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円的愛】女人三十學撒嬌 不如鼓足勇氣贏一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陣子大家都談論女人三十如何如何,社會似充斥一陣女人求愛的哀嚎。應該要似余春嬌這樣追求另一半安全感,還是要跟唐詩詠一樣學做懂得撒嬌的女人,抑或似林若君29+1時來個人生覺悟,重新出發。以上幾位女性,都有份職業在手,有好姊妹在身邊,只是過份感性顯得有點強作愁。

2015年的日本作品《100円的愛》,裡面的安藤櫻,三十二歲還是個廢青,無朋友無事業,直至遇上拳擊,醒覺做人這回事,勝利感覺才最踏實最有滿足感。三十歲,不是只得撒嬌求愛、奢望別人的愛,不如喚起另一種人生基本心態,三十歲,你有否想過為自己人生贏一次?

最近社會籠罩着一陣女人三十求愛的哀嚎,推介大家看《100円的愛》回歸做人最基本的元素之一,求勝之心。(《100円的愛》劇照)

安藤櫻戲中飾演的一子,是一個一事無成,一無所有的廢青,終日留在家中,不願意幫開料理店的母親,不願意走到街上結識朋友,只會窩在被竇,或跟姨甥仔打機度日,每日生活儼如行屍走肉,不過回想起來,女人三十每日上班下班,重重覆覆生活,跟行屍走肉又是否很大距離。

我討厭看到拼命努力的人
狩野

一子難得遇上男主角狩野,男方卻被對方努力的感覺嚇怕,全因他本身是名拳手,體力不繼唯有引退,本身經歷令他不再相信努力便有回報這回事。(《100円的愛》劇照)

一子,32歲,無業廢青,從未戀愛過,終日百無聊賴,港女三十強作愁下,一子也許比她們更愁。(《100円的愛》劇照)

不過一子都還好,至少她不是想一直失敗下去,第一個轉變是她決定離開屋企搬出去自己一個人住,事緣她跟離婚後返娘家住的妹妹經常吵架,她打住一份便利店兼職,糊里糊塗下開始去學習打拳,不過她卻先後遇上兩個壞男人,第一個騙色,借醉行兇強姦了一子,這還是她的初夜,第二個,一個名不經傳的拳手,他叫狩野,因為年老體力不繼,沒有再當拳手,靠着打散工胡混地過日子,一子對他由憐生愛,一日見到對方醉倒街頭,於是帶他回家,更妄想與他展開同居生活,兩口子可以簡單地活下去。狩野有試過努力配合,可惜最後還是離她而去,劇情表面是男方見異思遷,實則是他恐懼愛的感覺,更懼怕開始變得努力生活的一子,「我討厭看到拼命努力的人」狩野狠狠抛下一句。也許失敗者總是這樣自我安慰,他們只樂於做社會孤獨的寄生蟲,不願打擾那些對生活仍抱有希望的人。

我想贏我想贏我想贏我想贏...
一子

一子站上擂臺,面對一直取勝的對手,她連出拳的機會都沒有。倒下,站起來,倒下,再站起來,直到最後她花盡氣力使出漂亮的左勾拳,打倒了對方,但還是輸了比賽。(《100円的愛》劇照)

電影有別一般拳擊電影,主角縱使踏上擂台都沒有贏過一次,好明顯這是一套(講)失敗的電影。(《100円的愛》劇照)

故事來到這裡,很難不同情一子的遭遇,也許已經輸無可輸,她決定來個絕地大反擊,不停努力地練拳,她要為自己人生贏上第一次。「我想贏我想贏我想贏我想贏...哪怕一次也好,想贏贏看」可惜一子最後輸了拳賽,她流着淚對狩野說着那句很想贏的對白。看畢,不敢問問自己,對上一次有想為勝利而流淚是幾時?或者問,我有過嗎?當然勝利的感覺可來自不同方面,最近多套影視作品,就似塑造到女人三十,有男人就是勝利,都活了數十年,難道無想過人生該要為自己,而非別人而戰嗎?哪怕一次都好﹗

安藤櫻以精湛演技,憑一子一角於日本橫掃五個影后獎座。

坊間講拳擊勵志電影太多,橋段離不開幾條公式,偏偏這套講的是一個Loser, 三十二歲一事無成,連戀愛都未試過,徹頭徹尾的一個過Loser,《激戰》、《擊情》(Million Dollar Baby) 至少看到張家輝和Hilary Swank 贏過下對手,但一子在戲中只得一場比賽,而最後,她都是輸了。九把刀話「人生本應很多事都是徒勞無功的 」最後一幕,她在那個抛棄她的狩野面前嚎哭,說只是想贏一次看看,她想在她三十二年來的人生贏一次,她最大的渴望,就是贏得她周圍的人的認同,看到她不斷講「我想贏」,我的心揪了一下。

電影讓我想起2014年作品《凡事哈》(Frances Ha), 同樣不是受大眾歡迎的作品,但這類失意者治療系電影,看畢就似嗎啡暫時忘卻痛苦,若然你生活中不時隱隱作痛,我推介你看這套電影,你或者會對號入座,或者會自憐,但記住要告訴自己,能夠讓自己失望的人,其實亦只有自己。女人三十與其等待別人珍惜自己,不如狠狠的努力為自己贏一次。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