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管局百箱文件散落元朗回收場 特權機密觸手可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政府及其公營機構年中銷毀不少文件,當中不乏市民個人資料的紀錄、單據、內部文件等等。《香港01》發現,有大量機場管理局準備銷毀的文件於五月底被棄於新界洪水橋附近露天回收場約兩星期,回收場位置開放,遊人期間可隨意進出、接觸,甚至取走待處理的文件。

機管局回覆《香港01》查詢指上述情況不符合機管局對文件處理的要求,而該回收場的公司原來亦非機管局承辦商。局方指,接到記者查詢後,已即時要求承辦商糾正狀況,但並沒交代正確處理程序、以及該批文件是否存有市民個人資料。

承辦商回覆指由於機管局突要求其處理大批文件,公司一時處理不了,因此將文件放別處暫存。

大批機管局文件被發現棄置於元朗回收場。(香港01)

《香港01》記者於五月下旬到訪位於元朗洪水穚屬於偉生五金回收公司的回收場,發現至少逾百箱印有機管局字樣及標誌、裝滿文件的紙皮箱,棄置於回收場地上。部分紙箱以透明膠膜捆包,印有「要銷毁的文件」(Document to be Destroyed)字樣。亦有部分紙皮箱已被打開,甚至堆積如小山般散落地上。回收場大閘敞開,不時有貨櫃車或小型貨車出入落貨。

記者可隨手拾起應被銷毁的機管局文件。(鄭嘉如攝)

印有「特權及機密」文件觸手可及

記者步行進入現場視察約半小時,發現部分紙箱被打開,記者可隨意翻看箱內及地上紙張。部份文件仍在原有文件夾內,上印有「特權及機密」(priviledged and confidential)字眼;亦有文件印有超過十年以前的日期,包括數份屬1993年建設新赤鱲角機場跑道時的建築草案,似乎屬陳年舊檔。有回收場員工見到記者四處視察,但並無上前查問或阻止。

記者向機管局查詢及展示現場相片,獲回覆指機管局共委任三家文件回收承辦商,但其中不包括管理洪水橋回收場的偉生。局方指,所有需要銷毀的文件均有詳細記錄,而該批文件交由盈高環保回收公司(Greengrowth Co. Ltd.)負責。機管局發言人指,局方十分關注事件中有關承辦商的處理手法未乎合付局方要求,已立即向承辦商了解及督促其作出跟進。局方其後補充指回收商在局方提點後已妥善銷毁該批文件,並發出銷毁證書。

+3
+2

回收商宣傳自家設廠房 文件24小時內銷毁

盈高環保回收公司宣傳單張稱,公司主力處理機密文件及回收工作,過程有專車安排收集廢紙,而且毀碎文件的過程「全部在公司廠房室內進行」,明顯與露天回收場的實際情況有別。其後,盈高會將碎紙打包,以及「以黑色膠膜捆包」,捆包好的碎紙亦不會儲存超過24小時,但就有數十箱機管局文件被棄戶外回收場逾三星期。單張又聲稱,「所有機密文件處理均由本公司特許人員操作」,以「杜絕資料外洩風險」。其後,盈高會向客戶發出一份收集報告,相片及證書,以證完成銷毁。

記者以客戶身份向盈高職員查詢回收步驟,獲回知回收過程從收集廢紙至完成銷毁會於24小時內完成,已銷毁的文件會出口至內地作廢紙回收。職員亦指,所有全程是在盈高的天水圍廠房進行。

盈高環保的宣傳單張標榜其機密文件銷毁系統。(盈高環保發展有限公司)

有機場工程文件夾印有「privileged and confidential」字樣。(鄭嘉如攝)

回收商回應:機管局突要求處理大批文件 不勝負荷要暫放別處

盈高負責人張振華回覆記者查詢時承認事件,指一般情況下所有文件均由盈高自己處理,但當日因為機管局突要求處理大批文件,盈高自家廠房一時處理不來,才會暫存於偉生回收場。他說暫借別人公司的做法是「正常,好多時都會咁做」。張拒絕透露該批文件實際上有多少箱,但說機管局收到傳媒查詢後,隨即向他們提出指正,他們於是馬上到場取走暫存的文件。記者指出盈高宣稱銷毁過程在室內進行,張回應指「進行碎紙的部份就是室內」。

偉生回收場的負責人吳一良回覆查詢時同承認確曾免費暫借地方存放盈高客戶的文件,指對方不是客戶,只是因兩回收場毗鄰而幫幫手。吳稱,盈高本來打算存放幾天,但因收到機管局通知,翌日即到場取回文件,肯定沒有存放兩星期之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