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想過 濕疹少女的惶恐與抑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恐懼這個深淵,最恐怖之處在於你看不到任何希望、解決方法,就像你獨自在一片漆黑的隧道中遠遠也找不到一點光明。」
身患嚴重抑鬱症的琪琪語重心長的和我說道。

起初接觸琪琪,是源於她的媽媽因為經濟拮据來尋找援助。媽媽哭着說道,琪琪因濕疹問題拒絕上學,導致她也不能上班。身為單親媽媽,要獨自對女兒的上學、情緒及經濟問題,壓力大得快將崩潰。

當年16歲的琪琪由於患上嚴重濕疹而輟學超過半年,尋遍中、西醫,可惜也藥石無靈。可憐琪琪因為害怕同學的恥笑或歧視目光,只好躲在家中靜待病情好轉的一天。不幸的是日復日,琪琪的濕疹問題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更見嚴重,心情煩躁的她只得在家中胡亂發媽媽脾氣;令人更憂心是她時刻嚷着自殺,媽媽更發現琪琪最近以割手來發洩自己的鬱悶情緒。

坦白說,我起初對濕疹的認知只屬一知半解,只知道病者患處會非常痕癢,嚴重的更不能入睡。直至我來到琪琪家中探訪她,才知悉原來當濕疹厲害時,病癥遠較我所認知的嚴峻得多。

當媽媽一打開琪琪的房門,一股腐臭氣味便隨即飄來,我不期然皺了一下眉頭,只見三十多度高溫下,琪琪穿着長衫長褲,死氣沉沉的躺在床上,房間內只有一把轉動中的座地風扇在吱吱地叫。

媽媽囑咐琪琪起床,她「嗯」的一聲,緩緩起床時,只見她的睡衣印有不少血紅色的污漬。媽媽察覺我瞪着那些血跡斑斑的污垢,解釋說:

「由於琪琪的濕疹太嚴重了,患處會不時會滲出血水,因此我每一天也要為她更換床舖,房間內的臭味也是源於這。」
「塗類固醇的藥膏會有效嗎?」
我關心地問道。
「藥膏早已經對我沒有效用了。」
琪琪徐徐地回應。
「那麼上學會否讓妳的心情放鬆些,間接紓緩妳的病情嗎?」
我反問。
「社工,不是我不想回校,但當你想想我的校服會不時滲出血水,同學們會接受我嗎?另外我又不能待在空調地方太久,因為冷空氣會令我的濕疹皮膚變得乾燥而更痕癢;我又不可穿棉質校服,因為血水會像漿糊般把校服也黏上;換轉是你,也有動力上學嗎?」
琪琪激動的答道。

接着琪琪忽然要求與我獨談,說有重要的事情告之。

「你知否我很恐懼?最近,我發現常有一把聲音慫恿我從窗外跳下去,而眼前看到的畫面,都是一眾同學以非常嫌棄的目光瞪著我,叫我馬上離開。我真的很有衝動把窗推開。但我很害怕。我沒有這勇氣。我好討厭我自己,痛恨濕疹,我不知何年何月才可把這痛苦纏繞解脫。」
琪琪豪哭着說。

一般而言,醫生會把抑鬱症區分為嚴重、中度和輕度三種,當中以有否自殺或自毀傾向,作為斷症分野。若有自殺念頭但無具體行動的,屬中度抑鬱;若有具體計劃並曾付諸行動的,則屬嚴重。雖然不是所有中度或嚴重抑鬱症患者都會輕生,但西方有研究指出,超過80%曾自殺人士均患有抑鬱,而抑鬱病者走上絕路的機會率,亦較一般人士高出25倍。因此,我們絕對不能輕視照顧好每名患者。

恐懼這魔障源自內心,只要讓琪琪看到她的問題是有出路或轉機的,她的心障、幻覺及幻聽,便都能消除。在學校社工的配合下,琪琪被護送回校上課數次。此外,由於她喜歡日語,透過資助她進修日文,擴闊了她的社交圈子。琪琪發現,她的同學及朋友並沒有她所想般抗拒她,她的心情及濕疹病情也迅速得到改善。

畢竟,要成功擺脫抑鬱及恐懼,靠的最大力量也是自己。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