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趁那蒙太奇亂入前 回憶壽臣劇院的彭秀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9+1》電影版即將上映,前兩日Facebook提醒我,原來七年前剛巧這個時候去看舞台劇,Status還寫出一大段觀後感,重看起來發現真有點年少天真。

七年前,自己對30歲的世界依然模糊,七年後,會否看得更清晰一點?趁未在大銀幕被那蒙太奇亂入記憶前,忽然很想回到那晚壽臣劇院,再看一次最純粹的《29+1》。

注意:因內容涉及電影版,故有劇透

彭秀慧《29+1》的舞台劇首度公演是2005年,相隔12年,故事放上大銀幕。(《29+1》劇照)

那本長方形粉紅色碎花封面的場刋,到現在還藏在書櫃一角。很記得那句宣傳語「兩個同步踏入三十歲的女生...」一看就知是女性劇目,那年走到劇場看,絕大部分都是女生,男觀眾看來都是被另一半威迫進場。回憶有點零亂,我依稀記得那個不大不小的舞台上,看到一個粉紫色的場景,彭秀慧一人分飾兩角,架起眼鏡是黃天樂,除下眼鏡時是林若君,黃天樂的家是典型的少女風,角落有一個CD櫃,當然還有那些張國榮、Beyond的動人歌曲...

那本碎花場刋仍放在我家一角,當年筆者去看的是2010年的第六次公演。

七年前的觀後感寫到:一開場,黃天樂以土星比喻30歲,說土星環繞過地球需要30年的時間。黃天樂跟林若君是劇中的兩個女主角,前者樂天知命卻患上重病,然後毅然裸辭,走去巴黎遠遊,林則在30歲關口,連接面對朋友結婚、工作上迷失、至親離逝、身形年華跟青春遠去等煩惱,不過最難受,還是與男友感情逐漸褪色,跟對方各說各話,一句沒一句的, 就似每一對拖拉多年,感情轉淡的男女一樣。30歲附近的感情往往就是這樣, 要勉為其難再進一步, 還是一下子忍痛離開?林若君趁黃天樂遠遊時,暫時寄宿於對方的家,她翻開她的自傳式日記,看到一個跟自己一樣,即將踏入30歲女生的故事。
 

林若君30歲面對人生眾多關口,受黃天樂的日記啟發,決定要給自己一個精彩無悔的30歲。(《29+1》舞台劇宣傳片截圖)

舞台劇難忘的一場,是一向一副無憂無慮、悠然自得的黃天樂向好朋友張漢明表白,表示自己患上乳癌,她鼓氣勇問男方能否摸下自己的胸,她不想切除前只有醫生摸過,然後再問「不如...我們做愛?」要發生的始終沒有發生,換來的是張深情輕吻黃的臉,那一刻,全場氣氛凝結,全場觀眾都被感動。

難忘的還有《早班火車》,講黃天樂初戀一幕,用上這Beyond的歌做背景「天天清早最歡喜,在這火車中再重逢你」,從前在家聽收音機時,新城電台播出的廣播劇正正用上這首做主題曲。音樂是回憶最好的催化劑,那一晚的餘音隨劇情飄浮在記憶之中。

看過舞台劇版的觀眾,再入場看電影版會比從前變得更有勇氣,更覺得自己有成長到嗎?(《29+1》劇照)

《29+1》看到一個三十歲女人對年華老去的呻吟,男性如我對女士為何着緊容顏和時間間的博鬥,有更深的了解,當年坐在身旁的女性觀眾,自然比我有共鳴,但對筆者來說,這套劇的觸動來自「回憶」,也許30歲只是個數字,但當驀然回首時,大家又經歷過甚麽?可笑的初戀?可恨的前度?無聊的工作?無憂的童年?有時做人無需太過正能量,永遠要昂首向前,反而抽時間讓自己沉醉在回憶之中,迷迷糊糊,哭下笑下,或許更有動力向前走。七年過去,電影版上映,當回憶和感情變得更醇厚之時,從大銀幕再看,自己會否比年輕時有多更勇氣面對29+n的關口?每個看過此劇的觀眾,或者也期待看畢電影版時能找得出答案。

那篇七年前的觀後感,有寫到彭秀慧謝幕時的說話,「其實30歲真的沒甚麼大不了,不要看得太重。」她更說希望自己「59+1」的時候,能夠重演多次這劇目。人生走到八分三,作個小陶醉,小回顧,都算是一種自娛的浪漫。

送上Beyond的《早班火車》作結
祝你、妳和您,29+n快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