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為何「西環契仔契女」都是法律界中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律師的名牌比內涵重要,忠誠比辯才難得,西環要尋找最有潛力政壇之星,自不然向法律界埋手……大家都說為香港未來做事,不過律師大狀們只為客戶做事,每4年倒模出來一次,貨真價實,以後只有契哥契妹論政,民建聯工聯會的代理人身分,勢危矣!
潛龍

左起:謝偉俊、容海恩、何君堯、梁美芬。(資料圖片)

文:潛龍(香港執業大律師)

不知是巧合還是刻意安排,今屆立法會被外界認為是「西環契仔契女」的當選者,和以往一樣出身法律界。何君堯為前律師會會長,容海恩為新晉大律師。不過查看容的履歷,她2008年起已經是執業大律師,小弟卻未從行家聽聞這位女大狀的偉績,實在孤陋寡聞。

如果是刻意安排,為何西環有如此迷思,永遠從法律界入手,這是什麼思維?

港人眼中的律師形象 與英美不一樣

香港社會千奇百怪,其中迷戀名牌是最普世價值。在英美,律師行業是其中一種職業而已,不過英美律師在社會的地位如同吸血鬼一般,並不是崇高的職業。美國律師還需要追逐十字車(chasing the ambulance)維生——自己去找案件,事主獲得賠償後,才能從中獲得律師費。英國律師現在失業率高企,脫歐後可能更加雪上加霜。

香港律師大狀們處境很不同;衣着光鮮、談吐優雅、飽讀詩書,最頂癮是公眾普遍認為律師至少是雄辯滔滔、辯才無礙,如果上天再送上樣子清新可人兒,或玉樹臨風、笑容可掬、家底豐厚,就一定是筍盤中的筍盤。

自從2003年23條擬立法,一批律師走出來反對,後來政府收回23條立法,外界已視這批律師為一股政壇清泉;2004年余若薇、梁家傑、湯家驊及吳靄儀參加立法會選舉,更成功搶灘贏得議席。

他們於2006年成立公民黨,並於往後的立法會選舉再提拔了法律界新丁入立法會,2008年陳淑莊、2012年郭榮鏗、2016年楊岳橋,無需蛇齋餅糉式的地區工作,律師身分已經獲得不少形象分(非法律界的毛孟靜及郭家麒、今屆晉身議會的飛機師譚文豪,也透過公民黨晉身立法會)。

公民黨的社會尖子形象,加上有學識、言之有物,正中普羅市民的口味。律師成為選舉保證,中方要挑戰,自不然要複製同樣的人物,例如2012年勝出立法會選舉的謝偉俊、梁美芬;今屆則有何君堯及容海恩(大律師),而民建聯的周浩鼎、張國鈞,代表商界的廖長江及工業界的吳永嘉亦為律師。

律師出身的標記已成為政治本錢,哪管你是否有實戰的法庭經驗,只要是律師,就已經贏在政治賽道起跑線。

名牌與忠誠 律師成西環眼中的政壇潛力之星

外界或許覺得,律師受過訓練,並非輕易「聽人支笛」。不過,律師大狀的專業訓練,正正是以客戶的意見為自己的意見,任何觀點與事情也必須經客戶同意才能發聲;如果客戶堅持不認罪,律師仍要想辦法為客戶尋求最大利益。當客戶換成是某個政治組織,也自不然以客戶利益優先。

容海恩雖然今年年初才加入新民黨,卻迅即成為黨內新星,被外界認為是「西環契女」。(資料圖片)

律師的名牌比內涵重要,忠誠比辯才難得,西環要尋找最有潛力的政壇之星,自不然向法律界埋手。但律師又是否必勝?機關算盡不是幸福的保證,因法律界也分藍籌和仙股,試問一位月薪超過三、五十萬的成功大狀,為什麼要拋下身段來乞票呢?而且還要忍受那麼多的攻擊抹黑誹謗,何苦來由呢?

大狀組黨的出現只不過是歷史的異數,可一不可再。

大家都說為香港未來做事,不過律師大狀們只為客戶做事,每4年倒模出來一次,貨真價實,以後只有契哥契妹論政,民建聯工聯會的代理人身分,勢危矣!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