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 股匯急挫 環球經濟步入慢死狀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除非奇蹟出現,例如英國國會拒絕接受英國脫歐公投的結果,或是蘇格蘭政府成功阻止英國脫歐,

否則,英國政府在新首相上場後,便會正式啟動脫歐程序,

而歐盟也會為英國設下嚴厲的離場條件,防止類似情況在可見的將來再次發生。

過去幾天,有幾位朋友均問筆者同一個問題:「為什麼英國佬咁蠢,會支持脫離歐盟呢」?

原因有四個:

英國民眾公投決定脫歐,引發環球匯市大波動。(路透社)

當全球一體化:贏家盡贏 卻不補償輸家

第一,過去幾十年的全球一體化為環球經濟帶來不少後遺症和矛盾。

著名勞工經濟學家大衛.奧特爾(David Autor)今年5月出席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研討會時指出,全球一體化例如自由貿易、人口自由流動等等極具市場賣點,因為在這融合過程中,贏家可透過補償輸家,達致人人受惠,但這補償情況卻始終沒有出現。更悲哀的是,在這財富不均的時代,贏家累積的權力已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

奧特爾的觀點正好擊中全球一體化的要害:贏家贏得太多,卻仍然不願意補償輸家,長此下去,只會形成一個政治炸彈。以今次脫歐派突襲得手為例,也只能怪現屆及過去幾屆的英國政府未能有效地將這問題解決,真是活該!

移民人數創新高 本地人積累不滿

第二,在過去十多年,大量外來移民移居英國,逐漸形成另一個爭議性的社會問題,而最近兩年的移民數量更創下歷史新高,加上近年歐洲難民潮不斷惡化,令英國的基層和中產更加擔心飯碗被搶。無奈,首相卡梅倫無力將持續上升的移民數量壓下來,最終驅使部份英國公民於今次公投作出一次歷史性的選擇。

土耳其入歐 與「英國民族主義」

第三,土耳其——這個人口是歐洲第二多的國家——正申請成為歐盟成員國。

土耳其勞工薪金低廉,令部分英國公民憂慮,一旦土耳其進入歐盟,除了大量基層工作會被移民搶去外,也擔心讓以伊斯蘭宗教為主的土耳其人進入國土,會帶來更多境內恐怖活動,故認為唯一阻止方法,就是令英國脱離歐盟,才從此不必受歐盟的人口自由流動措施影響。

第四,近年漸獲社會留意的「身分認同」不僅已在英國萌芽,並迅速散播。

雖然是歐盟成員,但英國面對歐盟的官僚和事事受制於歐盟條例,驅使部分英國公民開始思考自己的真正身份:究竟是歐洲人或是英國人?這「身份認同」概念在基層和中產的心中迅速發酵,催生「英國民族主義」;要保護英國人的身份象徵,離開歐盟便成為一個合理選擇。

英國脫歐,震撼環球股市插水。(路透社)

英國脫歐震驚全球,無論從經濟或政治角度分析,英國離開歐盟肯定會為全球帶來大量不明朗因素,尤其是這情況沒有先例可循,究竟將來英國和歐盟會否和平分手或互片,根本無從預測。

英鎊急速貶值是凶兆 英、歐或短期內進入經濟衰退

筆者是研究計量經濟學的,相信數據可以有效評估一個重大事件的影響。

英鎊在公投開票前轉強至1.5水平,但在公投結果開始明朗化後,卻急插至1.32邊緣,跌幅超過10%,這不但是美元對主要貨幣自有紀錄以來第二大單日變化,英鎊也跌至1985年後的新低。一隻主要儲備貨幣出現如此急速貶值來看,對環球經濟來説,這絕對是凶兆。

在英國脫歐當天,歐元區的主要股市指數 EURO STOXX 50 曾一度急挫13%,即使周二時指數收復小部分失地,但仍較公投前下跌超過10%,這展示環球投資者十分憂慮未來歐洲的經濟發展。以 EURO STOXX 50 的下跌的幅度来預測後市,英國及歐元區在短期內進入經濟衰退的機會是頗高的。

溢出效應 歐洲政局不穩或令環球經濟慢死

英國脫歐的最大破壞力是來自溢出效應(spillover effect)。歐洲是大型經濟體,一旦經急速惡化,環球經濟也難以獨善其身,現時市場也開始預測聯儲局需要減息以救美國經濟,這情況看來認真不妙。

不明朗因素在短期內只會有增無減,原因是這次脫歐結果產生的難題,不是單純經濟衝擊,更涉及歐洲政治局面的穩定性。一旦歐盟瓦解,表示全球一體化已到達行人止步的階段,各發達國將會採取較內向型政策,這只會窒礙貿易、資本、人才和知識的交流,最終的代價,是環球經濟步入慢死狀態,這情況會否出現,歷史將會給予大家一個答案。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