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打喪屍】西環山道拍喪屍大場面 記者做臨記浴血追人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農曆新年曾上映《生化危機》第6集,有喪屍千軍萬馬來賀歲。不用羨慕荷李活,香港今年都會有自己的喪屍電影。早前香港01記者有幸參加港產喪屍片《今晚打喪屍》拍攝,小記有幸加入補拍群屍亂舞戲分,當一日臨記。放下《演員的自我修養》,小記不睡兩天,臨危使出方法演技,只求不要在屍群中過於顯眼,亂了人家的日程。

等我變身先

來到位於西環山道的現場,做好資料登記(平日必須同時簽保密協議,不許洩露拍攝過程,這次是事先溝通好的特例),小記才察覺自己粗心大意:「對啊,喪屍要塗血漿⋯⋯」穿了不能弄髒的鞋和衣服,戰戰兢兢去問在場的服裝部能否換下來,結果衣物是有,鞋卻需自備,只好在被淋血漿時小心點,勞煩劇組人員避開腿部位置,不用賠了雙鞋……

換好衣服就乖乖排隊等化妝。

領到自己的戲服,男的幾個人同時在帳篷內換,女的就到公園的廁所更衣。整裝完畢就排隊化妝,眼見「同僚們」早已進入喪屍狀態,小記也有樣學樣扮頹廢。上妝在公園露天進行,有幾張臨時搭起的梳妝枱,化妝師們要為上百位臨記變身,手沒停過。準備工作持續到晚上,輪到自己時天已入黑。

喪屍有分等級,影響妝容設計和血量多寡。

飯盒的浪漫

要入戲,當然要發揮喪屍的最大本能——吃。當日的伙食十分不錯,先是開工前抽到一盒涼瓜火腩飯(另有燒味飯選項)做晚餐,午夜時分再來麥記包點做宵夜。因為拍的是街景,也沒辦法要求可以好好坐着吃。一群滿臉血的屍人個個手上拿着飯盒,在公園的各個角落和路邊的石壆開餐,有種街坊式的野性。

各位觀眾!涼瓜火腩飯!

在護欄排排坐食飯盒,別有一番滋味。

一人有一個故事

等待的時間比真正拍攝長很多,正式埋位前大家都在聊天,等場務發號施令。趁着這時間跟真正的臨演搭了話,原來大部分人來自兩間Agent公司,當中不少人都有演戲以外的正職。有人日間是地產經紀,做臨記不為兩餐、只為好玩。有人絶口不提自己背景,用老練的聲調訴說生活不容易。也有人是導演的友人,單純仗義相助。

場務會教喪屍站在哪、跑的路線丶攻擊的方向等,剩下的就由大家自行發揮,所以鏡頭前都是真.演技。看到年紀較大的演員享受拍攝,跟熟悉的老臉孔研究表現的方法,甚至在路人經過的時候擺鬼臉,深深感受到寓工作於娛樂的重要性。

有專人負責上血漿,拍一段時間要回來「補血」。

午夜狂奔

有份參與的8小時入面,喪屍群不斷在斜坡跑上跑下,為的只是短短幾個遠鏡。除了喪屍,戲中角色之一灰熊(港甲球員蘇偉泉)是今次被追逐的主角,作為喪屍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是眼看手勿動,要圍在主角一定距離以外。圍圈也講學問,經過十幾二十次嘗試和定位,才做到導演想要的效果。

當場務說「攻擊!」時,有喪屍仍忍不住偷摸了主角灰熊……

由於場地近民居,雖然已申請拍攝,但夜了還是要收細聲量,免被投訴。

喪屍要跑,但速度又不可以太快。

拍着拍着,下起雨來。寒意撲面而來,對於服裝單薄的喪屍們,難度系數再增加,「冷得我騰騰震」,情願跑跑熱身好過站着等。幸好這種情況沒維持太久,很快便拍完該場戲(大約凌晨一點)。「同僚們」快速換回便服,拿了宵夜,分成兩批到工頭那兒領錢。回頭見收拾好的劇組,包括編導和幾位被選中臨記,又坐上了車前往下一個拍攝地點⋯⋯

喪屍唔易做,到《今晚打喪屍》上映時,請帶同親朋戚友去欣賞小記以及一眾臨演的勞動成果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