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是做鹹魚】外國拍戲扮死人日賺萬七 香港又點?得廿蚊利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做人無夢想同鹹魚有乜分別,偏偏來自美國俄亥俄州的工程師Chuck Lamb包拗頸。原本任職IT工程師的他,四十七歲某日辭了工,自知缺乏演技訓練且長相不討好,做不到劉華或者里安納度,於是他劍走偏峰專做扮鹹魚的臨記,決心以此來開展個人演藝事業。

+2
+2
+2

十一年前,Chuck設立了網站deadbodyguy.com,站內放滿不同的「死人相」,就是要令人知道,扮死的臨記也可演繹出不同層次的死法。做厭IT轉做死人,想法如此奇怪,當然吸引媒體爭相報道,連《紐約時報》也要專訪Chuck,一個月內他在電台、報紙及雜誌等被提及近二百次。最後Chuck得償所願獲邀演一次死人,自此在大大小小的電影及電視劇中,有時都能見到他躺在地上的身影,如果你真係有留意的話。

記者問道他血從可來,Chuck直言不諱是老婆幫手弄,而且還儲了幾樽待用。(deadbodyguy.com圖片)

之後,Chuck Lamb一直向自己目標邁進,三年前算是略有小成,他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談及,自己薪酬已去到每天1,500美金(約1萬1,700港元),比當年做工程師還要高得多。直至去年deadbodyguy.com仍有更新,站內除了有當年的「死人相」,還見到有Chuck其他作品,當中包括由他主演的微電影《Dignity in Death》,該片講述了四個人被放進一個陌生的地方發生一連串怪異的事,可想而知Chuck將要再次面對死亡。每次出場現身都要死,Chuck半點沒有介意,還希望有機會演《Walking Dead》,他說:「我知道這看起來是個很怪的夢想,但它是屬於我的。」

許耀宗近年一樣放棄全職工作,邊做兼職邊做特約演員。(資料圖片)

外國先例可以參考,但未必可以照搬到香港,「真人尹天仇」特約王許耀宗接受《香港01》訪問指,單在薪金方面已不能比擬,他說:「大製作電影最多可以去到千五,但只不過是港紙,一般電影的特約演員大概幾百至一千,臨時演員都係34個半一個鐘。」那麼扮死人可有什麼「加碼」嗎?他續說:「在傳統上中國人講求意頭,扮死人會有利是收,有時唔使死都有(利是收),對上一次,我在阿Sa蔡卓妍《雛妓》有場殯儀館戲,做臨時演員坐吓都有得收。(金額大概?)一般十幾廿蚊左右,無特別價錢但唔會好多,我們的待遇都很看劇組的良心。」

《失眠》詩雅走到亂莽崗尋親,腳下屍橫遍野,全由真人臨時演員來扮。

除金錢及待遇之外,臨時演員都係演員,都渴望得到別人尊重,遺憾的是,這點往往被忽略,許耀宗說:「先撇開廠景唔講,去外景工作日曬雨淋,其實所有人都辛苦,臨時演員要隨時候命,有時拍完一組戲後,演員有得放休息,臨時演員未必有得放,緊接下一組戲又要來,而在戶外扮演士兵陣亡,天氣熱又要淋血漿,即使在室內都未必舒服,曾聽過友人說,要在雪櫃內赤裸上身扮死屍,有幾慘得自己知。每份工作都有苦處,但臨時演員的苦處未必有人察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