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之華】岩井俊二專訪 導編剪一腳踢圓《情書》未了遺憾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視覺中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好,之華》是日本導演岩井俊二的第一部華語電影,由陳可辛監製,周迅、秦昊主演。這是一個關於有情人錯過30年再相遇的故事,上映之前,就已經獲得2018年三項金馬獎提名,被稱為2018年度最後一部值得期待的電影。

編輯:張銳嘉(一条)

1995年,岩井俊二拍攝的《情書》,成為初戀純愛片的經典。時隔23年,再一次拍攝有關信件傳情的故事,他想藉此彌補當年的一些遺憾。

我問生命,要些答案;可是生命,沒有聽見一般…沒有回音,是生命的常態。
《你好,之華》主題曲《樣子》——周迅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專訪▼

《你好,之華》A Story of Time

自述:岩井俊二

我的媽媽在中國大連出生,所以我對中國一直有種特別的情感。這次,我回到母親的出生地,拍攝了我的第一部華語片,《你好,之華》。

《你好,之華》講了一個關於錯過和再相遇的故事。周迅飾演的女主角之華,替剛去世​​的姐姐之南參加了30週年的初中同學會,卻意外邂逅了中學時期愛慕的男同學——秦昊飾演的尹川。

之華(周迅飾)與尹川(奏昊飾)在30週年的同學會上相遇(一条提供)

尹川喜歡了之南30年,卻始終沒能在一起,而之華現在也已有了幸福的家庭。尹川和之華機緣巧合下開始互通書信。三個人學生時代的故事,通過書信的展現逐漸清晰。

電影最大的看點就是之華的戀情了。之華比姐姐更早遇到尹川,初中時就喜歡他,但尹川卻喜歡上姐姐之南。因為年少的嫉妒,之華把尹川寫給姐姐的情書都藏了起來,卻被尹川發現了…

▼《你好,之華》精彩預告▼

雖然後來大學時兩人重逢,但卻已為時太晚。後來的之華,與別人相戀、結婚、生子,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卻在重逢尹川後,又情不自禁地想接近他,以姐姐的名義與他通信……錯過真是讓人回憶過去的最大契機啊!電影裡有一段關於人生的解讀:

我們每一個人,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走在自己獨特的人生道路上。也許有的人能實現夢想,也許有的人不能。人生有艱難的時候,也有痛苦的時候…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

之華(周迅飾)與尹川(奏昊飾)事隔多年重逢,卻為時已晚。(《你好,之華》劇照)

這段話既是之南中學畢業典禮上的發言,又是尹川為之南寫的小說的結尾,亦是尹川給之華的回信。我覺得我們現實中的人生也與電影裡的一樣,人生中的每一件事都是一個奇蹟。

眼前的幸福可能會招來悲劇,悲劇反過來又會帶來幸福,然後又變回平凡的日常。這些事情循環往復,喜怒哀樂才是人生。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

▼岩井俊二1995年電影《情書》片段▼

《情書》女主角在雪地裡感受雪緩緩落下的經典一幕(《情書》片段@一条提供)

其實早在1995年,我就拍攝了一部關於通信的電影《情書》。每當我拍攝新作品時,都喜歡回顧從前,會把之前作品中沒有實現的想法延續到後來的作品中,彌補之前的遺憾。時隔23年,可以說《你好,之華》是對《情書》的一種延續。比如這次以葬禮開篇,也是延續了《情書》中女主角在雪地裡參加丈夫三週年祭日的開篇。

《情書》中象徵逝去的蜻蜓(《情書》劇照截圖)

《情書》裡,女主角在雪地裡撿到一隻死去的蜻蜓;《你好,之華》中,之南的孩子在路邊撿到一隻死去的小鳥。《你好,之華》延續了《情書》的唯美和青春,卻比《情書》更溫暖明亮。之華在媽媽家給尹川寫信的那個場景,我讓整個片場充滿了光。以姐姐名義寫信的之華,沐浴在陽光下寫道:

你好尹川,還記得我妹妹袁之華嗎?她不太引人注意,如果你已經忘了也不奇怪。
《你好.之華》——之華給尹川的信
周迅寫信的一幕,岩井俊二特地令房間充滿了光(《你好,之華》片段@一条提供)

這一刻,我覺得有一種時光帶來的釋懷感。希望觀眾看完這個影片時,會覺得很暖心,很幸福。

《你好,之華》的拍攝故事

1995年拍《情書》的時候,寫信仍然是一個人們常見的溝通方式,但現在都沒人用信溝通了。因此,現在再拍攝關於信的影片,構思和心境都不一樣了。

導演岩井俊二對書信往來有一種浪漫的執念(《你好,之華》劇照)

在來中國拍攝這部電影之前,我很少離開日本,最多就是去夏威夷度假,平時能見到中國人的機會估計只有在橫濱的中華街了。這次,我結識了很多來自中國、優秀的電影工作者和演員。和大家這樣邂逅,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最初我把劇本發給陳可辛導演的時候,他說讓他想起當年在香港看《情書》時的心境。後來我們一起斟酌劇情,一起解決劇情中因為中日文化差異帶來的問題。影片的名字定為《你好,之華》,也是陳可辛導演的提議。

岩井俊二、周迅、陳可辛拍摄宣傳海報情況(一条提供)

周迅看到劇本後也是一拍即合,在片場我們經常用微信交流,她發給我中文,我用微信翻譯理解了意思,再用日語回覆她,挺有趣的。真懷念大家一起拍戲的那段時光啊!

在MV裡,周迅向空無一人的觀眾席輕聲唱起:「我問生命,給些感嘆;我問生命,要些答案;可是生命,沒有聽見一般…沒有回音,是生命的常態」印象最深的,還是我們三個人一起拍攝電影主題曲《樣子》的MV。周迅穿著一身藍綠色長裙,從中學演講台後面走上來,我在旁邊彈鋼琴,陳可辛演奏吉他。這首主題歌,曲是我寫的,詞是音樂人吳青峰填的,正好道出了人生無常的感嘆,也是電影裡我想表現的東西。

《情書》的鋼琴配樂老師中村由利子(左)岩井俊二(右)(電影宣傳照@微博)

片子裡的10首配樂都是我自己寫的,我還特意邀請了《情書》的鋼琴配樂老師中村由利子,來進行鋼琴彈奏。她是影響我音樂生涯的老師,當初寫《情書》劇本的時候,我耳畔一直會想起她創作的音樂,可以說是靈感之源。除了作曲,《你好,之華》裡我還同時擔任了編劇、導演和剪輯,每個崗位都有每個崗位的難處。

創作一個故事並展示其有趣的地方,難;怎樣把想好的故事用電影呈現出來,也很難。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

到現在為止,我拍攝的都是自己的劇本。因為我了解自己寫的劇本,會很清楚對每個角色、演員應該有怎樣的期待。但如果導別人寫的劇本呢,又要以怎樣的基準來判斷?所以我很想嘗試導一部別人寫的劇本,和演員、主創們一起討論對劇本的理解。

▼按圖看更多《你好,之華》劇照及拍攝花絮▼

+11
+10
+9

永不結束的青春

青春期是我創作的最大源泉。在那之前,我就是只對甲蟲、怪獸、奧特曼感興趣的普通孩子,但那時候內心總是充滿著莫名其妙的熱情。到20多歲進入社會,不確定的事情越來越多。到現在我還堅信,只要回憶起人生的前18年,我就能完成一個作品。這可能也是我創作中青春片居多的原因吧!

岩井俊二為《你好,之華》主題曲《樣子》演奏鋼琴(一条提供)

上大學後的前兩週,我內心充斥着可以獨自一人的喜悅,完全不感到寂寞,不知道這麼高興的事情在我一生中還能有幾件。那時候我一無所有,所以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但也正因為從零開始,才什麼都可以做,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

在《夢之花嫁》的創作過程中,我花了很多時間散步,邊散步邊冥想,去尋找自己的內心世界。至於《情書》裡回憶的那段,是我聽著我學生時代一直聽的音樂,不斷回想14歲寫成的。追尋到更早,《煙花》還有大學時代的作品,都是從14歲的記憶中撈出來的。

《煙花》(左)/《夢之花嫁》(右)(劇照)

今年我55歲了,我記得20年前總是會想:「啊,我上歲紀了」、「青春結束了」,可現在回頭一看,20年後,生活並沒結束啊。既然如此,當初就應該做些更瘋狂的事情,並且把每件事做好。也請大家一定要將「青春還沒完結」這個想法保持下去。拍電影是件非常開心的事,辛苦是難免的,可做什麼不辛苦啊?至少可以活在當下,下次不一定再有機會了。所以每次拍新的作品,我都當作是最後一部來拍,把每件事情做好。

岩井俊二為《你好,之華》的電影海報拍攝花絮(微博)

我最討厭別人說「我好期待你的下一部作品。」這就像有人說期待你的下一次人生,可人生只有一次啊,下一次的人生不那麼容易到來的。有人說要著眼於未來,但我覺得人生的焦點應該放在當下。
《你好,之華》導演——岩井俊二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