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野仙師.影評】三十年足不出戶 熊谷守一:要再活多久也願意

最後更新日期:

熊谷守一是日本當代藝術家。他三十年內足不出戶,家裏庭園的一花一木就是他生活的一切。別人眼中極乏味的生活,對於熊谷守一,卻是寧靜的享受。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星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電影一開始的場景是美術館,看畫的人不禁以為熊谷守一那幅年糕畫作,是小朋友的作品。熊谷守一的畫風簡單樸素,他的人生亦然。他一輩子本着甘於平淡的態度,過着隨遇而安的生活,憑純真善良的心,欣賞及珍惜自然萬物的奧妙。

《綠野仙師》已在近日上映。(電影劇照)

熊谷守一是日本殿堂級藝術家,電影以故事形式描述他生活上的日常,只要深思細嚼,也能悟出人生哲理。熊谷守一九十四歲,過着像仙人般的生活,堪稱世上最不孤獨的老人。他三十年足不出戶,享受在庭園內一個人的時光,每天欣賞花草樹木,在池塘觀賞魚兒,靜觀昆蟲動態,趴在石頭上觀看螞蟻,足已讓他樂透整天。有天他發現了,原來螞蟻起步會先用第二隻腳,這是一般人不會留意的事。在庭園內不會讓他感到嫌悶,反則絡繹不絕的鄰居和訪客,更擾他與生物的清靜。庭園的一草一木,是熊谷守一生命的一切,眾人不能理解這麼沈悶乏味的生活是怎樣熬過,但對他來說,卻是極大的享受。

有一天,一位從信州遠道而來的旅館老闆,帶來一塊名貴檜木,請求熊谷大師為他的旅館招牌上揮毫,可是熊谷守一並沒有在木上寫上旅館名稱,只寫上「無一物」三字。對於老闆來說,得到熊谷大師揮筆的招牌必定會客似雲來,是賺大錢的功具;對於熊谷守一來說,若用他的字畫來賣錢,必定享有榮華富貴的生活,但他不嚮往這種生活,甚至連國家想頒他一個榮譽勳章,他也因為怕再招來更多客人和不喜歡穿上西裝而拒絕了。所謂的名譽,對他來說,也只不過是浮雲。

熊谷大師憑藉自己字畫也能衣食無憂,但他選擇了平靜安然的生活。(電影劇照)

佛教中的「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正正在熊谷大師身上體現出來。所謂「塵埃」,是人心中的種種雜念。人之所以有那麼多煩惱,也是自己惹出來的,熊谷守一這種脫俗不沾世俗塵囂的境界,值得讓人反思自己。人生裏頭,究竟忙着追求什麼?拼了命追追趕趕,結果並沒有真正享受生命。生於現代社會,我們都為勢所迫,該好好反省生命的價值和意義,追命逐利,到頭來你又得到了多少?失去了多少?屬於你生命的一切,又是什麼呢?生命裏頭,太多自招的無形煩惱,何必庸人自擾呢?凡事都有很多面去看,怎樣看又如何?不同的看法產生不同的結果,最重要是,你本人怎樣去看。生命精彩與否,不在乎生活上的形態,在乎的是個人的心態。

去年辭世的日本女演員樹木希林(一)(電影劇照)

秀子是熊谷守一的太太。有一晚,他與秀子在玩棋子時,他問太太:「如果能讓你重新活一次,你會選擇怎樣的人生?」秀子說:「寧願不要再活了,人生太累了。」熊谷守一卻說:「要我再活多久也願意,我很享受現在的人生。」他一點也沒有厭倦他的人生,換轉是其他人,過這般的生活,待在庭園一天也已經受不了,甚至身體狀況和走路能力都不如前,但他仍充滿活下去的動力。我們常常埋怨生活,看到熊谷守一對於生命的熱愛,讓我們不禁反省自己,生命不應浪費時間來埋怨生活,該好好享受眼前擁有的美好。

撰文:Fiona Cinderella

一名熱愛文字的80後,喜歡研究哲學,興趣是寫作、繪畫、攝影和彈鋼琴。希望寫出感動人心的文字,以心寫心,以生命影響生命。那怕力量是多麼的微弱,用文字照亮他人的路,是我熱愛寫作的理由。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綠野仙師》— 一生何求?生命精彩與否,不在乎生活上的形態,在乎的是個人的心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立刻Like!讚好《01撐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