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聯儲局退市 香港經濟將捲起狂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好景不常在,一旦聯儲局決定收水,停留在香港的資金便會班師回朝,這會令港元同業拆息迅速上升,屆時,香港經濟和樓市將會捲起狂潮了。
關焯照

聯儲局退市,香港經濟和樓市有可能捲起狂潮。(視覺中國)

美國終於在2015年12月加息,正式展開聯儲局的退市步伐,雖然美息至今只是被上調三次,每次四分一厘,但聯儲局主席耶倫在今年1月出席三藩市活動發表演講時,提出聯邦基金利率將會在2019年年底前調升至三厘,較現時水平高兩厘。

聯儲局將息率正常化只是退市的上半場,當美息上調至一定水平後,聯儲局便會開始退市的下半場,將其已經非常膨脹的資產負債表規模縮小(或正常化)。其實,耶倫早在上年2月已公開表示,希望將資產負債表規模減低,反映聯儲局早已有一個時間表去執行退市計劃。

聯儲局前主席伯南克於今年1月撰文 (題為”Shrinking the Fed's Balance Sheet” ),討論縮減聯儲局資產負債表規模的幾個考慮因素。伯南克提議的縮減資產負債表的程序與聯儲局的退市計劃是頗相似,大家均是兩部曲:先加息、後縮表。伯南克在文中清楚解釋美息應該上調至一個水平目標後,才會啟動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從他的分析來看,聯儲局的退市步伐是需要科學化計算和準確判斷。

伯南克提議聯儲局先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至一個較高水平,以確立一個保護機制,原因是當聯儲局開始收縮資產負債表規模時,過程會持續一段時間,並非一步到位。然而,在收縮資產負債表規模期間,一旦美國經濟出現問題,聯儲局便可以利用已被調高的聯邦基金利率作出相應減息行動,因此,聯儲局在加息時必須考慮何等息率水平才是最適合,當達到目標後便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這絶對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退市策略。

下圖是2003年初至今聯儲局的總資產(Total Assets)。在2003年1月,總資產數量約有7300億美元,而在第一輪量化寬鬆推出前則有9100億美元, 但經過幾輪量化寬鬆後,現時聯儲局的總資產己升至44845億美元,升幅接近4倍。如果在未來一至兩年期間,聯儲局要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究竟瘦身的程度又需要多少呢?

聯儲局的總資產 (Total Assets)。(資料來源: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黑條為經濟衰退期)

由於量化寬鬆涉及貨幣理論和銀行學,筆者不打算詳細解釋箇中技術性步驟,讀者只需要明白,量化寬鬆是聯儲局透過買入國債 (Treasury Securities) 和抵押相關證券 (Mortgage-backed Securities) 來擴大貨幣基礎 (Monetary Base) ,從而增加貨幣供應量,當貨幣基礎增加時,其兩個成份,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Currency in Circulation) 和銀行儲備 (Reserves),便會上升。

以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為例,其規模在2003年1月是6877億美元(下圖),但在2008年8月,即美國推出第一次量化寬鬆的前一個月,這部份己上升至8295億美元,反映在正常狀況下,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數量是隨著國家收入和市民需求上升而增加。此外,由第一次量化寬鬆至今已有八年多時間,美國的GDP已上升兩成六,加上超低息環境持續和外國對美元的需求增加等因素,令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數量上升,從聯儲局的公開資料,這部份的貨幣基礎至上周三已達15398億美元。

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數量 (Currency in Circulation)。(資料來源: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St. Louis, 黑條為經濟衰退期)

在量化寬鬆的影響下,銀行存放於聯儲局的儲備大增,這部份的貨幣基礎至上周三是23584 億美元。伯南克估計,考慮到現時銀行體系營運狀況、聯儲局對銀行儲備的要求和聯儲局給予銀行的「多餘儲備息率」(Interest Rate on Excess Reserves)等因素,銀行體系所需的儲備水平應該是10000億美元,表示現時銀行體系儲備是過多。

伯南克認為現時公眾持有的流通貨幣數量約15000億美元,加上10000億美元的銀行體系儲備,整個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規模應該是25000億美元,這代表一旦聯儲局要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時,20000億美元的國債和抵押相關證券將被陸續減持,至於怎樣縮減規模,這仍待聯儲局決定。

聯儲局收縮資產負債表規模只是時間問題,但究竟這行動會在何時發生呢?筆者估計,聯儲局需要將聯邦基金利率調升至兩厘以上才會行動,以現時聯邦基金利率只是一厘,即使聯儲局在今年餘下的時間加多三次息,聯邦基金利率也未達兩厘,所以聯儲局是有頗大機會不會在今年進行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筆者相信明年的機會則非常高。

最後,聯儲局縮減資產負債表規模肯定會為環球經濟帶來壓力,而在過去幾輪的量化寬鬆,不少資金流入香港銀行體系,至今累積數量接近1300億美元(超過10000億港元) ,這亦令銀行同業市埸出現水浸和貨幣基礎急升,最終驅使港元同業拆息(HIBOR)跌至超低水平。但好景不常在,一旦聯儲局決定收水,停留在香港的資金便會班師回朝,這會令港元同業拆息迅速上升,屆時,香港經濟和樓市將會捲起狂潮了。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