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大叔】吳鎮宇三次簽名有玄機? 導演陳詠燊親解三大彩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電影尋找彩蛋相信是很多戲迷都樂此不彼的活動,像是Pixar與MCU電影都有固定的彩蛋供大家尋找,又如早前的《挑戰者一號》會有超大量彩蛋給觀眾發掘。但有些較內斂的彩蛋卻不是那麼容易找到或理解,因為當中有些是導演拍給自己的一些小巧思,不說實在不會知。正在上映,而且廣受好評的港產電影《逆流大叔》導演陳詠燊,就向我們分享了一些自己拍攝時埋下的小彩蛋。

胡定欣以浮誇造型亮相,相信大家都有「做乜嘢呀」的os,但其實內有玄機。

內文有劇透,未睇慎入!

胡定欣造型狂轉表示心境?

相信大家都有留意到戲中胡定欣的造型時常變,第一次出場時是以一個cosplayer look出場,後面又再轉換不同造型,但戲中沒有通過對白明確指明為何要這樣做,但原來一切也有原因。「佢頭幾場戲每一個造型都唔同,其實想描寫佢係一個唔知自己想點嘅人。佢第一次有自己造型係喺阿女口中嘅媽媽,佢摸住阿女,掛住佢丈夫,嗰一刻先係真正嘅佢。呢一刻之前都冇用正常嘅造型出現。」原來導演用角色的造型來表示胡定欣的心境,同時亦側面反映鎮宇得到定欣未必是好事,最後的sad ending很sad嗎?其實在導演的編排下,可能這才是happy ending。

鎮宇在戲中的變化原來與簽名息息相關。

吳鎮宇成長變化與簽名有關?

另一個小彩蛋是有關鎮宇的簽名,與定欣的造型有異曲同功之妙,你又記得電影中的簽名位在哪兒嗎?「鎮宇喺戲入面簽咗三次名,罷工時簽『羅文』。幫定欣個女簽名時唔可以用自己名,剩係簽個龍字。到最後終於用自己名『陳龍』簽名,但要送走自己最心愛嘅女人。其實係一個成長。」這些小彩蛋若非由編劇、導演自己親解,相信平常人看多少次也未必可以意會。但導演話:「我唔理你明唔明,總之我係放咗自己心機落去,我覺得係創作人應該要有嘅心思。」只要你講,大家就明!更會佩服原來內有乾坤!

罷工的意義大家很容易掌握,但為何無疾而終,則是一個給香港人的彩蛋。

罷工是寄語香港的彩蛋

而最後一個與其說是彩蛋,倒不如說是創作意念。相信大家看過都會記得由黃德斌發起的罷工行動,並以完成本被取消的龍舟比賽作為罷工行動,但最後似乎無疾而終,為甚麼導演會如此處理呢?或許可以再多講一點「革命行動」的結果?「我覺得係一個留白,在這個年代中,拍革命成功的話其實很假。拍革命失敗?又很灰。到底革命的狀態如何?如果大家都未有定案,我不想給假希望大家,亦唔想大家好灰咁離場,倒不如選擇留白。」電影工作者時常以反映社會現像為己任,通過電影反映出來。近年香港社會矛盾頻生,不少電影都會反映這部分,譬如《點五步》有雨傘場面、《中英街1號》以雨傘及六七暴動作對比、《明月幾時有》、《悟空傳》等被認為以戲隱喻香港情況。這些電影人的心思,大家收到了嗎?

+6
+5
+4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