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沙特改革難度高 特權王子都反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堂堂沙特阿拉伯王子,按常理應不會吝嗇到因水電費的問題而示威吧?事實的確如是。11位王子早前在首都利雅德一座王宮內,抗議當局推行緊縮財政措施,停止為王室成員繳納公用服務費用。自去年六月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正式給任命為王儲後,除了其強硬的外交作風撼動了中東的勢力平衡外,他在內政上亦大刀闊斧推行現代化改革,惹起不少國內保守派系不滿。今次多位王子集體表態反抗,很可能只是反改革勢力的第一次反撲。

沙特國王薩勒曼和兒子穆罕默德是國家最有權力的兩個人。(路透社)

是強政勵治還是獨攬大權?

作為世上其中一個最具權力的「八十後」,穆罕默德掌權後一改以往王室保守作風,帶領沙特在經濟和社會上推行改革。不論是開放經濟的《沙特願景2030》、解除電影院和女性開車禁令,或是嚴打貪污,都受到國內外自由派和青年人支持。可是在改革歷程上,也有不少人認為改革只是幌子,而背後動機是政治打壓,清除一切威脅到其繼承王位的人。

事實上,在「槍杆子裏出政權」的中東世界,穆罕默德已牢牢地掌握軍權,令其王儲的地位穩如泰山。在原來的軍隊架構中,沙特三支不同的軍隊是由王室不同的派系領導,以達致互相制衡,並防範出現像利比亞前領袖卡達菲般的強人,以軍事政變推翻整個王室管治。可是,在穆罕默德正式成為王儲後,原國家衛隊總指揮穆塔貝已因涉貪而被免職;中東首富瓦利德王子因涉貪遭軟禁;前任王儲穆克林之子亦在一場直升機意外中喪生,再加上另一位前任王儲納耶夫已公開表忠,鋪平了穆罕默德正式登基的道路。

電影院再度登陸沙特,當地民眾有望再接觸荷里活猛片。(路透社)

沙特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可是由於原油價格下跌,也要推行財政緊縮措施。(路透社)

毫無疑問,在政治權力鬥爭中,以肅貪作托辭打壓對手是不少獨裁者的慣常伎倆。但從穆罕默德今天手執牛耳、獨攬軍、政、經大權於一身,「停交水電費單」一事亦不應簡單地以經濟或權鬥的角度分析,反而其影響還可能涉及整個沙特王室存亡。

縱觀穆罕默德半年多以來的內政改革,其目的是要防止數年前「阿拉伯之春」植根於沙特,長遠威脅到王室的管治威信。在上年十月,穆罕默德在一個國際商界會議中表示,他將帶領國家改革,成為一個 「向所有宗教和世界開放的溫和的伊斯蘭教國家」。同時,他亦強調改革對七成人口在30歲以下的沙特發展至關重要。這都反映出沙特王室對於鄰國民主化運動的餘波仍未敢掉以輕心。

沙特雖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產國,但在全球油價大跌的影響下,其「行之有效」的福利政策亦未必能夠持續。在海灣區的產油國中,大多數威權國家都傾向用賣油得來的收益,向國民提供優厚福利,以籠絡民心,換取社會穩定。在油價反彈無期的前提下,沙特本年度的預算財赤字已高達520億美元,令當局不得不大幅削減王室福利,以節省開支。再加上沙特的青少年(15至24歲)失業率長期高於25%,使沙特當局須正視有如當年埃及和突尼斯等國的社會問題,從而逼使穆罕默德推行社會改革,以挽回年輕一輩對王室的支持。故此,整個沙特的改革運動,不是單純建基於個人權力慾,還出於沙特對未來王室存亡的憂慮。

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領導反貪委員會,令沙特多個內王子商人被捕。(路透社)

改革之路不止打貪  瓦哈比教派成關鍵

雖然穆罕默德在短短大半年間已推出不少改革措施,但是次11位王子的反撲,正正反映出一群既得利益者不會「坐以待斃」。若穆罕默德決意要帶領沙特轉營成「溫和的」伊斯蘭國家,最根本的挑戰或許是打破二百多年前建立的「瓦哈比 - 沙特協議」。

早於1744年,沙特家族透過與瓦哈比教派結盟,成為沙特的管治模式。時至今日,此結盟下的謝赫家族(瓦哈比家族的後裔)仍負責通過及核准國王的決定,使國王的政令在神權統治中合法化,而謝赫家族則能在國家機構中享有優越地位,特別是在宗教事務上擔當「一槌定音」的角色,從而強化瓦哈比派系在宗教上的凌駕性地位。

沙特阿拉伯的國王同時是聖城麥加和麥地那的監護人,被視為遜尼派伊斯蘭國家的領軍人物。(路透社)

由於沙特法律是根據伊斯蘭律法所制定,同時亦是現行法律的權力來源,故在不同層面的社會改革上,王室仍需要宗教當局配合。儘管目前沙特的宗教組織一直公開支持穆罕默德的反貪運動,但隨着不同的改革逐步落實,特別是女性權利的一環,將會慢慢地挑戰到瓦哈比教教義(即同樣是挑戰法律權力的來源)。這才是穆罕默德在改革路上最艱鉅的任務。

在海灣國家的現代化過程中,宗教權威的意義已不像昔日般重要,繼續以政教合一的方法治國也是脫節、逆勢而行的管治手法。王儲所推行的現代化改革無疑是為了迎合年輕的沙特國民,但他們不是手握權力的既得利益者。相反,那些經歷了幾十年保守統治的老一輩、正被削權的特權階級和處於社會上層的宗教精英,才是沙特改革最大的障礙所在。

目前沙特正處於改革路上的分岔路,若不繼續沙特社會的改革步伐,在高壓統治和貧富兩極下,民眾或會走上極端之路,催生另一次阿拉伯之春在沙特爆發;可是,若改革步伐過快的話,將會直接挑戰到兩百多年前建立的管治體系,逼使既得利益者群起反抗。雖然目前該11名王子已被收監,但改革的反撲才剛剛展開。

新增內文模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