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遊大阪.博評】離手機遠一點 跟孩子一起經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 年尾,跟家人到大阪旅行。

可能兩位小女兒不知道自己會去到一個離家很遠的地方,但我們希望,離家、離手機、離網路遠一點,跟孩子有個實實在在一起互相經歷的旅程。

現在的社交媒體已經很成熟,但我發覺跟家人、朋友的關係,沒有真真正正的建立起來,缺乏實際的互動,在現實中需要有真實的對話才能建立互信,再成熟的媒體,就是建立不了親密關係。

在工作上的挫敗感,也一直找不出答案,時代不斷轉變,營運模式必需跟從,這是我們都沒法控制的事。我們從高速網絡世界裏所得到的每個 like,每個關注,令我們得到一時間的成功感,但卻乏略了建立長遠的實際關係的重要性,看得短,只要失去關注心情就如跌入低谷,像每個人都不喜歡自己一樣,我們有否想過,真正的去聯絡身邊人,跟他們對話來建立互信跟認同?

大概這是令我在這一年,感覺工作跟家庭取不到一個平衡點的原因。今趟旅程除了帶家人去看看世界,也是回顧自己的一個旅程。

一家四口——媽媽和 3 個小朋友

可是,我有過這想法:帶兩位女兒去旅行,就如受難一樣,如兩件重擔,一堆沙子,將我的心力填滿時,已沒有力氣去做自己的事。這種想法令我在這個旅程初段一直提不起勁,只是陪陪她們的心態。

所有行程、機票酒店及門票,全由不在行的太太負責,其實我有更多在外地工作的經驗,對於處理這些事應該更在行,但卻不揪不睬。太太會輕輕埋怨說:

「為什麼你這麼在行卻放手不管,我要照顧兩個女兒,還有你這一個小朋友。」

對她來說實在太累,我是有點逃避,造成一個不願付出,不積極的自己。

在環球影城裏,沒有太大衝動想去玩,我的大女不善理解,亦不善表達,一看到的東西就很想要,連等待的心情都沒有,即場發了個大脾氣,被太太捉她到一旁訓話,這不是孩子的錯,而太太亦很有耐心地慢慢說教,只是我看見大女一直缺乏耐性,是否我一直太易滿足她而做成。她是一個能教的孩子,耐心說教後,就安慰擁抱一下,所謂「一啖沙糖一啖屎」,還挺有效的。

在香港有車,只需爸爸車就可以到達想到的地點,來到大阪,除了坐上地下鐵,基本上沒有使用其他交通公具,手拖着大女,妹妹坐上 BB 車,一起步行,一起等待列車,學習在車上安靜,與其他人共享空間,雖然是很微細的事,但這些日常生活的習慣,令我們學習去做一個怎樣的人。

到大阪總會去奈良看一看鹿,途經小販買下 150 Yen 一包的鹿餅,聞起來就像燒餅的味道,女兒差點吃下一口。

近興福寺的鹿比較純良,不怎麼動,亦不怎麼吃,女兒還是初次接觸這麼大的動物,起初有點怕,但成功餵上牠一口就顯得特別高興。近東大寺的鹿就非常「喉擒」,會主動走過來搶食,連我的地圖也給牠吃掉了。但剛遇着東大寺維修,反而經過的南大門更為壯觀,在峽小的城市生活就是來感受這些吧。

妹妹發燒 我跟家姐拍拖去

雖然我們已帶備藥物,旅程中段妹妹仍是發起高燒,幸好我們選擇住酒店而不是民宿,又幸好酒店有懂中文的職員,打過一個又一個電話,終於找到一間願意應診外國人的醫院,職員就帶着太太和妹妹去看醫生,只剩下我跟家姐一起,迫我也要發揮一下本領,找點地方跟她拍拖去。

本來想到扇町站的 Kids Plaza,去到時剛遇到休館,但旁邊有一個公園,每條滑梯都超好玩,極高速!我抱着家姐,從最高的滑梯衝下去,我都很驚因為有失控的感覺,到達出口時因為成人體重的關係仍然很高速,像要飛出去一樣,好在有武功底子在最佳時機成功着地。同場都有很多家庭在遊玩,亦有香港人,我想大家本來都是想到 Kids Plaza 吧,但大家都被這個公園的滑梯吸引,始終香港太過着重所謂安全,這樣高速的遊玩設施又會被禁,都怪我們太玻璃。

家姐在公園都找到朋友,一起玩泥沙,兒時在日本卡通的畫面終於在我面前出現,很懷念,亦很高興在我女兒身上發生。

本來想着要受難的旅行,到最後因為一起經歷,建立一幅又一幅的畫面。會去留意她們遇到每件新事物的表情,嘗試用她的角度去感受,將自己也變成一張白紙,重拾雀躍的心情。

反正就只有 7 天,就辛苦地享受一次旅行,所有回憶及經歷用家人去填滿,在大阪裏沒有青春的女孩,只有我身旁的師奶跟兩位女兒,兩件重擔,一堆沙子,希望心力被用盡填滿時,是一段快樂的回憶。

(相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