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女俠1984·影評】劇情拖沓考觀眾耐性 最大致命傷係錯重點

撰文:陳穎思
出版:更新:

經歷過N次改期,香港觀眾於上星期終於可以入場欣賞DC漫畫超級英雄電影《神奇女俠1984》(Wonder Woman),上一集憑著女主角姬嘉鐸(Gal Gadot)的神級美貌,就算劇情與製作都不算太標青,仍收穫不俗口碑及票房大收。
來到續集,當新鮮感退去後才見真章,可是今集的故事明顯乏力,花太多篇幅去塑造奸角,反之觀眾最想看的,卻又到喉唔到肺,兩個半小時要捱住過。

神奇女俠跟Steve Trevor在戲中的相處時間不多,感覺似Steve Trevor又要死多次。(劇照)

以下內容涉及劇透,請斟酌閱讀

電影開首是年幼的神奇女俠與一眾阿馬遜女戰士參加競技賽,她因為使用捷徑而被取消資格,師父Antiope告誡她謊言不可靠,唯有真相是永恆不破,這一段戲花上十分鐘,雖然動作場面尚算精彩,迷你神奇女俠又相當可愛,但原來用如此大篇幅就為了帶出一句中心思想,觀眾應該會比較想知神奇女俠在上集至今集中間的幾十年間發生了什麼事。

這套黃金甲比電影中所說的廢得多,但的確有其存在意義。(劇照)

然後回到電影的80年代背景,神奇女俠現居華盛頓,在博物館組織任職人類學家,部份觀眾可能邊看邊回想上集講到哪裡,她如何不老地以同一身份活了幾十年,這些都沒有交代。雖然劇情設定她是「秘密地」以神奇女俠的身份去維持社會秩序,但她出動時無遮無掩,仲要華麗地登場,最多Chok個靚樣叫人保守秘密,實在說服不了觀眾她是如何低調。

呢一幕又係睇到R頭,明明要去拯救世界,但又不忘浪漫下睇煙花。(劇照)

相比之下,兩大奸角「豹女」與商人Maxwell Lord的角色鋪排卻顯得更完整,前者本來是個相貌平庸又無自信的高學歷女子,後者是個口才了得的Social怪騙子,Maxwell Lord仲有跟兒子的一段親情線,電影中段花了大篇幅去讓觀眾去了解這兩個反派,但卻令人看得不耐煩。

睇落童年版的神奇女俠身手比成年版的更好。(劇照)

反而神奇女俠跟死去的愛人Steve Trevor重聚的過程卻兒戲之極,劇情設定神奇女俠向「許願石」許願後,愛人就出現在她面前,不過Steve Trevor竟然是借他人的肉體回歸,仲侵占肉體主人的寓所,肆無忌憚地穿他人的衣服,最吊詭的是神奇女俠明知這副肉體是另一個人仍照單全收,仲唔介意親密纏綿,難怪外國有人話某程度上肉體主人其實被強姦。

完全理解唔到一個靚女想變成人豹合一的怪物。(劇照)

「許願石」是全片邪惡軸心,向它所許的願望必會實現,但條件是會失去許願者最重要的東西,聽落其實都算有趣,但以此作一套超級英雄電影的支幹,未免太過兒戲,Maxwell Lord藉著它去控制全世界,看到尾都說服不了觀眾,更荒謬的是豹女明明只想變靚、變強大,有仔溝有老友就開心,最後無稽地變成人唔似人、鬼唔似鬼的人豹合一,相信佢一照鏡就想收回願望。

若果我許願有5億身家,打死都唔肯收回願望。(劇照)

「真相是永恆不破」,要終止Maxwell Lord征服世界的狼子野心,神奇女俠除了要放棄跟愛人團聚,靠把口講幾句說話就解決,看到最後的感覺是大費周章搞了一場無甚意義的大龍鳳。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