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專訪】揭曉信寫得清楚 文雋:我們不會犯奧斯卡的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將於本周日舉行,「女神」今年跟誰回家大家很快便知道。鑑於去年《十年》獲最佳電影所引發的一連串爭議,加上「大前輩」奧斯卡的頒錯獎烏龍事件,不少人都對金像獎頒獎禮投放更多關注的目光。作為金像獎評選事務組組長的文雋,又怎樣看這個歷史悠久的本地電影界盛事?

香港電影金像獎評選事務組組長文雋解釋頒獎禮當天的運作。(黃國立攝)

不會出現遞錯信封頒錯獎

今年2月舉行的奧斯卡頒獎禮老貓燒鬚,由於執勤的會計師忙於手機「打卡」而遞錯信封,導致頒獎嘉賓菲丹娜惠和華倫比堤錯將原屬《月亮喜歡藍》(Moonlight)的最佳電影大獎頒予《星聲夢裡人》(La La Land)。文雋當時亦有觀看直播,直言是低級錯誤:「我相信我們不會犯奧斯卡的錯,因為我們的職員不會忘形到顧住玩手機而遞錯信封,而且我們的揭曉信上會明確寫着『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得獎者』,一個獎項亦只有一個信封。會讀錯只有一個可能性,我們常開玩笑說,香港小姐選美的主持曾志偉,不時對王晶的女兒講:『你去參加選美啦,Uncle我做司儀,總之到時名單出來,我就摀住良心讀你個名做冠軍』,哈哈,這只是開玩笑,不可能的。」

今屆奧斯卡頒獎禮鬧出國際笑話,因會計師顧着「打卡」遞錯賽果信封,負責頒獎的老牌女星菲丹娜慧因而錯誤宣讀《星聲夢裡人》獲最佳電影。(Getty Images)

對於賽果,文雋說自己跟所有人一樣都是公佈一刻才知道:「我們沒有人為的因素,一直堅信評選的制度以及揭曉結果的方法。金像獎選民的投票分兩輪,第2輪的選票全數直達會計師之手,由他們處理操作,然後在頒獎禮當日黃昏5點多,會計師就會在紅地毯將載有賽果的公事包交予應屆主席(今屆主席為爾冬陞),再到後台入信封。我們董事局成員都有共識,不會去過問到底誰得獎。這是一個聰明的做法,那怕你是早一小時知道答案,總會有人來問,特別是候選人會來問你他有沒有機會,如果你知道結果,你要怎樣反應?知道的話,反而沒辦法光明磊落回答我不知道。這個『不知道』的傳統已經運作了20年,大家早有默契。」

文雋認為專業不等於小圈子,全民投票反而會影響公信力。(黃國立攝)

內地播還是不播

上屆頒獎禮被中國內地全面禁播,問文雋今年的情況,他回應說年年都會爭取:「內地不會有白紙黑字不會很明確告訴你播不了真正的原因,但我們自己揣測是因為一些敏感的電影。個人而言,我大部分時間都在內地拍戲,與內地的官員和機構比較相熟,其實在我們第一輪提名之前,已經有一些領導很關心今年金像獎會不會有一兩部敏感的電影,例如某一部紀錄片,我說我們無法回答,因為入圍名單視乎選民的投票,我們沒有指引別人如何投票。到名單出來,我們原本覺得好健康,真正有敏感性的片不多,可惜還是有部分早前談好的內地平台在最後一刻婉拒,告之今年依然不能合作。」訪問當日,距離頒獎禮還有兩星期,文雋就表示他仍然努力與內地中央6台電影頻道商討轉播事宜。

今年入圍最佳電影的作品包括以97年回歸前香港為背景的《樹大招風》。(網上圖片)

對新導演的看法

香港電影業要健康發展,新血絕不可缺。今年「新晉導演」一獎入圍名額由過去的3個增設到5個,文雋說是他主動提議的:「對於今年新導演湧現的現象,我是很興奮的,感覺有希望。過去金像獎好多年最佳新導演提名只有3個位,今年變回5個人,原因是甚麼?過去只有3個是因為曾幾何時我們每一年的新導演寥寥可數,可能總數也只有6至7個,如果6至7個入面有5個入圍,就太可笑了。但今年有25部由新導演執導的作品,而且還沒包括《樹大招風》的三位導演,因為新導演提名標準是看個人作品。入圍是一種肯定,所以我提出今年恢復5個名額,令更多人開心,相信2017年這個現象會持續。」

文雋認為雖然近年網絡電影旺市,但金像獎以院線電影為主的宗旨短期內並不會改變。(黃國立攝)

在可喜之餘,身處業界多年的文雋提醒新晉導演別忘記多觀察市場:「我其實更樂意見到這些新導演可以拍到一些純商業性或者被市場認可的作品。」他以《使徒行者》文偉鴻作例子:「這部戲在票房上是很成功的,他操作商業片的技巧純熟,不似一個自說自話的新人,沒有個人意向的包袱。新導演並非一定要拍自己的東西,如果你有技巧,在電視界浸淫多時,在電影界初試牛刀也是可以的。今年的新導演作品種類繁多,有像黃進、陳志發那些標青的,也有不外如是的。無論如何,香港電影業是時候新舊交替,我還嫌來得太遲。」

上屆金像獎《十年》獲最佳電影,因其題材敏感致內地禁播當晚的金像獎頒獎禮。(《十年》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