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殭清道夫‧影評】老土與現代連結的一種嘗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對殭屍總有種情意結,由以前林正英的殭屍先生系列,到亞視招牌電視劇《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以至前幾年麥浚龍執導的《殭屍》,都引起影迷關注,成功制造熱潮。殭屍可說是比亞視更永恆的題材,今次《救殭清道夫》打着殭屍、本土電影的旗號,自然能吸引一眾香港觀眾入場欣賞。

《救殭清道夫》雲集了不少出色的綠葉。(《救殭清道夫》劇照)

《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絕對是一代人的經典。

對比起喪屍,殭屍在香港大概更貼地些,尤其對8、90後甚至更老一輩的香港人,總會看過幾套以殭屍為題材的電影。而這些殭屍電影,內容亦非只局限在驚悚電影中,恐怖固然有,但同時亦不乏走溫情、搞笑路線。電視劇《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揉合各種路線及題材,成功打破固有殭屍片框架,吸引年青人眼球,故基本上不論男女老幼,或多或少都會接觸過殭屍電影,情意結由此種下。近幾年外國喪屍片大行其道,《生化危機》系列固然為其中表表者,上年連韓國電影亦分一杯羹,《屍殺列車》獲得空前的成功,使香港人都記下了韓國喪屍電影的精彩。然而,本地殭屍卻局限了其「跳跳跳」的動作,與用道士符對抗的刻板印象上。《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與《殭屍》曾一度跳出了這個框框,但總體來說,提起中國殭屍,一般人仍是會想起「跳跳跳」的傳統形象。

若然BabyJohn與錢小豪之間的師徒情感鋪排得更多更深,效果或者會更好。(《救殭清道夫》劇照)

正當大家都預期未來的港產電影會打破殭屍的固有形象,《救殭清道夫》就大賣傳統、向經典致敬,反其道而行。電影把傳統中國殭屍結合現代愛情故事的元素,構思不俗,舊酒新瓶總能帶給人新鮮感。可惜故事上有點散亂,枝節位太多而不夠深入,BabyJohn與錢小豪的師徒情、與嫲嫲、父母的親情,雖能感受到導演、編劇花了一定心機,想深刻地刻劃之間情感,惟以一套94分鐘的戲來說,集中刻劃一、兩點反而更好,如果BabyJohn與錢小豪的情感鋪排可以描繪得更深一點,呈現的效果或會更完整,只用錢小豪的愧疚與短時間的訓練,從而企圖表達出兩人發展了深厚的師徒情,確實牽強。

全戲花了最多筆墨的愛情線是當中最能奪取觀眾眼淚的情節。(《救殭清道夫》劇照)

亦因如此,全戲花了最多筆墨的愛情線是當中最能奪取觀眾眼淚的情節。林明禎甜美的外表,與可憐的故事背景固然是一大加分位。但更重要的是戲中用了相當的時間、與合理的情節去鋪排這段感情,才會使表達上不會矯揉造作,達到理想的效果。

電影以處理殭屍的部門V.C.D.(Vampire Cleanup Department)隱身於食環處之下,來引出整個故事的背景與架構,設計令人驚喜,把看似奇幻的元素與觀眾的距離拉近,同時將老土的中國式故事與現代愛情故事連結與融合。大體而言,題材吸引之餘,整體故事節奏明快,沒有太多的悶場,兩位新導演趙善恆及甄栢榮,或演員們雖有不少要改善的地方,但都值得觀眾入場一看,始終港產片及新晉導演最需要是大家的支持和給予機會,才會不斷進步!

港產殭屍電影,也許只剩錢小豪一個御用皇牌演員。(《救殭清道夫》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