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影評】黃秋生演技返璞歸真 戲中與外傭「越軌」?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香港電影巿場的題材開始多樣化,也許香港觀眾對愛情和警匪等一式一樣的速食式商業類型電影已經看膩了,因此本土創作題材近年多了些大城市小人物的故事。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無論是前年的《一念無明》、《黃金花》,甚至是今年的《非同凡響》,故事都聚焦在生活中的你和我,所打動觀眾的是你和我都曾經歷過的事與物,引起觀眾共鳴的是故事與人生緊密的連繫。

是次筆者於優先場觀影的《淪落人》正正是現實生活中活生生的真實故事。但故事卻令人眼前一亮,因故事不只是一個簡單稀鬆平常的菲傭與僱主間的故事,而是一個充滿愛與善意的故事。兩人超愈賓主關係的真摰情感固然拍得笑中有淚、細膩窩心,但同是天涯淪落人卻從愛的相處中找回生命的價值。

沒有豐厚的製作成本、沒有明星陣容的卡司、沒有變換不斷的場景,自編自導的陳小娟卻成功以一主一賓的微妙關係中的轉變,和一點一滴的真誠相處觸動觀眾。

自編自導的陳小娟卻成功以一賓一主的微妙關係中的轉變,和一點一滴的真誠相處觸動觀眾。(作者提供)

同是天涯淪落人的地盤工人昌榮(黃秋生飾)和離鄉別井的外傭Crisel Consunji都因命運與際遇的玩弄而同一屋簷下,卻因朝夕相處和愛的照顧與被照顧而惺惺相惜,發展「越軌」的真摯情感。

《淪落人》的精彩不是兩人主賓關係的起承轉合,也不是兩人之間有笑有淚的相互動相處,而是兩位相似失意經歷的淪落人如何回應生命和人生路上中的困難阻撓。

因朝夕相處和愛的照顧與被照顧而惺惺相惜,發展「越軌」的真摯情感。(作者提供)

兩人由自暴自棄、自我放棄、自我設限、消極面對轉變成接納不幸、發掘生命中的美好與無限可能性。電影着墨的就是活着的意義,而活着的意義就在於活着時要有盼望,有盼望我們才會勇敢地創造自己獨一無二的經歷,創造沒有界限的結果。

我們常常因為命運的作弄、不幸的經歷而自我否定和自我設限,忘卻了生活無限可能的美好與可能性。導演陳小娟正好透過昌榮與外傭的經歷,以及賓主關係的轉變來向觀眾談及生活美好的一面,帶出在充滿負能量的現實生活中,與其聚焦自己的不平凡與創傷,何不從負面中找出美善和堅毅的積極面?

也許我們生而平凡,但我們可以活得不凡,只要我們相信生命中一切皆有可能,《淪落人》絕對是今年或明年不能錯過的美好作品。

內容提供:MattGor講戲

作者Facebook專頁:MattGor講戲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淪落人》點評:超越賓主關係的真摰情感」​】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