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中醫發展困難只是由於資源不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陳文瀚(香港前線中醫聯盟秘書長)

筆者曾在2017年6月12日於01博評撰文《中醫人手過剩 應改革執業試而非以自由市場原則自然淘汰》,討論有關中醫執業人數及執業試問題,指出執業試設計有問題、中醫執業人數太多,容易引致惡性競爭,影響中醫的專業性及市民的觀感。

儘管執業中醫人數最近創出新高衝破一萬人大關,但據政府統計處2017年底最新發表的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第63號報告書顯示,2016年求診中醫人數比例不升反跌,由2014年的17.7%跌至16.7%,而通常求診中醫的人數比例亦由5.8%跌至4%。此外,往醫管局轄下中醫診所求診的就醫次數比例,更是持續下降,由2012年的1.1%逐漸下降至0.7%。

的而且確,正如《明報》2017年12月1日趙永佳教授及阮筠宜《將中醫納入公營 為業界帶來真正春天》一文指出,將中醫納入公營固然是讓中醫能和西醫公平競爭,讓市民自由選擇診治方法的重要前提。但與此同時,政府及中醫業界的當權者,必須反思中醫專業發展上到底有何問題,才會致使中醫人數不斷增多的情況下,中醫市場卻出現萎縮。

中醫規管多年後的現況

《經濟日報》2015年6月報道《中醫賣650多張假病假紙判囚8個月》,註冊中醫師30元一張售賣假紙;

2016年7月《蘋果日報》報道《返80日學變中醫?內地學院聲稱可推薦考香港執業試》,記者曾「放蛇」調查不符合規定的中醫課程;

《頭條日報》2017年2月《每月五百元任睇 中醫供過於求鬥平搶客》報道中醫人手過剩嚴重,掀起行內惡鬥;

《經濟日報》2017年7月報道《1個月內揭3中醫涉處方含類固醇藥膏醫濕疹》,其實已不算陌生事;

2017年8月《香港01》一篇《腫瘤診所自稱「科學院」頒授院士 涉億元上市大計》報道指「香港中醫科學院」舉辦「腫瘤學術會議」,銷售保健品;

2017年8月《經濟日報》報道《女中醫夥內地助產士公屋替人墮胎》;

2017年10月《明報》報道《港註用中醫內地購「十三味鵬鳥丸」男病人服後4小時入深切治療部》;

2017年12月《明報》報道《中醫袪風散含西藥病人肝衰竭》;

2018年2月《明報》再有報道《藥房教長者醫療券買花膠 駐店中醫把脈 店員沒按方報藥只給海味》……

中醫規管已接近二十年,有關中醫的負面報道依舊無日無之,這對於那些努力讀書通過考試的年輕中醫師以及中學畢業生來說,又當如何看待這個「專業」?

中醫規管已接近二十年,有關中醫的負面報道依舊無日無之。(視覺中國)

由於醫管局轄下自負盈虧的中醫診所資源有限,規模較小,導致新入職年輕醫師缺乏晉升階梯,紛紛提早離開,投入私營市場,甚至有些一畢業就自行創業。這對於他們以及整個中醫行業來說,都是極為不理想的。行業前景欠佳已經足夠悲慘,但更悲慘的是莘莘學子經歷寒窗苦讀後竟然連行業的門檻都跨不進去。

2017年參加中醫執業資格試臨床考試人數創近十年新高達645人,但合格率卻不知何故創新低,只有209人合格(合格率32.4%)。其中香港大學中醫藥學院的中醫本科畢業生,合格率只有一半。作為堂堂香港最高學府的專業培訓,竟然有一半的畢業生不能順利通過執業試,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中醫比起其他學科,本身就需要更長的修讀年期,但花了六年歲月苦讀的努力,最終可能付諸東流(還未計算向政府的借貸),大學的培訓資源與公帑的資助亦未能兌現。導致這情況到底是中醫執業試設計上出了問題,還是中醫的教育培訓無法應付臨床實際需要?無論如何,這個問題需要政府和業界的重視,否則會極度影響年輕人進入中醫行業的意欲,令中醫人才更加匱乏,造成惡性循環。

中醫業界自身需要反思

近日香港流感肆虐,不少中醫同道希望共同參與抗疫,曾提出共同延長開診時間,但病人始終傾向求診急症室,未對中醫投下信心一票。醫管局中醫部曾召開記者招待會,指出中醫治療流感有一定根據,但亦未能交出令社會和傳媒信服的研究實證。

可是,醫管局協助推行中醫服務已經15年了,各大學亦已推出中醫課程近20年。那為何到現時為止,卻仍未有一個具說服力的相關研究出現?又有沒有一些真正具份量的研究,是確實影響和提高了我們中醫日常的臨床水平?這些本應領導業界專業水平的機構,反而更樂於推出天灸、減肥、太極、戒煙、安眠等項目,而對真正需要驗証治療水平以及構成社會重大醫療負擔的疾患卻無動於衷?是中醫真的不具備應付這類疾病的能力,還是中醫界缺乏具有相關視野和能力的領頭人?中醫界有接近一百個專業團體,有近千名博士專家,都無法帶領我們走出困局?

一方面,缺乏資源固然是中醫發展上的一大問題,但若果資源落在不懂得中醫專業發展所需的人手上,而未能用於提高中醫專業及臨床水平,那麼像《蘋果日報》2011年6月《花5億設立 10年醜聞不斷 政府怒殺中藥研究院》的報道只會不斷出現。

讓中醫真正「專業」自主

瘡疤揭開總是令人尷尬,但如果置之不理,瘡疤只會越來越大。以上所述中醫業界的問題或者只是冰山一角,業界的實質內部狀況,需要更系統和深入的調查,否則更遑論中醫業的發展。政府即將成立中醫藥處及中醫醫院發展計劃辦事處,正好是一個平台和契機去解決問題。但前提是政府需要邀請更多具有中醫臨床經驗、學術水平、理念和願景的「專業」醫師加入其中擔當要職,共商政策,讓中醫做到真正「專業」自主,否則中醫業界的春天是永遠不會到來的。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