮攝落佢個車轆度,我諗番我後生,我都會做咁嘅事。」
黃秋生首次為舞台劇擔任編劇。
一講人到中年,相信不少男士會回想「那些年的年少輕狂」,《夕陽戰士》中的4位主角,是中年熱血,那秋生和龍文康呢?「我後生好痴線㗎!一個人去密林踩單車……因為我鍾意一個人。」一個人,對秋生而言並不等於寂寞,我問:「你哋算唔算係兄弟?」秋生說:「兄弟?唔好咁叫啦,好朋友囉。」在旁的龍文康笑道:「佢好多嘢唔鍾意講出口。」秋生笑言,許多人都他有誤解,「好多人以為我好熱情,但其實我個人好冷淡,我有個朋友send咗個message俾我,話我係情感缺失,真係好貼切。我真係好少有情緒起伏,演戲唔計啦,係講緊我平時生活,如果依家呢度爆炸,我一定係戇居居坐低望下咩事嗰個。」龍文康在旁不停點頭,「其實佢個人好怕羞,唔係太鍾意表達自己感受。」秋生解釋指,他的情感缺失來自於成長。「跟爸爸有關?」我問。他說:「同好多事都有關嘅。」
Make up:Jolinn Ng(Anthony)、陳明朗、Patsy Leung(龍文康)
Hair:Taky Chung@Fifth Salon(Anthony)、Evan Wong @Fifth salon(龍文康) 
場地提供:香港演藝學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