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絲.影評】姜皓文演變性人略刻板 袁富華戲份少卻搶盡風頭

最後更新日期:

號稱是香港版《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的《翠絲》,故事描述50多歲中年男子佟大雄(姜皓文飾),結婚多年兒女雙全,事業小有成績,表面上看來幸福美滿,但他卻一直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獨自在辦公室閣樓裡的時候,他會換上整套性感的女性內衣,攬鏡自照……在內心裡,他是一個女人。

一個藏在「美滿」下的暗湧,一觸即發。(《翠絲》劇照)

隨著少年時期暗戀對象阿正驟逝,他的同性配偶(黃河 飾)帶著骨灰回到香港,以及與昔日老友、粵曲名票乾旦打鈴哥的重逢,埋藏在佟大雄心中的渴望,也終於爆發...…

扮演打鈴哥的袁富華無疑是最大看點。他在片中第一次出場,穿著一襲長衫站在小小的票友舞台上,捏著蘭花指,目光流轉嫵媚生波,不用多說一句話,打鈴哥「本是女嬌娥,偏生作男兒漢」的靈魂就活了起來,瞬間奪走了我的心。如果我是評審,不管我有多少票,都會投給他。他就是我心目中今年的最佳男配角。

飾演打鈴哥的袁富華亦非常搶鏡,動靜、容顏也是形神俱似(《翠絲》劇照)

儘管袁富華的戲份不多,卻搶足了風頭,每一次出場都像是為整場戲撒上了金粉。他(還是該用她?)的表演最動人之處,在於他渾身是戲而不作戲。你只覺得他的一舉手一投足,一顰一笑都是真的,就是一個嬌俏的老阿姨活生生在你面前,你很自然地跟著她笑,跟著她哭,想給她一個溫暖的抱抱,想為她擦眼淚,想對她說︰「你辛苦了,在男人的身體裡住了這麼久,很難受吧...」

可惜不知道是刻意為之,或是技術上的限制,在眾人為打鈴哥換上女裝的重頭戲中,打鈴哥睜開眼睛看到自己完妝的感人瞬間,卻被剪得支離破碎,並且配上了過多的音樂與慢動作,削弱了他表演的力道。其實這麼好的演員,真的不必使用過多技巧烘托他,也許就是一個乾淨單純的長鏡頭,真實捕捉他的當下的情緒,反而返璞歸真,效果最好。

(《翠絲》劇照)

去年的金馬影后惠英紅則扮演男主角的妻子,在道德與生理上都有雙重潔癖,加上又是粵曲界知名票友(那襲月白色亮片長衫真美),明知丈夫「不對勁」卻又不願也不敢面對,明明內心的複雜情緒一觸即發,她只能掩耳盜鈴苦苦壓抑,最後終於崩潰。惠英紅恰如其分演出了一個愛面子又逃避現實的典型中產師奶,可惜劇本並未給予這個角色完整的心理轉折過程,多少限制了她的表現空間。

▼《翠絲》號稱是香港版《丹麥女孩》,點圖欣賞更多精彩劇照▼

+5
+4
+3

至於電影本身,只能說立意良好,但導演過於貪心,將同性戀與異裝癖、性別錯置等多個議題混為一談,結果每個面向都只能蜻蜓點水,反而對於男主角佟大雄的心理歷程缺乏深入細膩的描寫,整個角色顯得平面而刻板。

(《翠絲》劇照)

例如片中有一場戲是佟大雄經過商場櫥窗,看到精緻的蕾絲粉紅色性感內衣,忍不住停下腳步,結果下一場戲就是他在閣樓裡,從購物袋裡拿出胸罩內褲來試穿。但真正精彩的地方在於一個男人如何面對售貨小姐的眼光,閃閃躲躲又難掩欣喜地去買下那一套內衣的糾結過程啊。

他可能站在櫃檯前,用手摸了又摸,拿起來在臉頰上來回揉捏,一時間竟忘了自己是個男人,而售貨小姐可能用鄙夷的眼光看他,也可能掩著嘴偷偷笑他...…

可以發揮的空間太大了,我也絕對相信姜皓文有能力處理好複雜的心理變化,但劇本一而再、再而三錯失機會,加上導演企圖心過大,卻沒有適當取捨的能力,敘事節奏混亂,終究失去了將佟大雄推上香港版《 丹麥女孩》,成為影史經典人物的大好機會。

最後提一下片中的「台灣代表」黃河。我其實不明白黃河為什麼會把這個同性戀角色演得如此膚淺,這種浮誇而刻板的表演方式,我以為只有在80年代的爆米花喜劇片中才會見到,今日應該已經絕種了吧。萬萬沒想到,竟然在一個新生代小生的身上又再度重現了,簡直有種時空錯置的混亂感。

另一方面,黃河會變成大敗筆,同樣與劇本脫離不了關係。這個角色的自大、傲慢與喋喋不休(我在觀影過程中曾有過數次衝動想把他從瀑布邊推下去...),甚至被同業形容為「另一種形式的護家盟」,幾乎沒有停過的居高臨下與說教,從反面來說,又何嘗不是另一種性別霸權?

【本文獲「家有囍事工作室」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