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駝背上的一根草】繼續零和遊戲 一國兩制終將失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港獨」主張成功與否,也會注定令「一國兩制」徹底失敗。港獨成功,「一國兩制」自然是失敗收場;便是不成功,今天種下的憤怒、猜疑、敵對的情緒和裂痕也正在蠶蝕着「一國兩制」之根本互信基礎。
湯家驊

「港獨」成功與否,也會是「一國兩制」之喪鐘。(香港01記者攝)

這陣子每天也落區,聽到不少市民心聲。前幾天在南區便有一位市民拉着我的手說:「我對香港已徹底失望,只在等待『一國兩制』之死亡。」他的憂慮並非只是他個人的獨特看法,我們心裏的香港什麼時候弄至這田地?

如何獨立? 獨立又如何?

年輕人倡議「港獨」可說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草。年輕人只看到一個烏托邦式的目標,卻從沒有想過推動港獨的過程將會是怎樣:香港人如果可切實走至這目標,怎樣能令國家接受領土分離,背負歷史譴責的罪名;國家不願意時又如果說服她,說服不了便是否動之以武?但武力、甚至暴力能否令國家屈服?香港人在這過程中又要付出多少代價?

很多人喜歡以新加坡作為理想榜樣,但新加坡沒有民主,也談不上有法治。新加坡是一黨專政,是另一極權政府,值得我們效法嗎?在新加坡若你以辱罵梁振英的方式去辱罵李顯龍,你會被破產,甚至飽受牢獄之苦。在新加坡,年輕人須強制服役兩年,絕對無法逃避。

還有,獨立要有軍備,有外交;這些都要錢,所以我們肯定要加稅。我們要獨立的話,如何處理這些問題?更重要的是,如果由一班唯我獨尊、不容異見的人爭取獨立,由一班每天在網上對爭取民主持不同意見的人不停羞辱漫罵爭取民主,香港會有真正的民主嗎?香港還會是一個穩定多元的社會嗎?他朝這班人執政會是何等光景?抱歉,不敢想像。

常有人以新加坡為理想榜樣,卻忽視當地政制之缺點。(Getty Images)

一國兩制倒下 受損的不會是北京

最恐怖的是,「港獨」主張成功與否,也會注定令「一國兩制」徹底失敗。港獨成功,「一國兩制」自然是失敗收場;便是不成功,今天種下的憤怒、猜疑、敵對的情緒和裂痕也正在蠶蝕着「一國兩制」之根本互信基礎。沒有這基礎,「一國兩制」便肯定要倒下來。所以「港獨」成功與否,也會是「一國兩制」之喪鐘。

不要問為什麼,大家心知肚明。權在中央,引至今天的局面,中央對港之政治立場和政策肯定是駱駝背上的一大堆草。回歸以來,中央對港任何事務皆以政治掛帥,以避免失控為大前題。弔詭的是,愈是害怕失控,愈是迫使特區失控;愈是強求香港人尊重「一國」,愈是令港人認為「兩制」岌岌可危,反而對「一國」愈來愈不尊重。

然而,我們可以每天也責難中央,但我們也從沒有想過,「一國兩制」倒下了,究竟受害的是誰?事實是,「一國兩制」失敗損害不了北京,充其量只是面子難看一點罷了。沒有「一國兩制」,只有「一國一制」,受苦的始終是你和我。這是不爭事實,稍有頭腦的人也知道。

爭取普選 也要放眼普選後的香港

婚姻失敗,不能把責任只推向其中一方,「一國兩制」亦如是。回歸19年,社會人才輩出,卻偏偏出不了稍有政治才能的領導者。建制派諸事不濟不在話下,我們對他們也從來沒有任何奢望;但傳統民主派不乏高學歷、高知識水平的人,為什麼卻總是永遠擺脫不了1980年代的壓力團體心態,不懂得從大局設想,沒有胸襟,沒有遠見,更沒有策略?難怪他們也被倡議「港獨」者辱罵摒棄。

我們有沒有責任?也肯定有。我們缺乏獨立思考,對政黨、對年輕人過於愛護。對他們呵護備至,到最後發覺走上了歪路卻拉也拉不回來。我們是寵壞了我們的政黨、我們的年輕人。但最重要的是,我們自己沒有尋找答案,沒有多出一分力為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的前途多做一點功夫。

要拯救「一國兩制」,我們需要尋回那已失落了的共同目標,重拾真正的香港精神。(黃偉民攝)

這是多大的諷刺!每個人嘴邊每天也不停掛着要珍惜及落實「一國兩制」,但每個人也只懂得為自己的政治立場盤算,要求對方先退一步。我們討厭對立,對撕裂感到痛心,但我們卻不斷為這「零和遊戲」喝采,在旁搖旗吶喊,誓要拉倒對方。什麼時候我們才醒覺,「零和遊戲」最終的受害者只會是我們自己?

我們在等候一位可以拯救「一國兩制」的政治家。但最重要的是,我們需要尋回那已失落了的共同目標。我們要重拾真正的香港精神。我們的目標是普選,但也要放眼普選後的香港,也要考慮如何在這極困難的政治環境下令對方信服。唯一可令「一國兩制」生存下去的,不是一種殺雞取卵、只顧眼前利益的態度。我們要同心,更要努力。否則不出5年,南區這位居民的一席話將會是一語成讖。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