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專訪】導演陳小娟棄筍工投身電影:要找到方法養活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投身電影業會被視為「玩命」的一個決定,因為港產片早已走下坡,機會與待遇都不充足,將理想當飯吃,燃燒的不止是青春,還有金錢與耐性,最後可能什麼都得不到,不算「玩命」算什麼?

但總有人懷在滿腔熱誠,在驚濤駭浪中但求殺出一條血路,新進導演陳小娟以首部長篇作品《淪落人》作為實現電影夢的第一步,有黃秋生與陳果等猛人加持,就像茫茫大海中找到可靠的兩塊浮木,但她坦言夢想背後還是要面對現實:「真的要找到方法去養活自己,因為熱情是會耗盡的」。

攝影:梁碧玲

小娟說家人從沒反對她追尋電影夢,小時候的她會跟家人分享自創故事,覺得她很搞笑。

本年度亞洲電影節上周正式揭幕,陳小娟執導的《淪落人》獲選為開幕電影,這位新進導演的名字亦受到更多關注,要是上網Google她的資歷,相信會令不少人吃驚。陳小娟開展其電影夢前,是一名畢業於中文大學環球商業系的尖子,曾受聘於銀行當管理培訓生,即俗稱「MT」(Management Trainee),是一條很多人夢寐以求的高薪厚職之路。

挨過入行頭幾年,小娟現在不時有機會接拍廣告短片,或當劇集編劇,總算養活到自己。(Facebook圖片)

但對於從小便熱愛電影的陳小娟來說,找份荀工是為了報答父母多年養育之恩、改善家中經濟狀況的手段,但越做就越覺得不合心意,原來轉行並非一定要決心,更重要的是隨心:「再留下做自己不喜歡的事,如果一直發展下去,可能生活會更加安穩,更加沒可能離開,就覺得倒不如選擇自己感覺更舒服的路,對我來說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舒服一點。」

陳小娟口中的「舒服」,大家未必苛同,轉行後收入當然不如以往,加上當全職電影電視系碩士生,靠自己去承擔一切開支,就是要靠「炒散」維持生計:「開首幾年是比較困難,補習老師、售貨員、助教。剛剛轉行時同時間做好多兼職,後來有幾多機會去拍片,廣告短片、劇集編劇之類,可以養活到自己。」

「淪落人」不期然令人想起「同時天涯淪落人」,出處是白居易的《琵琶行》,但香港人更熟悉的來源是歌曲《相逢何必曾相識》的歌詞,小娟說有苦中作樂之感。

小娟說,追求理想重要,亦必需找到方法去養活自己,熱情會因現實的折磨而流逝:「連溫飽都照顧不到的時候,就會開始任何類型的工作都要接,就算沒有興趣、學不到東西,或是做不好的工作都要接,慢慢會偏離了自己的道路,最後就會失去熱情」,她語重心長地告誡各位想入行的新人,切勿 「頂爛市」:「不要太自降身價去接工作,要知道自己的能力,要堅守自己的付出是值得某個價錢,真的不要「頂爛市」,然後過兩年想要重新調高價碼,對方又會去找一些不收錢的人取代你。」

黃秋生零片酬接拍《淪落人》,小娟說他很享受跟年輕團隊一起工作。(Facebook圖片)

《淪落人》是政府「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的第三屆得獎作品,由於經費有限,所有開支都要慳得就慳,雖然港產片低迷,但勝在行內人同氣連枝,陳小娟膽粗粗以電郵聯絡影帝級黃秋生,飾演戲中傷殘人士一角,對方看罷劇本便相約見面,仲直接說到重點:「你們這些製作,都付不起人工」,答應以零片酬接拍,待電影上映後,根據票房多少分花紅。

女主角Crisel Consunji亦是在有限成本下找到的女主角,小娟說連到菲律賓找專業演員都負擔不起,輾轉之下,透過在港的菲律賓人通訊登廣告招募演員,找到有豐富演出經驗的Crisel,經過多輪面試決定起用她。

小娟希望黃秋生與Crisel Consunji可獲提名明年金像獎。

更多電影精彩場面

+6
+5
+4

《淪落人》講述半身不遂失婚男與懷有夢想的菲傭相識相知的故事,陳小娟表示當初靈感源自街上一次偶遇:「有一男一女是這樣的畫面,男士在輪椅上,一架改裝了的輪椅,一位菲律賓女生站在腳踏上面飛馳而過,我覺得這個畫面好深刻,有些好奇他們是什麼關係,覺得有點不舒服,又覺得有點美麗。」

相信不少人對外傭或其他小數眾群都會「有點不舒服」,小娟指電影並非為外傭或傷殘人士去發聲,只希望大家看過電影後,能以新角度去看待擦身而過的陌生人:「希望大家覺得,原來他們跟我一樣都是人,大家都可以很公平,那就好了。」

場地鳴謝:Eaton HK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