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 Old】老海鮮所欠的 是適量的自我懷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學識職場新潮語:「老Seafood」,形容公司恃老賣老的資深同事,Seafood音譯身體的臀部,在年輕同事眼中,這些人用臀部「坐」在公司高層重要位置,阻住年輕人上位,形態上相當貼切。看到一篇以辱罵「老Seafood」為題的文章,被針對的高層只有三十多歲,「老」原來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在每個年代年輕人都不滿上一代的守舊,阻住地球轉。以我的一代為例,我即時想起的「老Seafood」代表,是黑社會電影中的叔父角色,通常由林蛟及外型相近的男演員扮演,這些過氣大佬身穿夢特嬌恤衫,舉手投足老氣橫秋,而且得個講字。黑社會電影中的「老Seafood」下場都不好,一是被年輕一代公開羞辱,一是乾脆被幹掉。每個年代都有「老Seafood」,都被年輕一代鄙視。

年輕一代對「老Seafood」不滿的地方,可分開兩方面。第一、老便是罪。「老Seafood」能夠上位,是屬於另一個年代的事,但世界變了很多,在今日的世界,「老Seafood」完全脫節。年輕人最難受,是以今日的尺度看,老Seafood沒資格坐這個高位。老,只是早一步在公司出現,不應該被視為優勢。在今日的環境單打獨鬥,「老Seafood」不堪一擊。

每個年代都有「老Seafood」,都被年輕一代鄙視。(《愛回家.開心速遞》截圖)

第二、「老Seafood」為了保住個位,做出很多下流手段,這些人的人格有問題。例如所有事情靠惡,有理無理鬧咗先,日常對話變成訓話。出事之後,「老Seafood」懂得走位,把鑊卸給無辜的下屬。年輕一代認為「老Seafood」沒存在價值,這些人留多一日,浪費公司資源多一日,也反映老闆無能。

自己榮升「老Seafood」之後,我看到這些指控,反應並不是老羞成怒,因為心底裏知道鬧得有理。在某些領域,中年人與時代脫節是事實,或者某些中年人跟得較貼,不過分別是程度而已。例如科技,潮流大都由年輕人帶動,中年人跟也感吃力,何來創新的能力?然而,科技創新不代表一切,即使在科技創新的領域之中,中年人也有立足的地方,提供有用的價值。懂得看得較廣、較深、較遠,代表中年人的武功,經驗是不能模擬的資產,企業之中必有屬於中年人的位置,而這些位置很可能是關於領導。

我認為「老Seafood」問題的重心,是中年人在年輕人不甘被阻的環境之中,怎樣自處。中年人走過一段路,建立屬於自己的經驗庫,遇到新事物,立即啟動經驗庫作分析。問題出在中年人以為這些事見過做過,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處理,沒主動製造懷疑。對,在「老Seafood」陰霾籠罩著的職場,中年人必須具備的武功,是自我懷疑。

奈爾(Bill Nighy)是一個充滿自我懷疑的人,被訪問的時候,處處流露對自己的不滿意,擔心做得不夠好。(Getty Image)

自我懷疑聽起來好像負面,欠缺自信的人疑神疑鬼,左騰右驚,不敢下判斷。然而,適量的自我懷疑代表一種力量,特別是以為自己掌握情況的中年人。其實,自我懷疑是自信的表現,我們認自己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夠知道,因此需要加倍準備。最佳的準備是問自己最難以啟齒的問題,願意走進內心深處,例如承認自己不懂的東西。

科技改變世界,中年人怎能不多質疑已知的所謂事實。中年人從經驗中建立信念,這是我們的珍貴資產,但經驗不代表一切,總有自己不夠知道的弱點,困難的問題反而變得清澈。

最近看到一個有意思的訪問,主角是英國著名演員奈爾(Bill Nighy)。香港人不感陌生,十四年前他在《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 飾演過氣中年歌星的角色,大受歡迎,他當年已經五十四歲。奈爾之前活躍於英國舞台,受人尊重,但離開大紅大紫甚遠。《真的戀愛了》之後他走紅,晉身荷里活,近年飾演《加勒比海盜》中的反派角色,更加深入民心。

但在傳媒眼中,奈爾是一個充滿自我懷疑的人,被訪問的時候,處處流露對自己的不滿意,擔心做得不夠好。最近看到一個訪問,記者以奈爾的自我懷疑為題,認為這是他的優秀特質。他的力量源自他懂得脆弱,不停懷疑自己,記者爆料,有一次訪問之後第二天,奈爾出現在記者的報館,因為擔心訪問做得不夠好,想重做一次。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