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商界縱願「加假」 還須處理工時過長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恒生銀行日前宣布,自明年開始,逾半的香港員工可享有更多有薪假期,逾六成員工更可多獲四天年假,該銀行指,是次檢討的目的是推動員工在工作和生活之間的平衡,提升企業競爭力。相信不少市民聞此消息後,都感到羨慕。當然,商界主動為員工提供優於勞工法例的僱員福利,都值得肯定,但對普羅打工仔來說,現時香港「世界第一」的超長工作時數、甚至要經常無償加班,是更加逼切要處理的問題。

銀行工並非優差 「準時放工」竟是奢侈

在不少打工仔眼中,銀行業員工的待遇或許比一些藍領行業略佳,例如有薪年假至少 10 天,優於本地勞工法例要求的7天,而且有 17 天的銀行假期,多於勞工假的12天,而恒生的員工更可獲享生日假、考試假、義工假等額外福利。不過,這很可能只是「你睇人好、人睇你好」而已。

相信一些勞工權益的關注者,會記得去年恒生銀行的員工就曾因公司凍薪發動抗爭,但抗爭的方式竟是「準時放工」,乍聽此消息,無疑會令人心情一沉。因為準時放工,原本就是員工的合理期望,到底他們平日的工作壓力有多沉重、工時有多長,已經有多久未試過「準時放工」,才會將之視為一種「抗爭」手段?

因此,恒生銀行向員工提供優於勞工法例的假期福利,單就這點是值得肯定的,但同樣應該正視的,是打工仔工時過長的問題。銀行業工會近年不時發表調查,指員工加班兩小時已為常態,而且並非所有加班員工獲補假。即使有加班費制度,也只有極少數能成功爭取。最近期的例子是,有中資銀行的員工向傳媒投訴,指管理層不准員工申請加班費,又需要在工餘參加和工作相關培訓課程,卻沒有補水補假,涉嫌違反《僱傭條例》。

梁振英在競選時承諾制定標準工時,政府今年六月中卻拋出「合約工時」方案取代「標準工時」。(資料圖片)

主動增加假期可取 但更應聚焦工時問題

因此,銀行業員工多獲幾天假期,或許可在漫長勞累的工作後,抽一點時間外遊輕鬆,或者在家休息,處理家務等等。但是,當上班已經耗盡精力,下班後仿如洩了氣的皮球,放假能夠享受閒暇之樂麼?帶著疲倦去旅行,怎樣說也不會盡興。如果更多的假期,換來的是平日的工作更加繁重、工時更加長,若如此,增加假期的意義又是甚麼呢?

由此觀之,如果商界真的重視僱員的工作生活平衡問題,就應該認真地處理工時過長的問題。過去,政府在勞福政策方面,常仰賴業界自律,尤其在工資偏低、工時過長的問題上,就採取了放任為之的態度。然而,如果業界自律是有效的話,過去政府就不必立法保障最低工資,只要任由員工、僱主議價便可以了。雖然在立法保障最低工資,對議價能力最低的基層勞工提供了一些收入方面的保障,但香港仍是全世界工時最長的地方,打工仔為此犧牲了生活、家庭以至健康,難道政府還以為商界會在工時問題上突然反省過來,解決工時過長的問題?

新任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徐英偉與局長羅致光一同見記者。(鍾偉德攝)

標時立法要有擔當 政府莫再卸責

去屆政府曾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在經過曠日持久的討論後,委員會交出來的,竟然是合約工時這個爛方案,一個以標時為名的委員會卻不談標時問題,本來就相當荒謬。合約工時方案美其名是給予員工、僱主協商空間,實際上,政府卻無視資方、勞方強弱懸殊,員工根本沒有足夠的議價能力,為自己爭取權益,變成任由資方予取予攜。

隨着新一屆政府班子上任,新任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曾表示會修正現時的方案。對於今屆政府來說,他們必須在工時問題上要有所擔當、展現出政治家的魄力,不再像上屆政府般推卸責任、將問題外判,任打工仔飄蕩於職場的狂濤當中,繼續承受超長工時之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