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堅貼地樂隊ToNick《阿飛與阿基》:以音樂影響生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生命保護生命,是劉德華在電影《拆彈專家》欲以表達的信息,希望能以己救人,成為社會中的大英雄。

當然不是人人都能如電影般過著如斯戲劇化的人生,但自身的能力卻不能小覤,因為任何人,亦能以生命保護生命,以生命影響生命。

生於世上,的確要面對如恆河沙數的煩惱。(視覺中國)

近日輕生的風氣在港極盛,每天打開手機上的新聞程式,不難察覺此等新聞充斥版面,為本應晴朗的一天蒙上陰影。生於世上,的確要面對如恆河沙數的煩惱,學業不如意,事業不順利,愛情不稱心,子女不和睦。自己事事已盡力,但仍力有不遞,人人只會著眼在取得所謂「成功」的人身上,卻對中庸者不屑一顧,造成了社會中的畸形風氣——既爭也奪的功利主義。

如早前介紹 Fabel 泳兒作品的文章中,已一再談及現今香港社會對「成功」定義量化的現象,年少時以分數分高下,年長時以金錢定江山。所以小孩們,從出生那天,已開始那「一生都往上爬」的人生,不到十歲已受盡各種威迫利誘,父呵母責。以為在完成學業後,惡夢便隨即完結?別天真,這才是悲劇的序幕。在校園裡,還有老師可包容你犯的錯。但在辦公室裡?別妄想能全身而退。不要緊,下班後與愛侶見面 (要滿足「首先要有個女友」此條件),卻因犯錯而開罪對方,使約會不歡而散。你還是會扭盡六壬挽回芳心,但當不得要領時,亦教人心力交瘁。

還未算上家庭、朋友、金錢。人生短短數十年,如白駒過隙,一瞬即逝,卻面對著這一浪接一浪的考驗,的確累人。在這場人生遊戲之中,有人咬緊牙關見招拆招,但同時有人選擇「Quit Game」。很多人在他們「離開遊戲」後,方冷冷拋下一句「有勇氣離開,但沒有勇氣面對」等涼薄說話,那何不再對方離開前,就作出關心?

這些情況、這些現象,在香港屢見不鮮。人們總是愛關注「阿飛」的起飛故事,對阿飛在財政上或是分數上的成功歌功頌德,卻懶理在中遊苦苦掙扎、不高也不低的「阿基」。這首《阿飛與阿基》,就是將「人生贏家」和「非人生贏家」的人生放在一起作對比,不是要比較誰勝誰負,不過帶出不論是否所謂「贏家」,最後也是殊途同歸,他朝君體也相同,那又何用為比較而不快、為比較而放棄生命?即使腰纏萬貫,又能吃得幾多?穿得幾多?你看他無限風光,但你不知道,他對你瀟灑生活羨慕非常,那又何用為比較而不快、為比較而放棄生命?

梁柏堅將《阿飛與阿基》的人生所交織出的平凡故事,化作苦海明燈,為一眾迷失在這場人生遊戲之中的人引路,帶他們的思想重回正軌,不再苦苦糾纏在牛角尖上。當然,這份歌詞是需要激昂地表達,否則又焉能為樂迷注入正能量?所以可見 ToNick 不論在旋律上、節拍上也是實而不華,不用高低跌宕,卻以鼓聲、結他聲為樂迷儲下力氣,四子再以不經修飾的聲線咆哮著。

《長相廝守》風靡整個香港樂壇,沒錯令更多樂迷認識 ToNick ,但其實他們也是「音樂本土派」的一份子,作品題材一直圍繞社會、圍繞日常生活,以 Sam Hui 式的廣東話撰寫歌詞,就似《水滾茶靚》中的茶樓眾生相,或是在今年新年前後推出的《春節大禁忌》中,年輕人對新年近況問答比賽的反感,呈現在樂迷的耳朵之中,可見 ToNick 實是「堅貼地」樂隊。

人生面對的風浪數之不盡,不打算說些「辦法總比困難多」之類的廢話,做事只需盡力而行,反正結果如何,也不是自己所能控制。孰好孰壞,亦只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又何需為結果而費神?為結果而輕生?隨風而飄,隨路而行。「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甚麼?」早在元代,關漢卿已與 ToNick 做著同樣的事,勸勉世人放下執著,以音樂影響生命、以音樂保護生命。

勸勉世人放下執著,以音樂影響生命、以音樂保護生命。(ToNick Official Facebook Page)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