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撞到正.專訪】麥芷誼曾一年冇開工 父責問「幾時先玩夠」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大家有入場觀看剛剛上映的電影《女皇撞到正》,你會發現飾演張繼聰死去女友的演員非常熟口熟面,但未必認得出她到底是誰,到片末roller在銀幕上升起的時候,或者事後睇相關資料時,至知道這個Punk Rock女孩,原來是曾在《同班同學》中演出的麥芷誼(Koyi)。鬼咩,真係成個Look都唔同,點認啫。

麥芷誼在《女皇撞到正》以Punk Rock造型亮相,不少觀眾都認不出她。(劇照)

麥芷誼近來工作不少,除了參與《女皇撞到正》拍攝外,她亦有出演港台劇《沒有牆的世界6》(2018)和《手語隨想曲6》(2018),還未計算一些微電影演出,以及初嘗參與劇本創作。但其實她曾陷入低潮時期,有近一年時間完全沒有接到演藝工作,她坦言這與自己在《同班同學》(2015)中有全裸演出不無關係,「《同班同學》喺香港嚟講的確係尺度比較大,以呢套戲做起點,我都知條路係會崎嶇啲,會比起做青春劇、靚靚女女咁出道難行少少,但畀我揀多次,我都係會揀拍《同班同學》。」

麥芷誼非常清楚香港觀眾反應兩極,一方面有人非常欣賞她的演繹和付出,但另一方面卻有人將焦點放在她的身材上,甚至覺得她想一脫成名。她指自己被人誤解的確失望:「唯有靠時間同努力、堅持去證明自己唔係咁。」雖然她沒有想過自己可以靠《同班同學》變成接約不斷、炙手可熱的新星,但她亦沒有想過會完全「冇嘢撈」。

麥芷誼坦言接拍《同班同學》時已經知自己的演藝路或比其他演員崎嶇,但沒有想過情況如此嚴峻,接近一年時間沒有接到工作。(黃國立攝)

+4
+3
+2

大學讀紡織及製衣系的麥芷誼在參與《同班同學》拍攝之前,曾經為港台劇集《DiY2K》演出,之後做過全職售貨員,起初以為自己會「做過世」,但思前想後便覺得演藝事業比較適合她,所以毅然辭職,更聽從現時經理人的意見,參與電影試鏡:「當知道自己有份拍《同班同學》,仲要係做女主角,真係好似中咗六合彩咁!我好記得當時我係喺地鐵站收到電話通知。」

由「中獎」到拍攝,再去到衝出香港出席各大影展,麥芷誼都非常高興,但她好快便意識到「出出哋事」,她說:「有一段頗長時間冇嘢做,屋企人都叫我轉行,問我『咁樣做Part-time做到幾時』、『搵份長工有大假、福利同花紅好好多』。有一次阿爸送我搭車,佢問我『你幾時先玩夠』,我係呆咗唔識答,之後諗返有唔開心、有啲介意,因為佢用咗個『玩』字,我知佢唔係有心。好彩之後簽咗新公司,開始有啲嘢做,今年都27歲,仲要係屋企大家姐,都要有啲成績畀佢哋睇,等佢哋唔好太擔心。」

麥芷誼(右)在《同班同學》中與廖子妤(左)、郭奕芯(中)合作。(劇照)

在這段低潮期,麥芷誼既做過兼職售貨員,又做過電影的服裝助理,她笑言做售貨員時就算被客人認出也不太尷尬,因為自己沒有所謂的偶像包袱:「我好記得有一對情侶好搞笑,因為佢哋入咗嚟幾次,我又唔覺得佢哋係好想買嘢,我諗緊佢哋做乜鬼時,個女仔突然講:『你係唔係做過邊套戲?』『哦,你認得我,早講啦,我驚你想偷嘢呀。』其實多數都係想同我傾下偈,都有好多人同我講加油,或者問我點解喺度,我都好大方講,我都要搵食嘅。」

麥芷誼笑指自己做兼職售貨員被認出時沒有尷尬,因為自己沒有偶像包袱。(黃國立攝)

+3
+2

其實她在心底裏給予自己一個限期,如果在上年年底前再沒有幕前演出,她便「疊埋心水」完全退出,好在彭浩翔讓她在《春嬌救志明》客串演出兼擔任服裝助理,不但使她擴展人際網絡,亦令她知道電影拍攝是如何運作:「服裝助理,可以話係執頭執尾,當時要幫演員買Bra同底褲。(幫手洗埋?)梗係要啦,唔洗好唔衛生!」主要負責跟實余文樂的她又指當時不時要幫對方整理衣領:「之前成日聽人講做演員真係好幸福,我做完服裝助理後,試過每日做十幾廿個鐘,跟住個個放工返屋企瞓,但係我就要拎啲衫去洗,我先知道『做演員好幸福』係咩意思。(洗余文樂底褲係咩感覺?)我唔使洗佢底褲啦,佢有私伙,其實啲衫都係拎去洗衣店洗,唔係我手洗。」

講到之後的工作,她就指自己沒有被《同班同學》全裸演出後的困局嚇怕,年初都拍了一套包含裸露鏡頭的電影:「當然個Focus好唔同,多咗啲內心嘢。(有冇諗過以後唔再除?)有段時間好負面會咁諗,但𠵱家唔會咁,因為咁諗就應驗咗人哋講嘅嘢,即係怕咗人哋點睇,同人哋諗我係想『一脫成名』一樣。」

化妝:Cheryle Lee
髮型:Kenji Cheng @ Leighton Aveda
服裝:MARC CAIN
場地:My Day
鳴謝:Barry @ relaxdearhk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