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過萬新狗牌逾半屬「雙非狗」? 市民或誤買非法狗

撰文:邱靖汶 陳潤南
出版:更新:

近年多個「黑心狗場」被搗破,背後嚇人虐畜惡行才得以曝露於陽光下。政府去年修例訂《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售賣及繁育)規例》(俗稱139B)規管,要求所有繁殖狗場及寵物店須領取牌照,阻絕不明來歷狗隻進入市場,斷絕「黑心狗場」收入。
《香港01》分析措施推行一年後的統計數字,發現「持牌狗場繁殖」及「合法入口」的狗隻數量,只佔同期全港約1萬隻新領狗牌數量的三成。
非持牌狗場繁殖、又非合法入口的「雙非狗」究竟來自何處?記者深入元朗新田,親身直擊疑似非法繁殖場,又暗訪深圳寵物店,打探沙頭角走私狗路線。

據漁護署數字,修例執行首10個月持牌狗場共生產了254隻幼犬,另有3,424狗隻經獲准由外地入口。圖為旺角一間寵物店。(羅君豪攝)

逾7100狗難溯產源 疑黑市繁殖走私

據現時法例,狗隻飼養人須於犬隻三至五個月大期間申請狗隻牌照,並以晶片登記資料、記錄狗隻注射疫苗、狗主身份及聯絡等。由條例修訂至今年1月初,全港共發出了10,780個新申請狗牌。新例底下,新申請狗牌的狗隻主要來自四個合法來源:持牌狗場繁殖、合法入口、自然繁殖及領養,其他便是非法入口及非法狗場繁殖。

不過,據漁護署數字,同期持牌狗場共生產了254隻幼犬,另有3,424狗隻經獲准由外地入口,剩餘多達7,102隻狗。為準確分析本港狗隻商業市場情況,所有統計數字已剔除商業價值較低的唐狗。

目前香港未有正式統計自然繁殖及領養的總數,但NPV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麥志豪認為,自然繁殖、領養的數字不可能多達7,100多隻,「可能性及機率低過中六合彩,而這一萬多隻尚未計算違規不領狗牌的幼狗。」換言之,7,102隻「雙非狗」中有相當一部份產自非法來源。

麥志豪批新例無助監管狗隻繁殖

「整個139B已經失效,因為當初修例目的是要知道狗隻來源,但數字告訴你,市面在賣狗的人,大都不會申請(繁殖)牌照。」他指漁護署早有調查指,本港寵物店販賣的狗隻,74%源自私人養殖,麥相信有非法狗場在修例後繼續經營:「署方當時指全港有約200個私人繁殖場,那些人現在都去讀書、轉行開的士?」

麥又提到有狗主帶幼犬到診所打晶片時,刻意隱瞞狗隻來源:「狗主若承認狗隻由內地走私入境,獸醫便有責任立即向漁護署舉報。但若狗主聲稱狗隻由朋友轉贈,獸醫是無權要求出示證明。有些人更是買了走私狗都不知道!」

記者借故進入一個疑似非法狗場,在內見到一隻魔天使後腿位置有傷口,似曾用黃色藥水治理。(香港01記者攝)

新田直擊疑似非法繁殖狗場 前行家:政府難打撃

記者在元朗新田嘉龍路一帶,就發現一間疑似非法繁殖場。疑似狗場是一間寮屋,屋外圍有鐵板,置有一個大鐵籠。有路人經過,寮屋便傳出此起彼伏的狗吠聲。記者敲門,走近門口已嗅到濃烈的動物氣味,令人作嘔。記者借故要求入內,一位老伯應門,問記者會否在內拍攝,之後容許記者入內。

疑似狗場以混凝土及鐵網,搭建最少五間戶外狗籠,並飼養了11隻純種狗,包括小型狗魔天使、約瑟爹利、蝴蝶狗等,以及一隻中型的沙皮狗。記者觀察到一隻雌性魔天使乳頭脹大,估計曾經生育,另外亦有一隻魔天使後腿位置有傷口。此外,狗場內有10多個可攜式狗籠,堆疊於戶外。記者問老伯為何養這麼多小型狗隻,對方回答:「睇門口。」

有前狗隻繁殖業人士指,嘉龍路一帶曾有數個狗場,但不清楚在立例後有否繼續營運。他指狗場一般都只飼養純種狗,而政府打擊非法繁殖狗場並不容易,因為若場主一口咬定自己只是養狗及非商業繁殖,除非涉及嚴重虐畜,或有執法人員放蛇,否則部門亦難以證實指控。另有持牌狗場東主向記者透露,修例未杜絕不法行家,估計全港尚有200個非法繁殖場。

記者到深圳的寵物店詢問可否購狗並送到香港,店主向記者出示以往港人購買的單據。(香港01記者攝)

深圳狗店自招供狗到港 香港狗價一半

除疑似非法狗場,亦有指深圳不時有「走私狗」供港。《香港01》記者到深圳羅湖及南山「寵物一條街」放蛇,發現有店舖以4,500元人民幣推銷三色哥基幼犬,同種在香港寵物店動軏標價過萬港元。店東亦對「走狗」指控直認不諱,並向記者展示相關收據,上面寫有香港買家電話號碼:「這窩哥基有八隻,四隻已賣到香港。九龍和旺角的寵物店與我們合作了十多年,寵物店的狗有70至80%都是大陸運過去。」

除了有香港寵物店會北上「批發」取貨,多間店店員異口同聲承認有不少香港人專程到深圳挑選寵物,主因「貨源」較香港多,售價亦具吸引力:「香港的狗和貓好像沒有低過8,000港元,但內地不同,因為(市場)是流通的,即使計算運費(即走私費)後也是香港一半的價錢。」

記者所到的6間店全部表示「有方法」避過相關法規:「上午買狗,下午送到粉嶺!」狗店會安排「相熟人士」,把貓狗經鹽田/沙頭角口岸「託運」到港,運費視乎幼犬體積,每隻800至1,000元人民幣,「相熟人士」有內地人及香港人。

內地店員稱已疏通口岸

狗販稱會開車把狗隻付運到香港,毋須用藥鎮靜犬隻,也不怕狗隻吠叫會驚動關口人員。「內地狗」均經鹽田直抵香港沙頭角,再開車進入市區。現時持深圳當局簽發的「橋頭紙」的沙頭角香港人士,只須經過內地沙頭角關口,之後便可經中英街進入香港。店員小薇說:「牠們是直接過關,不用過安檢。過程很安全,關口已付錢買通。」惟記者未能核實小薇說法。翻查紀錄,2014年沙頭角口岸有7名深圳海關人員因收賄,刻意「放縱走私」活動,被判囚16個月至13年。

現行規定,任何人如未經批准入口活口動物,即屬違法,最高罰款港幣5萬元及入獄1年,有關動物亦會被充公,署方去年於陸路管制站共檢獲6隻活狗。漁護署把中國內地與巴西、印度等被分類為「第三組國家」,即有狂犬病個案,而疫情未得到有效監控。據署方資料,修例至今年1月底僅45隻狗獲准由該組別入口,當中以拉布拉多及混種犬為主。

鄺俊宇質疑漁護署人手有限,不足以阻止違法售賣狗隻問題。(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議員質疑行政執法資源不足

香港寵物市場供應中,混入「雙非狗」是多年來公開的秘密,但嚴重程度終在「139B」修例後以數字解答。關注動物保護政策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質疑,漁護署對本地繁殖場及市面狗隻來源掌握不足。他提到政府於2017年例行巡查和突擊檢查繁殖及售賣場多達4,995次:「不過成功對違反發牌規定個案提出檢控的數字是零,令人擔心是否真的無個案、天下太平了,再無地獄繁殖場?還是這一年仍是個試驗階段呢?」

他曾經在公開會議上向漁護署舉報疑似非法繁殖場,惟對方僅稱會了解,至今未見跟進:「嗰間鐵皮屋似乎仍在經營。」他質疑署方沒有足夠人手全面落實監管措施,而現時負責人員只得30名,難以兼顧評估繁殖場地契條款、牌照條件、例行與突擊巡查及放蛇等職務。

漁護署:多個原因導致統計總數落差

漁護署指會定期採取聯合行動,打擊走私動物,署方的檢疫偵緝犬隊亦會不定時在包括沙頭角口岸在內的關口突擊嗅查,相關執法部門亦有派員巡邏沙頭角中英街;如發現有人走私動物,會立刻跟進調查。對於香港出現逾半萬隻「雙非狗」來歷不明,漁護署解釋狗主申請狗隻牌照時間不一,亦有動物福利機構在安排領養前為純種狗申領狗牌,及私人寵物狗隻意外繁衍等,惟未回應上述狗來源的數目及非法繁殖的情怳。

目前香港未有正式統計自然繁殖及領養的總數,但NPV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麥志豪認為,自然繁殖、領養的數字不可能多達7,100多隻。圖為一間旺角的寵物店。(羅君豪攝)

系列報道文章:
【雙非狗之二】本地狗場9成母狗去年無繁殖? 官方數字現三大疑點
【雙非狗之三】漁護署拒披露幼狗來源、狗場名單 準狗主無保障
【雙非狗之四】「生仔機器」患病遭棄 被領養享短暫快樂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