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雌貓們之夜.影評】從性愛尋找高潮 應召女郎求愛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雌貓們之夜》是日活羅曼情色電影之一,少不免有「雌貓們」的性愛場面;不過,在一幕幕肉慾背後,電影實有其他說話要講……

的確,性愛只是一個過程;為何會有性愛發生?性愛之後又是什麼?女人不同男人,往往重視性愛的前因後果。在故事發展上,《雌貓們之夜》都集中到「現在」的時空;然而,「雌貓們」的「過去」與「將來」,才真正值得觀眾投入感受、體會其中。本片便以女性角度出發,探討了現代都市的性愛關係。某程度言,這是一齣更適合女性入場的電影。

作為「日活」系列在港公映的最後一激,《雌貓們之夜》繼續不落俗套,並不能夠純以色情片視之。事實上,導演白石和彌本就擅長揭露社會及人性陰暗。此前他便憑《凶惡》(凶悪)一片,奪得多個新晉導演、以至最佳導演獎項。對於今次首拍粉紅電影,既須滿足「日活」規則,包括每十分鐘一場肉搏,又要引導探討性愛以外的事情,還要處理不少角色和關係,但是,戲裏劇情描述尚算紮實,人物間心路歷程也交代得宜,凡此種種,均顯見白石和彌的功力非淺。

《雌貓們之夜》日本原名《牝猫たち》,台灣譯為《母貓》,英文名則是《Dawn of the Felines》。筆者為電影想到一個英文式對偶下聯,雖然不很工整,但意思應該到位,就是「look beyond the sexes」:觀眾要細看的,不是幕幕性愛所展露的雌貓胴體,而是潛藏在女角心裏的肉慾內在。

【編按:以下內容含嚴重劇透,不如先讀百老匯電影中心總監麥聖希於康城影展的現場報導?】

井端珠里飾演網吧難民雅子,每天拖着行李遊牧般生活,生活逼人,為錢賣身。(《雌貓們之夜》電影劇照)

「接客時,你有高潮嗎?」身為應召女郎,這顯然是個極之羞辱的問題;然而,綜觀全片,三位女角其實都在尋找高潮——或更準確說,皆是在都市的寂寞中,渴望尋找到人與人之間的愛。

網吧難民雅子(井端珠里飾),固然是生活逼人得為錢賣身。她人盡可夫的程度,甚至連店長也不抗拒,只要有錢便會交易。畢竟,她是窮困得連劏房都無,每天皆要拖着行李遊牧般生活。惟毫無疑問,雅子對於宅男恩客,卻是動了真情,並不要求性愛付費;她為之動容,理由非常簡單,只因他願意讓她留宿、與她分享薄餅,以至為她被偷拍一事伸張正義。

可是,相處日久,雅子卻發現,這個宅男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宅男,甚而是個完全沒有同理心(empathy)、更加沒有同情心(sympathy)的花生友,既不了解或試圖了解雅子對(偷拍者)堀江、對(被偷拍的)店長、對(被逼關門的)店舖的感受,也不敢對雅子表現絲毫內心情感,只識躲在螢幕後面逃避一切,對於任何事情都一副局外人模樣——他所謂「活於世界」其實僅僅「活於自己世界」,以為通曉所有但其實一竅不通。

雅子對他的愛,注定是種單向的愛,因為宅男根本不懂愛人,意味這份愛難以雙向,例如,到店舖結業時他還問雅子要轉店嗎,沒有想過要拯救她。雖然,雅子最後自願跟他到天台做愛,以滿足她對他的「單戀」,惟她始終沒有選擇留下,反而繼續流連街頭,並寧願登上堀江的車,繼續她的應召女郎生涯。

真上皐月飾演單親母親結依,戀上相聲男,在 SM 性愛中得到愉悅。(《雌貓們之夜》電影劇照)

單親母親結依(真上皐月飾),同樣因生活逼人而下海為娼。性格直率得暴躁暴戾的她,虐兒痕跡便夠折射她不太愛惜自己親生骨肉,原因不排除是他乃她的負累,這既包括了經濟上的負累,也包括她尋找真愛的負累。所以,當相聲男表示,他不介意她有兒子,結依就彷彿找到了可以託付的男人,並在原先半推半就的 SM 性愛中得到愉悅,繼而與相聲男並肩接回兒子一起離去。

可是,目睹他們三人背影,前路真箇一帆風順、稱得上是大團圓結局嗎?以相聲男玩世不恭、以及異常急色的表現來看,例如甫一見面就笑稱「換人」玩弄或羞辱結依,到所有性愛都缺乏前戲、要來便來,他對結依所說不介意孩子,又能否認真看待?他又是否真愛結依?

在這段關係之中,電影安排一個託管男的角色,便顯然含有反襯作用。因為,他才真正關切男童,不論是主動贈送玩具,抑或為了男童走失而徬徨失措,甚至竟然容許男童選擇今後與他過活,某程度上,託管男才是結依真正值得依靠的對象,至少他對男童真正有愛。遺憾的是,結依僅僅視託管男為金錢交易的對象,而非可以交心的對象;反過來,相聲男豈不很有可能,同樣僅視結依為金錢交易的對象?相聲男斥責託管男,表示大家只有買賣關係,其實甚為反諷。

綜觀全片,三位女角其實都在尋找到人與人之間的愛。(《雌貓們之夜》電影劇照)

不育人妻里枝(美知枝飾),則完全不愁金錢,只愁沒有男人重視自己,冀於應召工作中得到存在感,以填補丈夫在外偷食的空虛。對於孤獨老人恩客,里枝並無心生厭惡,尤其是老人拒用店長的「珍藏神器」,加上他由衷怪責拖累老妻病死,都令她意識到,彼此原來同是天涯淪落人,均因事失去了本應的愛人的愛。

是故,里枝還主動獻身,希望助他重振雄風。後來,即使老伯企圖把她殺死,以求兩人一起共赴黃泉,里枝依然沒太抗拒,因為她深切感受到,終於有人如斯重視自己,竟然視她為同死鴛鴦的伴侶!此所以里枝不介意陪死,也不介意助他尋死。於此基礎上,里枝還把握了老人的最後雄風,心甘情願地跟他性愛並達高潮,且疑無心插柳地讓他「馬上風」送他一程(到底,兩人都沒能下手殺死對方)。儘管明知殺人要送官究治,里枝還是一心幫助老伯,直到被捕坐入警車,她仍然保持笑臉,寧願坐監也不回到西裝丈夫家裏;因為,她卒之找到一位極度重視她的人,而她亦完美地實現了他的最後願望。

三位女角的起點都是悲劇,而她們各自的終點也是悲劇。(《雌貓們之夜》電影劇照)

總括來說,三位女角的起點都是悲劇,而她們各自的終點也是悲劇:雅子擺脫不了應召女郎的身份(與里枝談到妓女職業的永恆性,她想了想後也在街頭哭了起來),結依很大可能所託非人,里枝餘生亦恐怕要在牢獄渡過。但至少,她們卒之從應召性愛中得到一刻高潮,也找尋到一刻的愛的感覺。觀眾倘能投入其中,切身處地感受女角們的心緒,肯定會感觸良多;因此文首部分才說,本片似乎更加適合女性觀賞,但當然,男士們亦可感受一下女性思緒。

一個故事,通常是不平凡的人,遇上了不平凡的事。但其實,三位女角的角色設計,未必全然是不平凡的。日本青年失業問題之大,相信大家都有一定認知,雅子身為大學生也要賣肉求存,無疑是個可悲例子。當地離婚率亦愈來愈高,日本稱為「母子家庭」的單親情況亦不斷上升,尤其是日本女性在職場處於劣勢,相關問題亦日趨嚴重。至於日本男士慣於應酬夜歸,獨守空房的人妻趁丈夫不在從事賣淫活動,也恐不是什麼特殊個案。在日本色情行業異常猖獗之下,由雌貓們到雄貓們(牛郎),本來就是稀疏平常、入夜後隨街可見。除此以外,宅男、玩世不恭男、以至人口老化下孤獨老人等愈來愈多,其實都是愈來愈平凡的社會現象。

所以,說到底,電影表面上是寫性工作者,實際上是寫繁華背後的都市人寂寞,入夜之後的社會與人性的另一面目。始終,人與人的關係,總應建立在愛之上;尤其對於女人來說,無論是應召女郎還是普通人,「有錢有高潮」如果不是失卻人性,則恐怕是自欺欺人。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