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Basketball》動畫大師:畫高比拜仁的汗水,是最難的挑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4月14日,NBA得分王高比拜仁正式退役,在他20年的籃球生涯裏,高比堅持每天淩晨4點起床練球,憑藉努力,獲得了5屆NBA總冠軍,據福布斯統計,高比一共賺到了6.8億美元,成了NBA歷史上的超級巨星,退役後,他更是靠着自己的商業頭腦,年入8400萬美金,折合港幣6.6億。

編輯:東寧、石鳴(一条)

他對自己的籃球夢想念念不忘,退役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拍了一部動畫短片《Dear Basketball(親愛的籃球)》。今年2月,它被評為安妮獎最佳動畫短片,3月又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高比也成了第一個捧起奧斯卡獎盃的籃球運動員。

在奧斯卡的頒獎台上,一位和藹的老人一直默默地站在高比身旁。他就是荷里活著名動畫大師Glen Keane。這部只有5分鐘的短片,Glen和他的團隊整整打磨了一年,一個5秒鐘的片段對應超過180張的手繪圖。

5秒的片段需要超過180張手繪圖。(一条提供)

這位64歲的老人有着比高比還要傳奇的一生,他在迪士尼工作了38年,是動畫史上最著名的手繪動畫師之一,創作了《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神燈》、《泰山》、《魔法奇緣》等動畫片裏的經典主人公形象,深入人心。他熱愛每一個動畫角色,正是每次創作的全身心投入,讓Glen給了無數動畫人物最鮮活的生命。

Dear Basketball

親愛的籃球

自述:Glen Keane

高比其實是個動漫迷。最開始打籃球的時候,他在意大利,那個時候他就看很多籃球動畫片,學習動作要領。可以說,動畫就是他學習籃球的一種方式。

2016年,他決定退役。那時他就在思考,怎樣才能把這樣一種籃球遺產傳遞給下一代。他想講述自己的籃球故事——他如何夢想着成為一個職業球員,後來又成功進入湖人隊。他立刻想到要做一部籃球動畫。

(Bryan Bedder/Getty Images)

在找我們之前,高比去考察了所有知名的動畫工作室——Pixar、迪士尼、夢工場……最後他看到我們的作品,覺得很喜歡,就輾轉找來。

我們工作室的房子是租來的,非常小,辦公室都是餐廳、臥室改裝的。高比的直升機就這樣飛來了,他帶着老婆和兩個女兒,從豪華轎車裏魚貫而出,進門的時候,頭還差點撞在門框上。

那天我們至少聊了三個小時,慢慢發現其實我們兩人有很多共同點。

我們都曾經為了一份工作拼命堅持了很久,他將整個職業生涯都奉獻給了湖人,我在迪士尼工作了將近40年。我們的這份工作,就是對我們人生的定義。但是我們並不甘於此,想換換軌道,展開一種新的生活。

我們也談到了古典音樂。高比告訴我,在一次奪冠比賽中,他腦子裏一直響着的,就是貝多芬的第五交響曲,他就是按照這個音樂的結構和節奏,在組織他的比賽。而我在畫《美女與野獸》中的野獸時,聽的是「貝九」。

我很坦誠地告訴高比,你可能找了全世界籃球打得最糟糕的人來給你畫動畫。他說,這很好呀,這樣你關於籃球的一切都是跟我學的,不會跑偏的。

我下載了高比最精彩的20場比賽,和他坐在一起,一幀一幀地觀看、分析,聽他講解。幸虧高比的記憶力驚人,他依舊記得每一個動作背後細枝末節的想法,他為什麼決定要在這個時刻傳球,在那個時刻上籃。

我研究、再研究,這樣的前期工作持續了很久,直到我很自信地告訴高比,現在我比你自己還要了解你。

Glen Keane的高比手繪圖(一条提供)

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給高比畫動畫會有多恐怖。

我之前畫的動畫都是虛擬人物,我可以任意想像。但是高比是一個真人,而且還是一個全世界熟知的名人,你不能畫得太失真。與此同時,也不能畫得像照片一樣,而要把他想像成一尊雕塑,隨着他轉身,角度變化,線條也要變化。

在這部片子裏,細節的重要性,再怎麼強調也不為過。我們畫的高比小時候房間的牆上掛的海報,和當年掛的,一定要是同一張。

兒時的高比用椅子擺成方陣,來練習過人,椅子的方向和位置,也必須和當年一模一樣。

高比上籃、投籃的動作,也和真人完全沒有區別。

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原來高比是會出汗的,因為他是在運動,而且是劇烈運動,我還要畫出大汗淋漓的動畫效果!要讓人聯想到競技的激烈、奔跑的辛苦。

那麼,就絕不能只是單純地在他臉上畫一顆水珠。我嘗試了很多次,可以說,畫高比的汗水,是我40多年的動畫生涯以來最難的一個挑戰。

最後,我找到了一種辦法,就是在畫好的水珠表面添加一點石墨,然後全色反轉。石墨的黑色就變成了白色,看起來好像亮晶晶的汗珠不斷在分泌。再拿橡皮擦從白色區域中間劃過去,汗水便在臉龐上流成一道道溝壑。

我曾經想在這個片子裏表現高比的隊友對他的愛戴,畫出大家擁抱他的場面,那場比賽他單人就得了81分。可是高比更想在動畫片裏展現的,是他受過的傷,在比賽中忍受的痛苦。

所以最後片子裏我們做了一幀定格畫面,高比跳躍的動作被拉長,X光像掃描一樣地掃過他全身,他受過的傷逐一以透視的方式在螢幕上高亮顯示。

我們從他的25處傷中選了6處,最後顯示了他的跟腱傷,那也是導致他最終退役的直接原因。

整個故事的臺詞來自於高比退役時寫的那封信,這封信他寫了兩遍。

他寫第一遍時,無法抑制自己對被迫退役這件事的憤怒和悲傷,放進去了很多的個人情緒。後來他意識到,這種表達太個人化了,他決定要改變講述方式,用一種更謙卑、平和的語調去敘述自己對籃球的熱愛,並且想要把這種熱愛傳遞給他人。

做片子的時候,有一刻,高比說:

我比所有人都努力,所以我贏了,但是其實並不只是這樣,應該說,我堅信自己的夢想,並為之付出了全部。

片子的配音是在工作室附近的一個小錄音棚裏錄製的,當年Michael Jackson就是在這裏錄了《Thriller》。

我敢說,高比走進這個錄音室時很緊張,甚至感到了某種畏懼。所以第一遍的錄音效果並不好,後來我們反復錄,錄了有十遍之多,每一遍都比之前更好一點。

有一瞬間高比想放棄了,他說要麼就不要用我的聲音了,聽起來效果不夠好。我說,不,沒有高比就沒有《親愛的籃球》,你是這部動畫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很慶幸我說服了他,我讓他試着放下內心的不甘。所以最終高比的旁白語氣溫和了很多,很質樸很弱軟。其實這就是高比,一個內心深處有些脆弱的男人。

高比是一個內心深處有些脆弱的男人。(一条提供)

在Glen Keane迪士尼工作了38年,是動畫史上最著名的手繪動畫師之一。(Monica Hervery)

Glen Keane

格蘭基恩

我熱愛動畫。我的導師、迪士尼傳奇人物奧利·詹森對我說過,不要畫一個角色在做什麼,要去畫這個角色在想什麼。

所以當我感到能夠把自己代入到一個角色中,理解他腦子裏的想法的時候,我就有把握把這個角色畫好。這也是把動畫畫好的訣竅——讓我們來玩「煮飯仔」(make-believe)!相信你就是你筆下的角色,你就在經歷你的角色所經歷的情感,然後再把這種情感傳遞給觀眾。

在我的心裏,那些虛擬的動畫角色都是真實存在的。可以說,在你把它創造出來之前,它就已經存在了。動畫片播完之後,它也還繼續存在着。

做動畫片《小美人魚》(1989)時,一開始,我本來是要去畫那個反面角色,海底女巫。可是我聽到了小美人魚的主題曲《Part of Your World》,我感到了深深的共鳴,我找到導演,說我一定要畫愛麗兒。

當時導演有點猶豫,覺得我不太可能畫好一個可愛的小女生。我很堅持,過去十年我一直在畫我的妻子,我就以她的形象為基礎,創造了愛麗兒。

為了研究愛麗兒怎麼游泳,我們觀察海豚。後來我們請來一位女演員,穿着魚尾在水池中游泳,我記錄下每一個動作和細節。

《小美人魚》上映後,一個游泳老師特別氣憤地跟我說,所有的女孩子都不好好學游泳了。她們全都在模仿愛麗兒,只動手臂,她已經沒辦法好好上課了,只因每個人都想變成愛麗兒。聽了她的話,我暗自真的有點開心。

創作《美女與野獸》(1991)中的野獸時,我就被野獸附身了。

我小時候脾氣特別差,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並常常因此受挫。畫野獸的時候,我就把自己這些沮喪、受挫的感受都放進了這個角色中。

創作時,我不由自主地模仿野獸的動作和表情,伸出下巴,緊咬牙關。這樣畫了一整天之後,晚上回家,才感覺整個下巴痛得厲害。

每一個畫動畫的人,內心深處都是一個小孩。或者說,都緊緊抓着自己孩童時期的狀態。孩童精神是動漫師創造力的來源。

我的父親就是一個漫畫師,屋子裏到處都是他畫的漫畫。我們小的時候,他會在餐桌的桌板下面畫上一個小人,旁邊寫着:

從桌子下面出來!

毫無疑問,只有擁有小孩視角的人,才能畫出這樣的漫畫。

Glen Keane的父親餐桌下畫一個小人,寫着“從桌子下面出來!”(一条提供)

(一条提供)

我最鍾愛的動畫角色,都相信不可能的事情會變成可能。

小美人魚生活在海裏,卻愛上了陸地上的王子,並夢想着和他生活在一起。野獸長得那麼恐怖,卻還是期待着一份真摯的愛情。

所有的困難終究都能克服,其實你遠比自己想像中自由。

我在迪士尼工作了37年。我去到迪士尼的時候,迪士尼的「九大元老」——Ollie Johnston、Frank Thomas、Eric Larson、Milt Kahl——都還在迪士尼。我從他們那裏學到了很多。

我發現,在迪士尼我所熱愛的一切,根源其實都來自古典繪畫。

畫野獸的時候,我正在研究羅丹。小美人魚愛麗兒的線條,絕對是弗朗索瓦·布歇的線條。那種波浪一般的洛可哥風格,曾經啟發了迪士尼傳奇人物弗萊德·摩爾創造出了米老鼠和《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

大家經常爭論,動畫師算不算藝術家。對我來說,動畫絕對是一種藝術,是當代人的藝術。我認為,如果米開朗基羅、羅丹、德加如果今天還活着,可能就會成為傑出的動畫師。

(一条提供)

2014年,我和Google合作拍攝了動畫片《二重奏》,和一群技術人員一起,把傳統手繪和VR(虛擬實境)技術結合起來,打造了一部360度全景互動短片。

2014年Glen和Google團隊創作了互動式動畫《二重奏》(一条提供)

2015年,我應邀去了巴黎,為巴黎歌劇院的芭蕾舞團做了一部芭蕾動畫片,那是我第一次進入歌劇院後台。我和一位舞者合作編舞,來表現舞者克服重力,奔向自由。

Glen為巴黎歌劇院的芭蕾舞團做了一部芭蕾動畫(一条提供)

2016年,我和高比合作,做了《親愛的籃球》。

我做的這些事情,都是把迪士尼的動畫遺產帶到世界各地,把我從之前的動畫大師們那裏學到的東西傳承下去。

現在,我又來到了中國,和東方夢工場合作一部最新的動畫《奔月》(Over The Moon)。

故事起源於中國神話裏的嫦娥奔月。我以前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故事,我意識到,如果能讓全世界都知曉這個故事一定很棒。不過僅此一點,還不足以成為我創作的理由。

最打動我的,是故事的主角飛飛,一個單純的小女孩,個性兼具了浪漫和理性,數學成績全班第一。但是在媽媽去世以後,她一下子遇到了人生危機。無奈之下,她決定自己製造火箭,要去月亮上找嫦娥幫忙。

Glen在中國和東方夢工場合作一部新的動畫《奔月》(Over The Moon)。(一条提供)

為了創作這部動畫,我在中國體驗了半個月的生活。坐了高鐵,到小學體驗中國孩子的學習生活,還受到了一戶人家的熱情招待。

我喜歡引用畢卡索的一句話:

我一直在做那些我不會做的事情,這樣我才能學會怎麼去做這些事情。
畢卡索

我對所有的新鮮事物都持開放的心態,我希望能成為我不是的那些人物,比如說,一個數學家。

我希望自己永遠是個小孩,永遠陶醉在煮飯仔的遊戲裏,用手中的筆,或者是其他的什麼3D工具,幫助每個人放大想像的自由。

Glen為了創作《奔月》,在中國生活了半個月。(一条提供)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