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uTV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去印尼探外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獲ViuTV邀請拍了一輯紀錄片《最熟悉的陌生人》,與製作團隊飛往印尼探望曾經照顧我一家三代的外傭阿華。另一位嘉賓是單親媽媽唐寧,她與製作團隊跑到外傭故鄉,從前是外傭照顧她的孩子,現在輪到她摟抱人家的孩子玩耍。這輯紀錄片於今年第一季播放,我終於可以宣傳一下。

外傭阿華跟我年紀一樣,在香港過了半生,由最初照顧我患上柏金遜症的外婆,後來跟我媽互相扶持。她把辛苦賺來的錢寄返印尼養家,但老公卻把錢花去找女人,最終阿華決定離婚。幸好她的子女努力讀完大學,她苦盡甘來回到印尼退休,還儲夠錢在家鄉開士多。

我去探望阿華時正值印尼新年,由香港直飛印尼的機位十分緊張,只好在新加坡留宿一晚再轉機。其實阿華的家鄉距離泗水機場五小時車程,但她興致勃勃說要接機,原來她自己亦從未遊覽過泗水,說好想參觀印尼第一任總統蘇加諾睡覺的地方,我們起初以為這兒有間蘇加諾故居之類的博物館,誰知原來她說的是蘇加諾墳墓。

我們在阿華故鄉附近的酒店安頓下來,每天陪她在士多開檔,或者跟她去串門。鄉親父老看見攝製團隊遠道以來,以為阿華在香港闖出名堂,天天跑上門來八卦。旅程中我最享受的時光是夜闌人靜時,跟阿華在燦爛星光之下談心,她跟我說自己找到第二春,新任老公對她很好,還教曉她開電單車。

去年獲ViuTV邀請拍攝《最熟悉的陌生人》,飛往印尼探望曾經照顧我一家三代的外傭阿華。(影片截圖)

我仍然記得阿華離港回鄉之前,為我和我媽煮的「餞別晚餐」,她把外婆教她煮的上海菜一一示範,不懂中文的她無法抄下外婆的食譜,材料和煮法難免出錯。我和我媽都是嘴刁之人,明知阿華的變種上海菜上不了大堂,但又會為她牢牢記住外婆的事很感動,一臉滿足把食物吃光。

香港人跟外傭沒有血緣關係,但一直活在同一屋簷下,也許最初我們叮囑自己對離鄉別井的外傭好一點,但日子久了難免覺得理所當然。這趟印尼之旅讓我重溫阿華跟我們一家的親密關係,每天還得讓我媽跟阿華聊上幾句,三個女人約定要找天聚舊。我媽年紀大舟車勞頓可免則免,善解人意的阿華提出就在泗水見面。這次我一定跟我媽說清楚,蘇嘉諾睡覺的地方不是故居,而是墳墓,她一定嗌句「大吉利是!」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