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水Pauline專訪】金像獎認證最佳茶水︰幾時扭開杯蓋都要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8歲的楊容蓮,人稱Pauline,是一個茶水工。

第37屆香港金像獎把「專業精神獎」授予了這位目不識丁的茶水工,成龍特地回港為她頒獎。典禮上,全場起立為她鼓掌。

文:石魚北(一条)

Pauline在電影圈服務了30年,拍了上百部戲,每日的工作,就是遞水、派飯、遞面巾。

她也是不少電影中的「臨時演員」,三部《古惑仔》中都有她的身影。她看着不少巨星從出道到紅透半邊天。成龍說,她是「幕後的幕後」,吳鎮宇說,他以為每個茶水間的人都叫Pauline,她已經成了茶水的代名詞,她是無名英雄。

Pauline與一眾電影明星合照:

茶水女王——蓮姐

Q:請介紹一下自己。

A:我叫做楊容蓮,別人叫我Pauline,我今年68歲。Pauline這個名字是在拍梁朝偉的《哥哥的情人》時,劇組中的髮型師幫我取的。

Q:你是甚麽時候來香港的,開始的時候會不會很艱難?

A:我老家在廣東新會,10多歲去了澳門,15歲就嫁人了。1968年,16歲的我和老公一起偷渡到了香港,那時候已經有了第一個孩子。到了香港我們在觀塘租了一間房,幾十塊錢。我丈夫在塑膠廠工作,那時候生活很艱難,別人吃飯,我們去街上吃麵包,真的很凄凉,之後找到了一份在船上做飯的工作,而且可以睡在船上,就不用在香港找地方住了,全家人就住在了那裏。一做做了十多年,有了5個孩子,生活一直入不敷支。

後來决定不在船上做了,上岸之後就做小販,賣早點。後來是萍姐帶我進了電影圈,一進去之後就再也不想出來了。那時候我們人工很便宜,我做電影一天能賺280,做小販也能賺到200多,但是做小販有風險,要經常走鬼。

(一条提供)

Q:你是怎麽入行的?

A:我入行的時候,剛開始是做服裝的,我知道自己記性不好,有個導演叫做林德祿,他開了一套戲,想找一個茶水,我想那不如我轉做茶水吧,轉茶水起碼不用甚麽記性,又不用會寫字,後來就做了茶水,就一直做到了現在。已經參與過上百部戲了吧。

Q:金像獎是你第一次拿獎嗎?

A:人生第一次拿這個獎,也是第一次得獎。

Q:有人通知你得獎的時候,你信不信?

A:通知我的時候,是張繼聰和阿Sa蔡卓妍兩個人走過來恭喜我說,「Pauline恭喜你!」我說:「你們恭喜我甚麽?」他們說:「今年金像獎專業精神獎是你拿的。」他們怕我不相信就衝過來,一個攝製團隊也一直在拍我,所有工作人員都圍上來了。那一刻我一把抱住了阿Sa,我才相信我真的得獎了,差點哭了出來,但在這麽多人和鏡頭面前只能忍住不要哭。真的是很開心很開心的接受了他們的祝福。

金像獎頒獎典禮Pauline得獎片段(一条提供)
這是我這輩子打扮得最隆重的一次,我兒子結婚都沒有穿這麼隆重過。

Q:你覺得自己典禮當天表現好不好?之前有沒有對着鏡子練習?

A:在頒獎前需要綵排,導演教我怎樣行紅毯,如何踩點,怎樣招手。但綵排時,上台發言這個環節我實在太緊張了,只會說兩句︰「謝謝大會,謝謝家人」,就說不下去了。第二天去到頒獎典禮現場,我問可不可以找人代表我說,他們說不行,這是拿你自己的獎,必須自己說,不管怎麽樣,說幾句說甚麽都行。

上了台在後台等,大哥(成龍)說:「你知不知道你拿獎了,我特地過來頒這個獎給你?」我說我很開心,很感謝你頒這個獎給我,但是我還在顫抖,我就祈禱不要緊張,後來逐漸的心暖了起來,走上了台,我覺得在台上我沒說錯話,挺鎮定的。

獲獎一刻全場起立拍手。(一条提供)

Q:金像獎的頒獎典禮前有造型師找你嗎?

A:大約3月份左右,就有一個服裝指導叫阿嬤吧,專為金像獎定制服裝的,她給我量了尺寸,給我訂了一套上台的衣服和鞋子。頒獎當天還有人為我化妝和吹頭。這是我這一輩子打扮得最隆重的一次,我兒子結婚都沒穿的這麽隆重過。

Q:典禮直播的時候,家人有在看嗎?

A:頒獎當天,我的兩個女兒和兩個外孫到了現場,其他家人都在家裏收看直播,回到家後鄰居們都走過來恭喜我。

蓮姐與家人(一条提供)

Q:茶水具體都要做些甚麽?

A:茶水這份工作一開工,到了現場,你就要煲茶、洗杯,要將他們要喝的所有東西都倒入杯子裏,等到他們到了需要喝水那段時間,我就逐杯派給他們。

Q:斟茶水剛開始有沒有做錯事情,慢慢學會做事?

A:剛開始的時候,真的挺困難。因為我又不識字,要靠認那些名字,這個名字是他的,那個名字是另一個人,很辛苦地認人名,千萬不要拿錯杯子,拿錯杯子會被別人罵。

在做茶水之前我做過苦力,不是很懂禮貌。拿起茶杯就「導演,飲茶」。拍《賭霸》的時候有個導演就教我,先示範給我看如何遞茶,他說:「你放一些溫柔,不要這麽粗魯,你把杯子打開蓋子,說導演喝茶這樣,別人就會很舒服地接過你的杯子。」他說導演演員的手裏可能會拿劇本、對講機,如果你把杯蓋打開遞茶,別人會方便很多。我很感謝他,現在遞茶時我就會打開杯蓋說:「導演,請喝茶。」

有人說茶水很好做,其實一點也不容易。
「茶水阿姐」的工作(一条提供)

Q:這份工作是不是這麽簡單呢?只是遞水這樣?

A:如果你說茶水很好做,其實一點也不好做的,有時候你要看別人是否有空,和別人的臉色。看一些演員、導演、攝影師有沒有空,等他們有一點點的空隙,你才能見縫插針,給他們一杯水。人家不開心的時候,你走過去給他遞茶,他很不開心地接過你的杯子,那你也會覺得不開心。但這些是別人需要的東西,你必須要去做。因為人是一定要喝水的,是不是?

Q:那為甚麽讓自己這麽辛苦做下去呢? 

A:那個時候剛工作,你接了戲,不可以不去的。那時候有很多戲拍,但茶水這個位置的人不多,又找不到別人替工,那就只好辛苦一些了,不過是工作幾天後就可以睡覺了。

Q:有些大牌明星愛擺架子,怎麽給這些明星遞水?

A:他擺架子我就不會經常走過去接觸他,我偶爾會過去,看一下他的杯子裏面有沒有水,沒有我就拿回去裝給他。我問他有沒有其他的需要,他說沒有,我就走開了。少接觸他,不要走得太近,或許別人在想事情,那你走過去騷擾別人就不是很好。

有些演員很好的,我會特地走過去跟他聊一下天,常走過去,坐在他身邊。有些演員我很喜歡,比如千嬅、阿Sa、靚靚、舒淇那些,跟他們聊天我就很開心了。  

Q:送茶水會不會看人?比如這個明星是大牌,像劉德華、古天樂會不會送水送得多一些? 

A:不會的,像古天樂,他就不用我常遞茶水給他的,因為他有助手,有時候我也會走過去問他喝不喝茶,他看到我這樣問他,就說好,我就拿杯茶給他,平時我也很少照顧他的,他的助手幫了我忙。

華仔也有助手的,以前就多接觸他一些,現在他的助手多了,接觸就少了。他們兩個都為人很好,尤其是古天樂。

Q:就算是很普通的工作人員,你也會送茶水給他嗎?

A:是,工作人員我也會送茶水。我知道他們很忙,但也會給他們遞水,不可以讓別人口渴。很熱很曬的時候,我會用些紙杯倒給他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接觸過天氣熱開工的那些人,看到他們衣服全濕了,汗流出來,你看到真的是也很肉痛。

看到他們衣服全濕了,汗流出来,你看到真的是也很肉痛。(一条提供)

Q:有人覺得送茶水這份工作其實會受氣的,你有沒有受過氣?

A:有兩個導演,那個時候是在拍梅姐的戲,我捧着一箱飯,當時場景有些地毯鋪在地下,我捧着一箱飯踢到地毯,那就整個人向前一跌,摔在地上,但是我的手依然捧着飯,我很怕飯摔了。

派完飯之後我回頭去拿毛巾、水給導演,回頭就聽到導演說,「嘩,剛才真的幸好,那箱飯,她摔倒了,飯沒灑,飯灑了我們哪有飯吃,去買飯路很遠的」。我想你也算壞了,我摔倒,沒得到你一句問候,你還要說幸好飯沒灑。做人不可以這樣,大家都是工作人員,是不是?我覺得這兩個導演很壞。現在他們在大陸發展,後來就沒怎麽跟他們合作了。

忙碌過後的蓮姐(一条提供)

Q:你一般幾點開工,一個月休息多久?

A:開工的時間比較長,早上如果開工時間是6點,4點多就要起床了,從早上6點起碼要到晚上7、8點收工,一天要做十幾個小時。

Q:聽說你有一次開工開了七天七夜?

A: 1991年的時候,那段時間是《九二神雕俠侶》和《機Boy小子之真假威龍》,真的是七日七夜沒有回家,很辛苦。開完這部收工了,趕到隔壁的那一組開工,很趕時間。這裏收工我去隔壁,隔壁收工再去另一組,七日七夜沒有回家。拍完這兩部戲之後,回家後真的像死了一樣,一到家癱在沙發上就睡着了,沒有洗澡就睡了,睡的很沉,睡了兩天才起床。

我看着霆鋒從出來到現在紅透半邊天。他對我很好,過年會派人送臘味給我吃,他的心意是最好的。

Q:黃金時代香港的電影是怎麽樣的?

A:我自己最高峰的時候,一個人同時接了五部戲。黃金時代就是我們出來的時候,剛剛開始的那十年八年也很好,1997年和非典那段時間是最差的,很多人都轉行了,我自己也轉行了。反而非典還有一些戲可以開,97年的時候真的是很差。

那段時間我去做了很多別的工作,轉了行,做了兩個月清潔工,一個月洗碗工,後來去佛堂,幫忙擦東西,後來他們叫我再回來,回來之後就一直做到了現在,再也沒離開過。

Q:可分享你當臨時演員的經驗?

A:第一次做臨時演員是在劉偉强《古惑仔》的戲裏面,他說Pauline「埋位」,「埋位」演一個角色,你不需要做些甚麽。我說好。可我那時候也很怕,很顫抖,不知為甚麽一對着鏡頭就害怕,起初我也害怕鏡頭,但鏡頭對多了,就習慣了。誰叫我「埋位」我都不怕了,我多數都是演路人甲,或者群衆,扮一下指指點點的樣子就行了。在古惑仔裏面「埋位」最多,每部古惑仔都有我的份。他們都知道我記性不好,所以不會讓我說很多對白。

1999年《玻璃樽》(一条提供)
2005年《後備甜心》(一条提供)

Q:拍戲是否經常去很遠的地方,海邊和山上?

A:要去上山,拍海邊,拍沙灘,在山上拍墳場,以前剛開始出來工作的時候很害怕墳場,但怕着怕着就不害怕了,去墳場拍戲,你又不是騷擾別人,過來開工而已,那你就跟他說聲對不起,為了謀生。

Q:拍《桃姐》的時候你也在現場?

A:我在現場。桃姐到北京拍,我去了北京。

Q:30年來,你是不是看了很多明星的成長?

A:我看着他們每個人成長,好像霆鋒那樣,霆鋒出來的時候很小,十幾二十歲的男孩子,到現在,他真的是紅透半邊天。他對我很好,過年他知道我在哪裏開工,就派人拿些臘味給我吃,他的心意是最好的。

《桃姐》劇照(一条提供)

Q:舒淇現在拍戲拍得多不多?

A:現在不多,她在香港拍第一部戲我在的。

Q:我們看到有一張你和常盤貴子的合照?

A:那個時候她跟哥哥(張國榮)拍過戲(《星月童話》)。哥哥後來走了,大家很心疼他。

Q:你覺得在這一行做最幸福的事是甚麽?

A: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每個人一回來開工,叫聲「Pauline姐早晨」,那你說這樣是不是很幸福呢?看到每個人都好像是自己的兒女一樣。

Q:想甚麽時候退休?

A:兒女都說,如果辛苦就不要做了。但我覺得其實去開工,我很舒服的,雖然說工作時是辛苦的,但是我對着那群演員、工作人員,他們每個人都很疼我,所以我還不想退休。到了真的做不了的時候,沒有人請我了,那我才退休吧。

Q:你還有沒有遺憾,或者一些想實現的事情?

A:我的人生沒甚麽遺憾了,兒女都OK,都過得挺好,大孫子二十多歲,很快要娶老婆了,最小的那個也十二歲了,算是不錯了。兒女每個人事業也有成,就我人生來說沒有甚麽遺憾,算是挺好了。

Q:得獎後有沒有覺得自己是個明星?

A:沒有,平常心對待就行了,因為只不過是大家認同你,給你一個獎勵而已,你要繼續努力,比以前更努力才行。

(部分圖片提供:蓮姐)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