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鹹片時代(1)】蜜桃天使伊波拉之本片一年內決不出錄影帶

撰文:劉健華
出版:更新:

每個年代都有鹹片。但何謂鹹片?你覺得女教師情挑四眼學生哥是鹹片,我覺得女間諜情挑電眼梁朝偉是鹹片,他覺得女藝術家細心檢查大衛像是鹹片。鹹與不鹹,在乎觀點與角度,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睇鹹片經歷,見證的不只是每個胸部,是每個年代的生活態度。

一代女神李麗珍全裸拍寫真及三級片震撼全港,也是鹹濕仔們茶餘飯後的話題。李麗珍96年短暫退出娛樂圈後,98年憑《千言萬語》贏得台灣金馬獎。(網上圖片)

睇鹹片是每個孩子的成人禮。18歲,拿了成人身分證(已忘了如何拿到的),慶祝方法是去戲院睇鹹片。

日本最後一間錄影機生產商,也在今年七月宣布停產,「睇鹹帶」已正式成為歷史。

18歲也未看過鹹片?怎可能。根據維基大神,錄影帶於1976年已開發成功,八十年代,幾乎人人家中都有錄影機,「租帶」基本上是每個家庭的指定活動,又不知為何同學總有辦法,像《叮噹》的牙擦仔一樣,從「表哥」或外國一個親戚處得到一餅像研究解剖學專用的四級帶,而大家竟是一邊吃着薯片一邊「研究」,就像古代少年會偷看《金瓶梅》,時代,從來阻止不了鹹濕仔看鹹濕片。

「攞」命哥羅「form」

為慶祝18歲,同學們決定一起去看鹹片,不是到某某家中看,是一起入戲院看,一起大搖大擺大模斯樣入戲院看,剛巧那時候戲院正要上映一套叫《攞命哥羅芳》的三級片,女主角是吳妙儀,又或者是誰都不重要;當時,一班當紅女星輪住拍三級片,李麗珍、翁虹、葉玉卿、邱淑貞,還有女神徐若瑄,「蜜桃XX」、「XX天使」、「XX羔羊」一聽就知是三級片,還有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重點:本片一年內決不出錄影帶。

當時大家都雄心壯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睇過三級片可宣布「大個仔」,要壯聲勢當然要找多個伴,但又不宜大大聲呼籲參與,身為發起人的某L君決定效法古代革命精神,弄了一張表格,寫着「xx月xx日到xxxx一齊攞form」,阿Sir看了還以為大家終於看破塵世間的誘惑,一起為考試攞張form,其實「攞」的是哥羅「芳」,在一輪眉來眼去細聲講大聲笑,竟成功湊得十數人,浩浩蕩蕩一起「攞form」。

1993年《蜜桃成熟時》上映前的報紙廣告,當時人人租帶,為吸引觀眾入場,廣告要寫明「本片一年內決不出錄影帶」(左下角),現在的電影,三個星期後千尋便有得睇,三個月後便會出碟了。(講‧鏟‧片www.hkfilmblog.com圖片)
《蜜桃成熟時》象徵着港產三級片的黃金時代,當然錄影帶已經絕版,就連VCD也絕無僅有。(網上圖片)
《攞命哥羅芳》是香港九十年代三級電影風潮下的產物,男主角是連偉健(右),角色叫……不記得了,總之是個變態佬。(電影截圖)
落選港姐出身的吳妙儀是當年其中一個走向三級片之路的女星,可惜露點演出並沒有為她帶來更多機會,娛樂圈就是如此殘酷,唉。(電影截圖)

伊波拉呀!唔係狄波拉呀!

《攞命哥羅芳》是套不合格的鹹片。劇情不知所云都算,床戲又點到即止,相反,《伊波拉病毒》成了友儕間一致公認九十年代最出色的鹹片。深刻的不是戲中僅有的鹹濕場面,是黃秋生歇斯底里的演出配以歇斯底里的對白,「恰X我呀?!」「伊波拉呀!伊波拉呀!唔係狄波拉呀!」當真是後無來者,也是我們三五知己食飯打邊爐必要重看的電影。「啲白雞就當我係黑人,黑雞就當我係白人!」伊波拉狂魔秋生在戲中因得不到認同而瘋狂,那是1996年,香港人最徬徨的一年。

《伊波拉病毒》不會有機會在電視播出,性愛場面暫且可以cut走,但粗口對白太多,根本冇得cut。(網上圖片)
因在港殺人潛逃到南非,在一間餐館工作,後殺了餐館老闆羅莽,製成「非洲叉燒包」(那塊肉是豬肉)……(網上圖片)
陳妙瑛戲中飾演秋生的前女友,最後也染了伊波拉病毒而死,戲份比羅莽更少。(網上圖片)
「伊波拉呀!唔係狄波拉呀!」秋生回港後才發現自己身染伊波拉,他即發難與警察對峙,最後難逃劫數。(網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