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改戲名有幾難?一套戲要諗50個:決定權在偉大的片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司馬丁在安樂影片工作12年,主要做文字的工作,「出來行走江湖,都係『氹氹氹氹』,令人feel good。」(佘漢姬攝)

最近有套戲叫《外星異煞》……唔係,《外星生物》……唔係,《外星生命》先啱,轉個頭可能又唔記得。電影中文戲名真係好緊要,尤其是西片,一個好的戲名隨時能改變電影的命運,當你根本不記得它叫《天煞異降》還是《天降異煞》還是《異煞天降》,這套戲還能令人留下深刻印象嗎?

《天煞異降》這戲名特別之處,是你好易記錯做《天降異煞》。

要幫一套戲改戲名,先看完套戲是常識吧。「有時有,有時冇啦,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在安樂電影工作12年的司馬丁,和他有點文青的外表相反,說話有點「kai」,也愛打比喻,改戲名除了要懂中文,還要像司馬丁一樣,有點kai,有點聯想力,有點想像力,不過說到尾,都是「玩文字來吸引人注意力,即係『sell嘢』。」

「好正常那些『XX情緣』是一定會有,但我如果只交出這種貨,我逗份人工都於心有愧,盡量啦。」要表達到自己的創意又要為人接受,改戲名的難度在此。(佘漢姬攝)

改戲名,原來不一定要看過套戲,改戲名,也不一定「一擊即中」,5個?10個?答案是50個,而且只得兩個人改。「一男一女,比較objective(客觀),互補長短。」一套戲要諗50個戲名,劇情又不離外星人襲地球或者地球第N次毀滅,「天煞」、「異煞」、「奇緣」、「殺機」這些關鍵字少不免出現,當然司馬丁沒有關鍵決定權,「有時會有民主的投票,都會有一輪經過篩選的投票啦。」說着他自己也笑了:「最終的決定權都在偉大的片主身上。以前山高皇帝遠、資訊不發達,你改甚麼名字都冇人知,現在甚麼都要向上請示。鬼佬不懂我們的笑點,有時會lost in translation。」

鬼佬難懂,但原來港產片也要他們改戲名,懂不懂不是重點,司馬丁又打了個有趣的比喻:「好似認人程序,警察總部總會找一堆不關事的人,明知不是犯人的,都要收錢上去企一企,才證明到『那個』才是真正的『兇手』,萬綠叢中一點紅,眾裏尋他千百度。」近期香港人對這個應是最了解了。

港產片片名要改,偶爾連港產片的英文片名也要幫幫手,「但我英文太差了。」司馬丁笑説。

《月亮喜歡藍》、《槍狂帝國》、《爸不得妳快樂》都是他近期喜歡的中文戲名,對於中港台戲迷會針對各地譯名互相指罵,作為行內人,司馬丁認為需要的不是爭論,而是自信,要相信自己的文化,同時要平衡各方利益,有玩味又能成功「過關」着實不易,「之前做過《奪命西》、《取「西」經》,我一個麻甩佬,一路寫一路笑,玩得好開心,但別人會不會收貨又是問題,現在要面向公眾,有人一不喜歡就網上鬧你。好多人變得好脆弱,好容易踩地雷。」在這個敏感的年代,戲名也是敏感的存在。

《月亮喜歡藍》是司馬丁近期喜歡的戲名之一,電影贏得奧斯卡也令其更多人認識。

III級片要改個好有「甜味」的片名,司馬丁當然改得開心,改到而又過到關更開心,「成間公司百幾人,過關很難的,你以為我不想玩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