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詠燊.專訪】不忿電影圈壓榨編劇 原來合約列明可以唔畀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陳詠燊Sunny,大家多多少少會有些印象,既是電視節目監製、愛情專欄作家,又是電影編劇,多年來好作品不斷。若你仍是沒有任何概念,那麼說說他的作品,計有《百分百感覺2》、《我家有一隻河東獅》、《新紮師妹》系列、《這個夏天有異性》等作品,很多都是膾炙人口,幾乎每個港人都必然看過Sunny的作品。

Sunny最新電影《逆流大叔》,是一部完成度很高、很地道且精彩的港產片。

記得年前與另一著名香港編劇李敏做過一次訪問,當時敏姐大呻編劇於香港不能獲得尊重,小事如首映、煞科宴、慶功宴不會邀請你出席,大至連應有的稿費也會追索無門。而Sunny作為另一位編劇前輩,對於敏姐的申訴深表同意之餘,更表示原來連他這種資深的編劇也有類似經歷。「香港編劇真係好慘,好多崗位都係一埋位就有錢收,副導演埋位一個月,就算套戲最後拍唔成都要畀足一個月錢。即使得一日,都要畀足一日錢。但編劇可能用半年時間幫你諗劇本,最後可能只用一點點薪金便可以打發他。」

入行多年,Sunny不算多產的編劇,但貴精不貴多,有不少作品都是我們耳熟能詳。

對於編劇收不到錢,Sunny表示既憤慨亦無奈。(梁碧玲攝)

開不成戲=不用付錢給編劇?

Sunny續言,其實造就這荒謬現象的,歸根究底是合約本身對編劇都有「特別」的條例:「合約會說明要寫到監製或某某人認可的劇本才會支付薪金。只要拿著這句,對方只要唔認可,法律上就可以唔畀任何薪金編劇。」然而,編劇往往是事前工夫要做最多的崗位。一套戲經剪輯後可能長90至120分鐘,但這120分鐘背後花了編劇多少時間與心血,可以是不可量計的。

然而,一條條文就足以令編劇多月來的心血付諸東流,是條多吃人的條文!Sunny愈說語氣愈帶激動:「你話要開戲,話好急嘅時候,我3個星期推掉其他工作幫你寫,趕起上來甚至24小時都度寫劇本。但開唔成嘅時候可以畀少少、甚至唔畀任何錢編劇,咁編劇到底食乜?點解會覺得開唔成戲就可以唔畀錢編劇呢?」

不平等條約對編劇長期存在,李敏與陳詠燊在編劇界的年資均不短。然而都相繼發聲表示對電影圈輕視及虧待編劇的不滿,電影圈是否是時候正視編劇面對的不公?

香港編劇不獲基本尊重 李敏炮轟電影圈:薪金買唔到尊嚴

李敏投訴編劇不被尊重 爾冬陞:我都試過幫編劇追數

「以身教者從,以言教者訟」。陳詠燊望作身教,告訴後輩編劇要捍衛自己的權益。(梁碧玲攝)

入行17年仍遇拖欠稿費情況

Sunny表示開不成戲,即沒有投資者願意開水喉支援,製作公司會有種既然收不到錢,也就不用給編劇情的態度。做生意、做投資必然會冒一點風險,但要編劇陪你一起承擔這個風險,會否有點兒那個呢?Sunny更指這個問題連他這種較有年資的編劇也有發生:「就喺上年,我幫某個大導演度劇本,但最後度唔掂數開唔成,佢就冇畀劇本費我。我初頭覺得自己唔等錢開飯。後尾再諗我入行17年,即使唔算出名,但都算係資深編劇。若連我都默許呢件事發生,年資比我短嘅會唔會覺得唔畀錢係合理呢?最後撕破面都要起碼收一半錢。如果連17年年資都尚且如此,3年年資、甚至1年年資嘅編劇又點呢?」很難想像吧!若連這些有名氣的資深編劇都遇到這種走數問題,新入行的又有編劇有多少個「被義務」去為電影做「義工」呢?

香港電影要別人尊重的時候,是否該先尊重自己人呢?

除了編劇外,耳聞很多年資較淺的電影系畢業生或在學學生,都會義務性地協助電影拍攝,如早年的《點五步》因請用大量電影系學生義務工作而因起不少爭論。到底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甚至是香港電影工作者總會以至其他屬會,有否企圖在可見的將來訂立更明確的守則,去保障每個電影人的利益呢?但當然,電影圈有不尊重編劇或其他工作者的人,亦有更多尊重他們的人,不可一概而論。

譬如早前《中英街1號》導演趙崇基及一班資深的幕後,便因資源緊絀下寧願自己不收一分錢,都要付錢給幫忙的學生與年資淺的工作者。儘管如此,有合適的條文保障每個電影人有合理的權益,絕對是已來到21世紀的香港電影圈該爭取的權利。特別當香港電影不復當年勇時,有一班仍孜孜不倦為香港電影付出的人,卻沒有受到相應的尊重。若香港電影圈想得到大眾的支持、尊重,是否該先尊重每一個工作崗位的付出,而不是通過不同的手段去壓榨這群有夢想的電影工作者呢?

+8
+7
+6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