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大叔】陳詠燊感歎香港影星已中年 「想拍套戲講佢哋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黑色筆挺的色裝,配上略帶疲憊感的眼袋,聽到現場工作人員笑謂很少見陳詠燊Sunny著得如此四正,想來他平常應該穿得很causal。適逢訪問當天是香港藝術中心古天樂電影院的開幕禮,為香港電影出心出力的古生特意選了《逆流大叔》作為電影院的首部放映電影,大概是對這部電影的質素以及陳詠燊的肯定。這份肯定給陳詠燊一種信心,但你仍然清晰可見Sunny面對自己的處男作多多少少有點由著緊帶來的焦慮。。

Sunny在電影界已打滾17年,直至今天才有第一部自己導演的電影上映。(梁碧玲攝)

陳詠燊由2004年起便完成第一稿,歷經14年才終於面世,可謂陳詠燊的心血。

與Sunny聊起這位新任影帝,少不免都會讚揚他為做好香港電影不惜工本的模範。對於《逆流大叔》更重要的一點,是古生也有份投資《逆流大叔》。不過Sunny就笑言自己本身「冇諗過要謀住古生副身家」,只是機緣巧合下把劇本交給監製廖婉虹看,由此牽線與天下一合作。但原來Sunny與古生本身並不熟,在拍攝時更上演一段老掉牙的相認劇情。「有日古生嚟探班,我仲好認真拍緊嘅時候,喺鏡頭與鏡頭之間古生突然問我:『我哋喺邊見過?』其實我係《我家有隻河東獅》嘅編劇,當時都有落場同佢對咗兩個月。不過你知古生一年拍幾多套戲,個個劇組都百幾人,點會記得咁多。」難得古生來探班,何不找他客串一兩個鏡頭?Sunny就指自己不相信突然的客串會拍得好:「搵人客串,都要劇情對得住幫你客串嘅人。」近年的賀歲片都以「數星星」見稱,有很多都是曇花一現,不痛不癢。香港人喜歡睇明星,但陳詠燊卻一切以劇情需要行先,或許也是堅持的體現。

訪問當天適逢古天樂電影院正式易名,《逆流大叔》為古天樂電影院打響頭炮。(梁碧玲攝)

陳詠燊相當擅長寫輕喜劇劇本,卻謙稱自己未夠火喉拍喜劇。

擅寫喜劇劇本 卻不敢拍喜劇?

說到《我家有隻河東獅》,相信大家對Sunny的印象都是來自其輕喜劇,《玉女添丁》、《新紮師妹》系列、《這個夏天有異性》等,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喜劇。加上Sunny本身是愛情專欄作家,出過14本書,當中有小說,有散文、有自己的愛情專欄結集。但來到他的首部電影,Sunny卻不拿出理論上應該更為擅長的喜劇及愛情作品,何解?莫非想留下當壓寶箱?「我覺得冇需要定型自己嘅風格。我想第一套戲係拍畀自己,唔係為別人而做。其實我一直好鍾意勵志片,咁多年嚟都係。《逆流大叔》係一部以人物推進嘅戲,或者表面比較平淡,但人物之間嘅互相踫撞同火花好明顯。」至於大家對喜劇方面的疑惑,編過多部經典喜劇的Sunny反指自己現階段沒信心拍好喜劇:「拍喜劇好難,喜劇導演其實好叻!譬如我師傅馬偉豪、又或者星爺、谷德昭,佢哋處得喜劇嘅方法好難學,貶時間我都學唔嚟。」喜劇是最難拍好、演好的劇種,這個論調時常聽到。但香港人的確很需要笑笑,這也許是為甚麼今年《棟篤神探》、《我的情敵女婿》可以如此大收特收的原因。如果可的話,真想Sunny來部如《新紮師妹》般的輕喜劇。無論如何,對於第一部電影,Sunny選擇了自己喜歡的題材與方式,同時也以戲言志。

香港電影正迎來一個新浪潮,有很多的嘗試與變改。(梁碧玲攝)

港產片值得有更好票房

說到以戲言志,其實近年都有不少這樣的作品,港產片的題材逐漸脫離只有來來去去警匪、黑社會、喜劇的模式,特別是新導演均勇於嘗試新題材、新拍法,一時間香港電影迎來一個新浪潮。遺憾並非每一位新導演都處理恰當,當中甚至有些被批評為爛片。不要少看這些爛片帶來的影響,每一部都可以進一步打擊觀眾對港產片的信心。為此,這位前輩級新人不禁為他們維護:「港產片已拍咗咁多年,唔可以剩係行舊路。所以試新嘢嘅時候好容易會散,但我唔會怪佢哋。」雖非每套都有成功,但當中亦不乏佳作,譬如《一念無明》、《藍天白雲》、《點五步》等,都是新導演口碑載道的好電影。而當中有一部是Sunny很喜歡,而且覺得它值得有更好票房的電影:「我覺得《空手道》值得有更好嘅票房。」同樣是言志的電影,阿澤在《空手道》中展現了不一樣的自己,不是《頭文字D》的阿木、不是《無間道》的傻強、不是《低俗喜劇》的杜惠彰,而是杜汶澤本人。這種內化的電影,似乎很得Sunny歡心。又其實,《逆流大叔》又何嘗不是一部內化的電影呢?

【逆流大叔】吳鎮宇3個理由搵胡定欣做女主角:「首先要唔驚我」

【逆流大叔】胡定欣洗甩「電視味」多謝一個人:因為鎮宇哥喺度!

【逆流大叔】吳鎮宇3個理由搵胡定欣做女主角:「首先要唔驚我」

【逆流大叔】胡定欣洗甩「電視味」多謝一個人:因為鎮宇哥喺度!

爬龍舟可以是運動,亦可以是一場革命,一場逆流大叔的革命。

屬於中年演員的大叔電影

Sunny的電影事業算是走得頗順暢,戲中吳鎮宇、黃德斌、潘燦良等遇到的問題也許不是他本人的問題,等他在經驗中必然會遇到認識的中年大叔所遇到的問題。又可以這樣說,經歷過香港黃金年代的演員,不也都已變成那位「逆流大叔」嗎?「中年阿叔呢個角色我想拍好耐,其實香港最當打嘅演員就係中年人。但佢喺電影世界入面,唔係英雄就係警匪,冇一套戲係講佢哋自己嘅人生。所以好想拍一部講中年香港人嘅故事。」電影中講的中年危機,講的一場罷工、抗議的革命,絕對是陳詠燊經過內化再呈現出來。

這番有關中年阿叔的話說出來還真別有一番感概,一面方感激終於有一套戲是一部貼地地以中年演員講中年人的故事。但另一方面遺憾香港當打的明星都是中年人。能否出產巨星也許比較有關時勢問題。其實香港一直也有不少優秀的新演員。比如今次戲中唯一年輕男主角胡子彤,雖然不是典型青靚白淨型男主角,但正如Sunny說的:「要靚仔唔難,要麻甩好難。」看看內地、台灣、韓國,一堆倒模般的小鮮肉。像胡子彤這種略帶不修邊幅的「佬味」新演員,去哪找?

「唔係撐香港電影,而係撐好電影」。《逆流大叔》正正是今期的好電影。

「唔係撐香港電影,而係撐好電影」

《逆流大叔》內容清新貼地,敍事完整,同時略帶陳氏喜劇的幽默感,整部戲下來相當流暢,是近年其中一部最沁人心脾的好電影。近年港產片的票房相當積弱,特別是今年的上半年,除了三部賀歲片大收過千萬外,就沒有任何一部電影有過千萬佳績。連獲金像獎加持的《黃金花》也只有600萬,更別說那些沒得獎,而其實拍得不錯的港片了。就像陳詠燊自己說的,票房不能強求,但我們「唔係撐香港電影,而係撐好電影」。《逆流大叔》絕對是今期最有誠意的小品港產片。

+6
+5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