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展、政府和政客的一場孽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領展面世至今已超過十載,投資領展股票的投資者當然是賺到笑,但基層市民對這公司卻頗反感。十載過去,政府和政黨卻掉轉槍頭,做領展世界,這真是風水輪流轉!這班人不是曾支持領展上市嗎?現在看來,領展、政府和政客的關係,不外乎是一場孽緣吧!
關焯照

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資料圖片)

領展近年已成惹火尤物,尤其是當王國龍於2009年出任行政總裁後,領展對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熱衷程度更見顯著。當然,在商言商,管理層為股東賺錢是非常重要的,但公司的「賣相」也同樣重要,如果自以為是上市公司,就可以無視社會觀感,最終只會自吃苦果,恨錯難返。

由香港政界「成就」的領展前世今生

領展能夠面世,都是拜政府及一班政客所賜。2004年,政府為了減低公共財政壓力,決定出售房委會資產,並以房託基金形式進行公開認購。當時,盧少蘭婆婆曾經入稟法院,質疑房委會是否可以出售公屋資產,當時幫助婆婆的人就只得幾位立法會激進派議員、鄭經翰和陶君行,主要政黨包括民主黨、民建聯和自由黨均支持領匯上市,加上建制派在議會內外做了不少「大龍鳳」——例如在2005年1月1日,工聯會旗下的「證券及期貨從業職工會」和詹培忠等人發起「反政客遊行」,狙擊幫助盧婆婆上訴的立法會議員——反對領匯上市一方確是勢單力薄,而盧婆婆的上訴最終也被終審庭判敗訴。領匯終於在 2005年11月25日正式在香港股票市場上市,成為本地第一隻房託基金於港交所進行買賣。

領展早前被質疑複製天耀助建華壟斷大圍街市,卻於5月主動與新翠商戶續租。(資料圖片)

憤慨:領展業務拓展進取 卻不顧街市空置率高企 

近幾年,代表基層的議員不斷批評領展的管理和營商手法。例如,上月底,工聯會議員王國興在領展旗下10個屋邨街市進行調查,發現所有街市均沒有鮮牛肉檔,有 3 個街市(耀東、麗閣和葵芳)沒有淡水魚檔,更糟糕的是部分街市空置率極高:葵芳街市只租出兩個檔位,而耀東街市和麗閣街市也只是租出 4 個檔位。如此高的空置率,根本難以滿足社區需求。

筆者讀完新聞,既憤慨又好笑。憤慨的是領展沒有好好地管理街市。其實早有報道指出部分領展街市空置率高,例如,在2015年6月25日,已停刊的《太陽報》曾報道耀東街市的空置率長期高企,影響區內居民生活,無奈問題至今仍未解決,這是否表示管理層無能,或是另有盤算,筆者沒有答案,但綜觀近幾年領展管理層南征北討——2014年11月,公司開始進軍大陸商業市場;2015年1月,領展聯同南豐投得新九龍的商業用地,加上公司多次做出資產換馬動作,顯示管理層非常進取。假如管理層能以同等努力,去解決街市空置率高的問題,領展的形像也不至江河日下, 每天被市民唾罵。

政府統計處數字(圖一)

可笑:工聯會做調查卻沒有認知現實

講完何以對領展的街市問題「憤慨」,現在要解釋何以覺得工聯會的調查非常可笑。調查結果其中之一個焦點,在於街市沒有鮮牛肉檔,這是一個重要發現嗎?當然不是。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活牛供應量由2004年47797頭,輾轉下降至2014年的18550頭 (圖一),跌幅達六成一。

同期,上等牛肉和牛腩價格則分別上升1.8倍和2.1倍 (圖二),反映受供應鮮牛肉量大減的影響,價格被大幅推高。

在2014年6月7日,「全港新鮮牛肉零售批發商聯席會議發展機遇研究組」在立法會提出:

政府統計處數字(圖二)

「香港新鮮活牛入口被壟斷,批發價格不合理,令市民食牛肉日益困難...... 」

兩場重量級選舉在即 領展勢成戰靶

從發展機遇研究組的指控來看,鮮牛肉價格非常昂貴,即使有商人希望在屋邨街市賣鮮牛肉,大家也可以估計到每天的銷售量會是何等之差?賣鮮牛肉根本不能維持生計,最終只有關門大吉。

筆者不是恥笑工聯會的調查無料到,但做調查,也當明白調查結果,否則只會暴露自己認知不足,最終出醜在人前。

現在距離立法會選舉不夠兩個月,筆者相信政黨仍會繼續狙擊領展,爭取選民選票。最近連特首也加入戰場,開聲教訓領展,林鄭亦於上周邀請領展管理層會面,討論領展的營商問題,反映政府與幾個主要政黨聯手向領展施壓。究竟領展會否最終讓步?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領展面世至今已超過十載,投資領展股票的投資者當然是賺到笑,但基層市民對這公司卻頗反感。十載過後,政府和政黨卻掉轉槍頭,做領展世界,這真是風水輪流轉!這班人不是曾支持領展上市嗎?現在看來,領展、政府和政客的關係,不外乎是一場孽緣吧!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